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原局长韩玉彪被判19年 贪污受贿850多万元

2017-07-10 09:55:25来源:春城晚报

    官渡辖区内游戏机场所钱权交易,之前网传时任官渡公安分局局长韩玉彪每天从游戏机里抽成,网传从韩玉彪家里搜出现金1亿,但随着法庭对韩玉彪审判,他究竟贪污受贿了多少钱呢?今天,晚报独家将这个谜底揭开。

    云南省高院终审认定:韩玉彪总共贪污、受贿金额有850多万元,韩玉彪犯贪污罪、受贿罪及滥用职权罪,被判处19年徒刑,并处罚金250万元。

    卖官

    要想职务升迁得花钱买

    2013年春节后,官渡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贺劲松(另案处理),来到韩玉彪的办公室,为谋求职务上的调整,私下跟韩玉彪说:“想到下面的派出所当所长。”贺劲松当场送给了韩玉彪20万元,后来有给了18万元。

    收了钱的韩玉彪办事效率高,将贺劲松提拔为春城路派出所所长,同时免去官渡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职务。

    原本是春城路派出所所长的颜论彪(另案处理),也想谋求职位升迁,分两次送给韩玉彪20万元,最终,颜论彪被任命为官渡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治安这口算是有“油水”的好地方,同时免去春城路派出所所长职务。

    在韩玉彪担任官渡公安分局局长期间,要想得到升迁,都得向韩玉彪进贡,大概在2013年5、6月份,徐永祥委托李某送了韩玉彪20万元谋求职务调整。收钱后,韩玉彪私下跟陈某(官渡公安分局一个领导)说,徐永祥可以作为所长或者教导员来考虑,让陈某在推选正科级干部的时候关照一下徐永祥(另案处理)。

    2014年1月25日,徐永祥顺利当上牛街庄派出所教导员。

    昆明中院认为,韩玉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关于对韩玉彪受贿金额的认定,公诉机关指控的受贿金额,大部分是韩玉彪主动供述受贿后,侦查机关再向相关行贿人进行查实印证,且有证据证实行贿受贿双方在时间、地点、金额能相互吻合的,并本着对被告人有利的原则从低认定的。

    受贿罪

    娱乐场所及游戏室成为韩玉彪摇钱树

    韩玉彪贪得无厌,不仅在官渡公安分局收钱卖官,还把贪婪的双手伸向娱乐场所、游戏室老板。韩玉彪除了是官渡公安分局局长,他还昆明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兼副支队长。

    2007年至2014年期间,韩玉彪利用担任昆明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兼副支队长、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725万元、美金1万元,港币5万元,价值人民币1147406元的宝马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4500元的本田雅阁轿车一辆,并为他人谋利。

    以下是韩玉彪收受贿赂的详细情况:

    1、2010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汪利娟(另案处理)经营的相关娱乐场所谋取利益,并收受汪利娟所送人民币78万元和美金1万元。

    2、2012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官渡辖区老板刘代勇(另案处理)经营的电玩室谋取利益,并收受刘代勇所送人民币60万元、港币5万元。

    3、2010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官渡辖区内苟子荣(另案处理)经营的相关电玩室谋取利益,并收受苟子荣所送人民币221万元。

    4.2007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王中恒(另案处理)经营的电玩室老板谋取利益,并收受王中恒所送人民币70万元。

    5、2007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辖区内老板李荣波(另案处理)经营的电玩室谋取利益,并收受李荣波所送人民币70万元和价值84500元本田雅阁车一辆。

    6、2007年到2013年,韩玉彪为辖区内老板高永成(另案处理)经营的相关电玩室谋取利益,并收受高永成所送人民币57万元。

    7、2007年到2013年,韩玉彪为辖区内相关电玩室老板罗开太(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罗开太所送人民币70万元。

    8、2012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相关娱乐场所老板孙光明谋取利益,并收受孙光明所送人民币9万元。

    9、2013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辖区内夜宴娱乐服务部谋取利益,并收受该公司实际负责人耿惠勇(另案处理)所送人民币12万元。

    10、2012年到2014年,韩玉彪为相关电玩室老板崔红海(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崔红海所送人民币18万元。

    11、2011年至2014年,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相关工程和安保业务承揽上,为陈纯学(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陈纯学所送的价值人民币1147406元的宝马740轿车一辆。这辆宝马车,韩玉彪不敢落成自己和家人的名字,而是把宝马车落在陈纯学的名下,宝马车长期是韩玉彪在使用,大部分时间,韩玉彪都是将这辆宝马停靠在自己小区里的停车位上。

