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河文明:文明十字路口的传奇

2017-06-27 16:05:25来源:光明日报

    6月17日,“浴火重光——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展在故宫午门的东雁翅楼展厅落幕。

    展厅第一单元是法罗尔丘地的文物,共有四件,均为残破的黄金容器。其中一件相对完整,能看到上面捶揲出来的几何纹饰,可能是雉堞纹,一件比较残破的杯子上能看到公猪面对着一棵树的形象,一件上面有行进中的公牛,有夸张的长胡子,耳朵部位有叶子形的装饰,身上还有心形的纹饰。

    故宫展览中法罗尔丘地的这些金器和其他的展品比较起来,虽然数量很少,而且残破不堪,却代表着阿姆河中上游地区一个少为人所知的城市文明,其繁荣的时代大致与中国夏代相当。

阿姆河文明:文明十字路口的传奇

    1966年7月5日,阿富汗巴格兰省法罗尔村农民在距离村子2公里远的山间通道附近翻土肥田,意外挖出这些文物。村民为了均分,曾把这些金银器分割开。政府人员闻讯后到现场收缴文物,一共收回了5件金质和7件银质容器,还有一些碎片,考古工作者还到现场进行了探掘。之后,美国、意大利和荷兰的学者曾先后撰写了文章,揭示了器物及纹饰所体现的多元文化因素。不过由于当时巴克特利亚地区没有充分的可对比研究资料,因此,这批器物甚至被认为来自不同的地方,年代也有很大差别,对其性质的认识也不够深入。进入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在土库曼斯坦卡拉库姆沙漠穆尔加布河流域的马尔吉亚纳一系列的考古发现,加上巴克特利亚地区的考古发现,人们渐渐认识到,法罗尔丘地的文物可能属于一个非常发达的绿洲城市文明。

    阿姆河文明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城市农耕文明,时代大致为公元前2300/2200至公元前1500/1350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它的经济除了农业外,辅以狩猎和渔业,除了大麦、小麦、豆类和粟外,还种植李子树、杏子树和葡萄,饲养牛、羊、骆驼和驴。用牛和驴来拉木质的板轮车,采用二牛抬杠的方式犁田松土。城堡一般为方形,布局复杂,呈现三重城格局。有发达的青铜冶炼技术,金、银器加工技术比较先进,青金石、肉红石髓为主的宝石加工和贸易比较突出。迄今还没有发现文字。

    阿姆河上游及其周围地区盛产黄金、白银、玛瑙、绿松石、锡、青金石,其中巴达赫尚的青金石尤为独特,很早就被世界著名的两河流域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河文明纳入其陆路和海路商贸联络交易的版图内。同时和周围的东部伊朗、西南伊朗、俾路支等都有密切的关系。北方的欧亚草原,甚至远及乌拉尔及南部地区也能看到来自这个地区的影响。

阿姆河文明:文明十字路口的传奇

    阿姆河文明最重要的源头是西部土库曼斯坦的纳马兹加四-五期文化,其次是伊朗西南的埃兰文化,还有小亚的影响。这种联系不单是文化上的影响,而且有人群的迁徙,他们不但带来新的器物,还带来了新的思想和信仰,印章上的纹饰能充分说明这一点。土库曼斯坦马尔吉亚纳地区的古诺尔遗址出土的印章、短剑、人偶以及珠宝饰品所反映的宝石镶嵌技术都与西亚、小亚的类似。应当说,小亚、西亚和整个西南亚都和这个文化的起源有密切的关系,属于一个大的文化系统。

    这个文化复合体具有较强的文化辐射力,在伊朗、黎凡特地区、南亚地区均能发现其文化影响的痕迹,其东北边界已到现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附近,并呈现出城市文明与草原文化在边界地区的杂糅现象。

编辑:实习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