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战全运会攀岩项目未出线 究其原因认知度低

2017-07-04 08:44:19来源:昆明信息港

云南队队员张健健在攀石比赛中
云南队队员张健健在攀石比赛中 都市时报 记者浦戈文/摄

云南攀岩队合影
云南攀岩队合影 都市时报 记者浦戈文/摄

教练王志明在赛前为队员做脚踝保护
教练王志明在赛前为队员做脚踝保护 都市时报 记者浦戈文/摄

    昆明信息港 (都市时报 记者浦戈文) 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群众比赛攀岩入围赛暨第二十五届全国攀岩锦标赛于6月25日—28日在山东省泰安市体育中心举行。这是攀岩首次被列为全运会项目,也是攀岩运动进入我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全国性攀岩赛事。

    云南从200多名业余攀岩爱好者中挑选出10名选手出征比赛,虽然最终没能进入8月的总决赛,但四天的比赛还是让大家获得了不少经验。“这次的预选赛,开启了云南攀岩项目的新篇章,我们期待有更多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云南省登山探险协会副主席张实说。

    赛事

    拼尽全力,但实力和经验差距较大

    攀岩已成为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作为奥运会的新晋项目,第十三届全运会将攀岩纳入群众比赛项目,不仅让攀岩爱好者有了表现的平台,更让很多普通人开始尝试享受“岩壁芭蕾”的乐趣。

    在山东泰安举行的这次比赛上,来自全国各个省份的34支代表队450余名选手参赛,在男女速度、难度、攀石等项目中进入前20名的选手,获得了今年8月初在重庆举行的全运会攀岩决赛资格。

    从4月份,云南连续举行了几场选拔赛,挑选了10名代表云南攀岩运动发展水平的选手,由“大咖”王志明担任教练,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集训。这些平时有工作、有学业的纯业余攀岩爱好者,要面对的是全国各地的职业攀岩运动员,甚至国家队的攀岩队员。动员会上,领队金飞彪说:“你们开创了云南攀岩的历史,你们将和国家队队员同台竞技,结果并不重要,只要敢于向上攀登,你们就是胜利者!”

    集训期间,队员们都铆足了劲训练,一周四天、一天七八个小时,有的队员拼到肌肉拉伤。王志明说:“攀岩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业余爱好,平时周末的时间练习一下。现在突然一下子加大训练量,有的队员身体就出现了反应。”

    四天的比赛,云南选手虽然拼尽全力,但无论从实力和经验上来说,和其他省份的选手差距较大。

    队员

    资深的“野路子”+幸运的“专业生”

    这次代表云南的参赛选手,全部由昆明的攀岩爱好者和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组成。

    今年30岁的张健健,是东方航空云南公司的一名空保人员,从2007年开始攀岩,至今有了十年的经历。他分析道:“因为云南的自然岩壁丰富,自然条件好,所以我一直喜欢周末去郊外攀爬自然岩壁。虽然积累了很多攀爬的经验和技术,但对于竞技攀岩这项运动来说,没有在岩馆的练习功底,还是很难有出色的成绩。”

    通过选拔赛,张健健获得了参加难度赛和攀石赛两个项目的资格,他坦承:“并不是我的水平有多高,而是咱们云南的整体水平低。”最终,他拿到了难度赛小组37名、攀石赛小组32名的成绩,这在上百名选手中算是中等水平,但距离进入全运会决赛圈还有一定的差距。

    另一位同样“自学成才”的攀岩爱好者郭洧辰有15年的攀岩经历,曾获得过2015年云南首届攀岩公开赛第二名、2015年上海攀岩公开赛第五名、2017年西南攀岩联赛第二名。身为自由职业者,郭洧辰有着较多的空余时间,每周到岩馆训练三天。他获得了攀石赛小组第20名,赛后他感叹说:“我今年已经40岁了,还能拿到参赛资格,只能说明云南的青少年攀岩水平太差了。”

    比起这些“野路子”出身的选手,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是幸运的。学校在2013年就建成了一个攀岩基地,不但有15米高的标准攀岩墙、5米高的抱石墙,还有高空和地面的拓展项目设置。经过几年来的教学摸索,学校专门设置攀岩提高课,学生可跨专业、跨项目选择攀岩作为专项训练。