    12、2010年到2013年,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原春城路派出所所长贺劲松(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贺劲松所送人民币20万元。

    13、2010年到2014年,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原官渡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颜论彪(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颜论彪所送人民币20万元。

    14、2013年到2014年,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原春城路派出所巡逻防控中队长徐永祥(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收受徐永祥所送人民币20万元。

    贪污罪

    南博会贪污安保费160万

    2014年,韩玉彪以支付南博会安保经费的名义,指使下属单位采取虚构安保服务合同和编造虚假工资表的方式,骗取官渡区政府公款200万元,将其中160万元占为己有。案发前,已退还各下属单位共计120万元。

    韩玉彪是如何贪污这笔巨额安保费的呢?2014年南博会前,韩玉彪安排工作人员贺某专门写一份《关于申请“南博会”期间安全保卫工作经费及安保力量租费的请示》,要求写明经费的名目、数额,大概意思就是南博会期间,官渡公安分局要聘请安保人员,需要开销,请官渡区政府下拨安保专项经费200万元。

    2014年6月20日,官渡公安分局收到了200万元安保费。随后,根据韩玉彪的安排,将其中150万元拨付给保安公司,保安公司依据6个派出所的“南博会”保安工资表列支“南博会”执勤补贴150万元,6个派出所的保安工资表金额分别是:关上所45万元,日新所15万元,春城所45万元,世纪城所15万元,晓东所15万元,官渡所15万元。

    2014年7月至8月,官渡区民爆大队依据4个派出所的“南博会”安保租用保安工资表列支管理费用50万元,4个派出所的保安工资表金额分别是:双凤所15万元,金马所10万元,福德所15万元,北京路所10万元。

    韩玉彪交代:2014年南博会召开前,他安排杨某向官渡区政府申请了200万元的安保经费,用于支付南博会期间对外聘请保安和保通员的费用,并把这笔钱打到了保安公司账上。但这次的安保任务各派出所和治安大队原本的人员就完成了,没有对外聘请保安和保通员,这笔钱就没有用出去。后来,他就安排杨某分配这笔钱,并让各个派出所及治安大队将这笔钱从保安公司领出来,分摊到各个派出所。

    2014年8、9月份,韩玉彪让工作人员把这些笔钱从各个派出所集中起来,最终装进韩玉彪的个人腰包。然后,韩玉彪又安排手下亲信,把这笔公款拿去投资的团街乡自己开的农家乐里。其中一个派出所所长认得韩玉彪要贪污这笔公款时,都感叹:韩局长的胆子太大了,连这种钱都敢贪。

    2014年11月,郑为富、贺劲松、汪利娟都被抓了,而且贺劲松也知道韩玉彪拿过这个钱,韩玉彪觉得这件事肯定瞒不住了。

    韩玉彪担心出问题,他又安排颜论彪等人把钱分别还到原来套现出来的派出所。从春城所套出来的钱是陈纯学去拿的,他还写了收条。但韩玉彪准备的钱不够了,他就去借100万元,本来是1024年11月21日下午,韩玉彪安排达某(韩玉彪的亲属)去拿回来的,但当天下午,就被检察机关带走了。

    滥用职权

    局长带头成为涉赌涉黄的保护伞

    据官渡公安分局辖区内某派出所所长证实:韩玉彪经常会请分局的人,还有各派出所的所长吃饭,饭局上,都有一些娱乐场所的老板一起吃饭。

    韩玉彪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各个所长明白,韩玉彪和这些老板的关系很好,让各位所长们在平时的工作中多关照这些娱乐场所的老板。

    这些娱乐场所和电玩室的老板,一般都会涉黄、涉赌。

    官渡公安分局辖区内衣派出所某所长说,记得有一次查处电玩室老板苟子荣的涉赌机器,在这个过程中,将一台赌博机弄坏了,苟子荣当场就不高兴,回头向韩玉彪告了一状,韩玉彪还骂了这个所长一顿。

    韩玉彪本人一直知道:苟子荣的电玩室存在涉赌,汪利娟经营的娱乐场所存在涉黄涉赌的情况,他在安排官渡公安分局针对电玩室的专项检查行动时,只是在面上要求对涉赌的电玩室进行严厉打击,并没有直接针对苟子荣、汪利娟的电玩室及娱乐场所进行过查处。

