“相亲价目表”闲得慌 又让大妈背黑锅?

2017-07-14 17:08:59来源:四川在线

    最近北京不少公园存在的“相亲角”,又被媒体报道了。据说,大叔大妈们有个 “相亲价目表”,简直像个点菜单,把人像一道一道菜肴般分成三六九等,明码标价。京籍、学历、房车、工资、属相、相貌都对应了身价,大有“门户不对不成婚姻”之势。关键里面基本都是些“高档菜肴”,所谓外在条件差的,似乎就根本不配谈婚论嫁。(7月13日,北晚新视觉网)

    相亲过程中权量条件,自古有之,其中也不无合理之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本就是自然规律。只是新中国一度消灭了阶级贫贱区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更是中国史上少有的自由活力时代。待社会层级分化逐渐巩固之时,婚姻打上了物质区位烙印,门当户对由隐性走向显性,经过媒体推波助澜,反倒引起了现象化讨论。笔者更感兴趣的还是,中产阶层的含情脉脉,倒被少数大叔大妈的直率简单撕开了面纱。

    有媒体评论,“相亲价目表”体现了“中产焦虑”。好不容易跻身现在层级,对所在层级的物质占有水平而言,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而中产标识其身份的,恰是对较低层群体的比较优势。既然中产们守住身份可以依靠“中产教育鄙视链”,何不把链条继续拉长,干脆通过互利式婚姻直接排除底层?其中有不自信,也有中产家庭奋斗到今日的无奈。只是,心照不宣的新婚姻动向,却被大叔大妈无意间戳破了体面。

    “相亲价目表”也不是新鲜货。《欢乐颂》已经拍了两部,谈情说爱是表层,深层说的还是门当户对,所谓的阶层婚姻。精英女性配上层男人,底层女孩不配拥有跨越阶层的爱情,谁若僭越就不得幸福,反成了被鄙视的可怜虫。只是《欢乐颂》解读被蒙上西方舶来的社会学面纱,没多少人拿“相亲价目表”称之,也没有大叔大妈公园练摊式的谈斤论两。谁让大叔大妈们坦率直接?本身呼之欲来的潜规则,在他们那里就成了明规则。

    社会话语中是把大叔大妈们往“为老不尊”上推。大叔大妈们跳起了广场舞,本来是被压抑已久一直在奉献一代人的另类释放方式,结果在媒体放大镜和种种心机话语下变成了“广场舞狂魔”。跳广场舞的毕竟是少数,可在整个社会话语中大妈就等同于广场舞,而且越发有“被离经叛道”加剧之势。同广场舞一样,练摊用的“相亲价目表”也是大叔大妈们的高级黑。真有这么个面面俱到的“相亲价目表”?是不是还有“仅作参考”意味?有多少大叔大妈不惜剥夺子女爱情,对这个价目表当真?媒体有多少“为做成新闻的以假乱真”?媒体有没有把对北京户籍的不平心理投射到这群“可嫌又可怜的大妈”身上?当新闻有了水分,带了预设立场做新闻,总要找话语权缺失的人做文章,而被妖魔化的北京大叔大妈们,这次不幸又背了黑锅。

    中产阶级婚姻观自有其市场,但还没到论斤价的程度,别小瞧了北京人,更别小瞧了撑起中国崛起的一代中国中产们,他们没媒体、评论员和吃瓜群众所想的那么庸俗。弄出一个捕风捉影以偏概全的“相亲价目表”,炒所谓的“中产阶级相亲鄙视链”,干吗让大叔大妈们背黑锅?从广场舞到相亲公园,大叔大妈们一直被黑的够惨。(程振伟)

编辑:实习编辑王跃锦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