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与传统村落保护

2017-06-23 09:53:15来源:中国文化报


浙江莫干山民宿是由老房子改造的,保留了原有的木结构,和现代设施一起营造出山居慢生活。

    传统村落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生产生活智慧、文化艺术结晶和民族地域特色,寄托着中华各族儿女的乡愁。同时,传统村落也是巨大的文化遗产宝库,渗透着“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道德教化、礼仪规范,以及各种极具地方特色的民俗风情和手工技艺,包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乡村文化的“活化石”。如果不注重保护,传统村落所蕴含的文化就会断层、消失。为了更好地传承传统村落文化形态,复活传统村落的优良文化基因,2014年4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加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指导意见》,对如何保护传统村落中的文化遗产做出新的要求:要全面保护传统民居等传统建筑,重点修复传统建筑集中连片区,保护古路桥涵垣、古井塘树藤等历史环境要素,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与其相关的实物和场所。与此同时,要挖掘社会、情感价值,延续和拓展传统村落的使用功能,通过发展传统特色产业和旅游,挖掘传统村落的经济价值。

    而近些年越来越受追捧的民宿,正是起到了延续和拓展传统村落的使用功能,成为传统村落保护中热议的话题之一。

    兼顾保护与开发 存续乡愁与乡情

    今年初,随着《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的出台,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产业被提上日程,越来越多的传统村落走上了民宿开发的道路。据《2016中国民宿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民宿行业市场规模已达200亿元,2016年初,我国民宿达4万家,民宿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预计到2020年,我国民宿行业营业收入将达到362.8亿元人民币。

    浙江杭州的民宿近年来发展迅速。2016年,杭州民宿达3000家,创造了超过10亿元的收入。近两年来,杭州民宿吸引投资超过7个亿。舟山嵊泗五龙岛上的小岙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开民宿,从最初的几十家到如今大大小小的渔家乐、民宿达200多家。在当地旅游局负责人看来,嵊泗毗邻上海、浙江,加之具有得天独厚的海洋资源,环境宜人,渔业资源丰富,民宿发展前景看好。

    随着当地民宿业的极速发展,原先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开始返乡,他们将城市中的现代元素融入民宿的开发中,为民宿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退伍军人方朝玺是杭州市淳安县屏湖村第一个回乡开民宿的青年,从他在母亲手里接过乡韵农庄至今,家里的房子已从简单的双人标间变成了多种风格的主题房、亲子房。方朝玺说,他们这群“农二代”回到乡村,有的带着一身经营技巧回来,有的把文艺风搬到村里,在父辈留下的“土”环境里融入些“洋”味道,让城市游客无缝对接乡村生活。

    在清华同衡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霍晓卫看来,对文化价值的保护与活化利用是传统村落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一方面,通过多种宣传教育手段,树立村民的文化自信与发展信心,从全域视野与多规合一的角度开展对传统村落与民居资源的调查、保护与利用。另一方面,坚持尊重传统村落的遗产属性与保护规划,妥善解决村民的居住需求,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传统村落保护方式。

    探索“天人合一”的传统村落形态

    位于浙江省西南部的丽水市松阳县,至今仍完整保留着“山水——田园——村落”的格局,是华东地区保存较好、代表性较强的传统村落聚集地。松阳县委书记王峻表示,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中,松阳县维持原生态的田园风光,保留原真的田园乡村风情和古朴沧桑的历史感,努力使其达到风貌完整、舒适宜居、富有活力、人文和谐的健康和谐状态。

    为保护和恢复“天人合一”的村落形态,松阳县近年来制定出台《关于加强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 打造“松阳古村落”品牌的实施意见》,编制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总体规划,把山水、田园、村落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规划、保护和建设。加强村落的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的整体保护,核心区严控建新房,外围区域建房注重建筑布局、高度、风格、色调上与村庄传统风格相协调。坚持以“最少、最自然、最不经意的人工干预”的原则,对生态湿地、古树名木进行全面普查、挂牌保护,努力实现村落风貌整体协调。

    为复活传统民居的生命力,松阳县还陆续出台传统民居改造利用专项政策,制定奖补标准,引导、帮助村民对原有住房进行修缮、改造,用较低的成本达到改善居住条件的目的。目前全县已有58村243户实施了民居改造。同时,对现存具有较高保护价值、鲜明时代印记及显著地域特色的历史文化建筑,本着“保护为主、精修为旨、艺术为重、和谐为本”的原则进行保护修缮。

    王峻认为,松阳复活传统村落经济活力的基本思路是:以传统村落为底本、以优良的生态环境为支撑、以乡土民俗风情文化为依托、以摄影写生等艺术创作为媒介,植入生态农业、休闲度假、文化旅游等业态,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找寻传统与现代的契合点

    今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简称《意见》)。在保护传承文化遗产方面,实施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工程,做好传统民居、历史建筑、农业遗产等保护工作。《意见》指出,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责任。要求各级文化阵地平台都要担负起守护、传播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职责。通过全社会参与,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各项任务落实到农村、企业、社区等城乡基层。

    贵州黔东南州黎平县黄岗村是一个侗族村寨,村子里有一个叫做禾仓之家的民宿,近年来颇受欢迎。禾仓是侗族的粮仓,是侗族人在村旁水塘上所建的存放粮食的建筑。由于家家都建禾仓,村旁就有几十个禾仓,成为当地一道很有特色的景观。然而,随着粮食产量的提高和村民外出打工的增多,禾仓的使用率逐渐下滑,有的只能被废弃。为了将禾仓再次利用起来,当地有关部门将废弃的禾仓改造成民宿。如今走进黄岗村,在藏满禾香的禾仓间,两座小型独栋别墅般的禾仓民宿特别引人注目。在尊重原有风貌的同时,设计师通过建筑手法上的改造,形成保护性利用,让传统建筑焕发生机。

    清华同衡传统村落研究所所长罗德胤多次参加乡土建筑与传统村落的研究与保护工作,在投身乡村遗产工作的16年时间里,他逐渐认识到民宿在乡村遗产保护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他说:“传统村落的贫穷和破败是表面原因,深层原因是乡村遗产日渐脱离了生活,尤其是和现代生活的距离越来越远,从而让人产生了疏离感。我们应针对遗产本身的特点,来寻找容易让现代人接受的、带有积极作用的用途。既可以是高规格的传统文化博物馆,也可以是亲切整洁的村民中心,还可以是有情调的茶馆、咖啡馆和手工艺品店以及有地方特色的客栈民宿。总之,要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结合点,让两者发生化学作用。”(中国文化报 记者连晓芳)

编辑:昝娟娟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