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载歌载舞 印度电影呈现新面貌

2017-06-29 15:08:10来源:成都日报

不只载歌载舞 印度电影呈现新面貌

印度代表步入金砖国家电影节印度电影日新闻发布会

    从《流浪者》到《大篷车》,经典的印度电影给中国观众留下了载歌载舞的深刻印象。而随着时代发展,当代印度电影也在全球化进程中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新面貌。本届金砖国家电影节就让成都观众改变了对印度电影就是“唱歌跳舞”的传统印象。“载歌载舞是我们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但电影主题和语言也在发生巨大变化。”

    《海龟》温暖治愈 从新闻中找故事

    年过七旬的苏米特拉·巴夫虽然已经满头白发,但着装精致,精神抖擞。她带来的角逐熊猫奖的印度电影《海龟》就讲述了一个温暖治愈的故事:贾纳基离婚后参加了“海龟保护计划”,希望能借此重获新生。在旅途中,她意外遇见了一位想要自杀的陌生男子(玛纳沃),贾纳基试图营造一种不评判、不打扰的温暖氛围来帮助他走出人生低谷。

    对于影片的灵感,苏米特拉·巴夫说:“有一天,我翻开报纸,上面有一则一个年轻人自杀的新闻,我很惊讶,为什么一个充满朝气的年纪会选择死亡?他们究竟对什么事情感到困惑、沮丧或者是畏惧?”苏米特拉·巴夫觉得,即使自己年事已高,依然对生命充满热爱。“现在社会发展迅速,信息爆炸,但是人容易变得孤独,为什么我们不能停下来看看身边的年轻人,了解他们呢?”苏米特拉·巴夫认为,虽然影片的背景是二十世纪30年代,但关注患有抑郁症的年轻人,也是当下社会急需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聆听年轻人的声音,不仅是语言上的交流,更多的是非语言的情感交流。”影片片名《海龟》也是对抑郁症人群的比喻——遇到困难,他们就会像海龟一样躲到壳里,制片人莫汗·阿盖什说:“我们想通过电影这个方式帮他们渡过难关,让年轻人像海龟一样回到大海中畅游。”

    商业片简化情感

    艺术与独特性相连

    《海龟》只是丰富多彩的印度电影之一,如今宝莱坞电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具有较高的认知度,让许多观众将其与印度电影画上等号。但印度电影人表示,宝莱坞电影只是印度电影的一部分,更多的是多元化的原创电影。

    苏米特拉·巴夫说:“宝莱坞电影并不能体现普通人的生活,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人都没有话语权。与之相对,我希望小众、非商业化的电影,去反映真实的生活。商业片是做减法,把人生的环节和人的情感简化,这样才能普及大众,获得最大化商业价值;但艺术与独特性相连,真正的电影艺术是非常深邃、复杂的。我们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培育观众,让大家接触到艺术性的原创片,像品鉴文学、音乐一样品鉴艺术价值高的原创电影,获得丰富的人生和情感体验。”

    莫汗·阿盖什也提到,艺术片如何走向市场影片,是各国艺术家都面临的难题。“我曾经去到学校推广电影,虽然我有钱拍电影,但没钱打广告。所以我跟观众说,你们买票看电影,看完后如果不喜欢,我再把钱退给你们。没想到,电影放映后,没人找我退钱。我后来想,这种方式也可以借鉴,把电影带到各地去展映,让电影走进人群中,近距离地感受人们对它的态度。”他认为金砖国家电影节无疑为原创的优秀电影走向大众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舞台。

    “唱歌跳舞”与时俱进

    中印文化背景有共鸣

    “唱歌跳舞”已经成为印度电影的标签,但莫汗·阿盖什说:“印度观众说起中国电影也会首先想到功夫,但事实上,中国电影不仅如此。其实,各国电影都有独特的符号,载歌载舞就是印度电影的一个符号。印度电影的特色是情感表达,用载歌载舞的方式来渲染大悲大喜。如果一个美国女孩喜欢一个男孩,她会直接亲吻他,而印度女孩则会在他面前载歌载舞。通过本届电影节,观众可以看到当代印度电影对故事主题、对电影语言的变化和发展。我们电影中表达情感的方式也在变化。”

    印度和中国都有灿烂而悠久的文化,有着取之不尽的电影题材,近年来好莱坞也多次取材中国、印度历史文化故事拍摄了全球卖座的海外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更获得了奥斯卡。对此,印度电影人认为,这是一个全球化进程的趋势。莫汗·阿盖什认为:“文化交流融合必然带来互相影响,我们要做的应对,是更加深刻地理解自己的文化。”

    《湖上的女人》剪辑师森卡认为只有了解了世界,才能更深刻地了解自己民族的文化,面对好莱坞的全球化战略,本土电影人要做的不是对抗,而是保持初心,向内探究,关注自己本身。苏米特拉·巴夫也认为,外来角度为我们增加一个视角,并不是坏事。“我跟一个随行的翻译聊天,他是从小城市来成都工作,感受到大城市快节奏生活。年轻人到大城市总会遇到挫折,这在印度也是非常常见的。这种城市化进程对中国年轻人和印度年轻人是相同的,都会有共鸣,这或许能让中国和印度的电影人一起来拍个很好的电影。”

编辑:实习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