    如果有对电玩室涉赌的专项行动,韩玉彪都会提前告诉苟子荣,让苟子荣不要摆放涉赌机器,作为一个公安局长,成为涉赌电玩室的保护伞,想想都后怕。

    2014年7、8月份,星耀派出所接到举报,有人在汪利娟开的阳光嘉年华夜总会三楼赌博,派出所所长王某带着警察赶到现场准备查处,警察到场后,没有发现涉赌人员,但发现了10多台新型的涉赌游戏机,就把这些机器扣押带回派出所里。

    第二天,韩玉彪先后两次安排颜论彪打电话告诉王某,让他把游戏机还给汪利娟。

    昆明中院审理认为,2010年至2014年,韩玉彪在担任昆明市公安官渡分局局长期间,身为负有查禁涉黄涉赌违法犯罪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且作为所在辖区公安机关负责打击“黄赌毒”违法犯罪行动的主要领导,在对辖区内相关娱乐场所进行治安管理的过程中,明知汪利娟、刘代勇、苟子荣等10余人开设的娱乐场所,存在涉黄涉赌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严格依法进行查处打击,反而大肆收受贿赂,通过放松监管以及向下属打招呼等方式,为汪利娟等人长期从事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甚至通风报信帮助苟子荣逃避打击,并违反相关规定,安排下属派出所将已查获的涉赌游戏机发还给汪丽娟。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公安分局局长期间,所在辖区涉赌涉黄违法犯罪行为长期存在,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这就是韩玉彪典型的滥用职权,他不仅没有依法履行查禁违法犯罪职责,有专项行动时,还提前给老板们通风报信。

    公诉机关提供证据证实:韩玉彪在担任官渡公安分局局长期间,官渡公安分局各派出所辖区黄赌毒警情高发,社会影响恶劣。

    2014年春节过后,韩玉彪觉得刘代勇这个人不靠谱,通过贺劲松收了刘代勇港币的事情不保险,贺劲松是知情人,韩玉彪担心出问题,因此在2014年7、8月份,他就安排人准备好30件茶,并让贺劲松把30件茶拿给刘代勇,想让贺劲松明白,韩玉彪没有白要刘代勇送的元港币。

    当韩玉彪预感自己要被查,他又安排人送了50件“盛世”普洱茶给苟子荣,想以此来掩盖苟子荣送钱的事实。韩玉彪还特别分户苟子荣,如果办案机关派人来查,打死都不能说出来送钱的事。

    其实,韩玉彪预感到自己要被查,在他被办案机关带走前,将400万元贿赂款转到高永成的名下,并让其保管。

    2014年11月,云南省公安厅将韩玉彪涉嫌受贿的线索移交云南省人民检察院。2014年11月4日,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交办。2014年11月21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以韩玉彪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2015年11月21日,办案人员要求韩玉彪到昆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开会,韩玉彪预感到自己要出事了,临走前,还特别交代颜论彪,他可能回不来了,有什么事情,去找他妻子。

    韩玉彪本想故意请假不参加这次会议,相关领导在电话里要求韩玉彪必须到会场,刚到会场,办案人员就将韩玉彪带走,会议也就结束了。

    判决结果

    终审获刑19年处罚金250万

    昆明中院审理认为:韩玉彪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725万元、美金1万元,港币5万元,价值人民币1147406元的宝马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4500元的本田雅阁轿车一辆,数额特别巨大,为他人谋利;骗取公共财物160万元并据为已有,贪污数额巨大;滥用职权,造成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触犯我国刑律,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对其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韩玉彪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韩玉彪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韩玉彪当庭表示被侦查机关扣押的450万元作为赃款退赔,并表示愿意积极退赔赃款。

    据此,昆明中院根据韩玉彪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表现,作出一审判决:韩玉彪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0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250万元;从高永成处扣押的韩玉彪涉案款400万元,达某(韩玉彪的亲属)所交的涉案款50万元,从达某处扣押的黑色广州本田雅阁汽车(车牌号云A366DH),从陈纯学处扣押的黑色宝马740LI(车牌号云AQ392V),其中40万元发还被害单位,其余赃款赃物予以没收,剩余未退缴的赃款继续予以追缴。

    一审宣判后,韩玉彪不服,向云南省高院提起上诉。

    云南省高院审理认为:一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恰当,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春城晚报 记者柏立诚)

编辑:孙红亮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