    2014年入校的汤成琴,专业为体育教育,得益于跨专业选修,她从大二开始接触攀岩,练习了半年时间,就在2015年云南省首届攀岩公开赛中获得女子组第一名。 2017年4月参加全国大学生攀岩南区赛,获得速度第二名、难度第三名。因为攀岩成绩优秀,今年被云南农业大学免试录取到体育教育专业本科学习。另一名选手陈浩林,在2015年5月云南省首届攀岩公开赛中获得男子组第一名,2017年4月参加全国大学生攀岩南区赛获得攀石第一名、难度第三名,免试进入云南民族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本科学习。

    该校老师兼教练符仕平表示,学校在大力推广攀岩这项运动,特别针对成绩突出的学生,有了专升本的免试通道。“这次的选拔赛,我们学校有6名学生进入集训队,让我们有信心今后做得更好。”符仕平说。

    现状

    岩馆数量少,群众认知度不高

    对于一个地区的攀岩发展来说,岩馆的数量决定了这项运动的群众基础。云南屈指可数的岩馆,成了制约攀岩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2年开业的昆明小熊攀岩俱乐部,算是昆明成立较早的岩馆,老板史磊自己就是一名攀岩爱好者。“因为自己喜欢攀岩,昆明又没有合适的练习场所,就自己开一家,没想过赚钱,能让大家有个练习场所是我的初衷。”史磊说。

    40平米的岩馆,从十多人发展到如今的六七十人,因为岩馆面积小,史磊考虑扩大经营面积,但看了很多地点,一听高额的房租就把他吓到了:“省外的很多岩馆是和商场联营的,商场靠岩馆来增加人气,岩馆负责建设岩壁和运营,但昆明没有商场愿意拿出空间来做岩壁。”不得已,2016年10月,他把新岩馆开在了凯旋利车博会的五楼,“地段偏,人流少,但是房租便宜。”

    开了大半年,史磊叫苦不堪:“目前只能靠以前的老顾客撑着,300多平米的岩馆每天只有七八个爱好者来攀岩,别说赚钱,不亏我就谢天谢地了。”

    2016年10月,山西来的崔喆昆在昆明开了今日攀岩生活馆,选址在建设路的协信天地商场,商场的人流为他带来了更多的体验用户。“虽然我有了近300名会员,但每天来攀岩的顾客只有不到20人,这里房租各方面的费用都高,能持平就不错了。”

    史磊和崔喆昆都谈到,昆明攀岩爱好者的基数太少,对于攀岩这项运动的认知度不高:“在很多市民眼里,还没把攀岩当成一项运动,只是当做一个娱乐方式,来体验一下、爬一次玩玩就满足了,这可能是昆明攀岩运动发展缓慢的原因。”

    位于大观商业城的足行天下攀岩馆以青少年培训为主,教练罗敏这次也入选了预选赛。赛后,她表示,省外的选手起步早,家长支持,愿意为孩子创造更好的训练条件。“这次在女子难度赛夺冠的张悦彤仅仅只有13岁,她从5岁开始攀岩,全国有名的攀岩训练营,父母都带她去参加,2015年就成为最小年龄的试训队员入选国家攀岩集训队。孩子获得的成功,是家长支持的体现。”

    “我们在带青少年训练时,一是家长对于培训费用比较在意,二是家长在学习和训练二者的关系之间大都会选择学习,这也是云南青少年攀岩人数少的原因。”罗敏总结。

    发展

    全省组织培训,吸引更多爱好者

    这次预选赛云南队的教练王志明是国家中级攀岩指导员,也是一名资深的攀岩爱好者。对于本次云南队的表现,他总结说:“云南选手的身体素质和训练刻苦程度都有优势,本次比赛我们仅仅集训了一个月,队员们的攀岩水平就有了很大提高。我们没法和训练了很多年的选手相比,我们和过去的自己相比,成绩是值得肯定的。”

    王志明希望这支队伍能保留下来:“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些队员,吸引更多的爱好者前来加入训练。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下去,四年后的全运会攀岩决赛中,一定会出现云南选手的身影。”王志明对此信心满满。

    云南省体育局通过这次比赛,也开始重视攀岩这个项目,准备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培训和更多的攀岩比赛。“让攀岩爱好者有机会磨炼自己、交流心得和经验,慢慢提升云南的攀岩水平。”一位云南省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说。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