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茶马古道辉煌 丽江古城路在何方

2017-06-08 16:44:45来源:云南信息报

重塑茶马古道辉煌 丽江古城路在何方

重塑茶马古道辉煌 丽江古城路在何方

重塑茶马古道辉煌 丽江古城路在何方

    “一带一路”无疑成为了当下的热词,很多市民听到这个词,感觉很高大上,并且觉得这离自己很遥远。

    事实上,无论从历史还是区位来看,一带一路离云南很近,并且与身为茶马古道重镇的丽江古城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和无可替代的地位。这条古道,给丽江古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同时让丽江这座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城市也因此迈出了对外开放的步伐。

    然而,辉煌已成为历史,在新的历史时期,在云南实行严厉的旅游新规,全省旅游面临新一轮洗牌之时,在丽江旅游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之际,作为丽江旅游最知名的品牌,丽江古城何去何从?如何迎接“一带一路”大时代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如何重塑当年茶马古道文明时期的辉煌?如何从历史走向未来?这些,都是当下丽江古城不得不面对也正在面对、正在思考的问题。

    茶马古道是一带一路的丰富和具体化

    两千多年前的南方丝绸之路,将中国的丝绸、瓷器从云南运到东南亚、南亚,最后到达欧洲。一千多年前出现的茶马古道,则将中国的茶叶等商品,从云南、四川、西藏运到南亚、西亚。两条古道一路播撒文明、传播和平,繁荣了沿途各国各地区的经济文化。而对这“一路一道”,中国民族学会副会长、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杨福泉给出了新解释:“南方丝绸之路与茶马古道是丝绸之路在不同历史阶段的不同路线,茶马古道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延续,是继南方丝绸之路之后发展起来的滇藏印之间的一条商贸、文化、宗教等多方面交流的古道,是对‘一带一路’的丰富和具体化。”

    众所周知,茶马古道是指存在于我国西南地区,以马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是我国西部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其路线主要是从云南的西双版纳、思茅、普洱、临沧、保山、大理到丽江,经迪庆及西藏的昌都、拉萨等地后,进入印度、尼泊尔等南亚及西亚地区。另一条是从四川的雅安出发,经凉山后,交汇云南丽江,再经迪庆、西藏等地后,进入尼泊尔等地区。作为西南地区的重要国际通道,茶马古道在推动中国西南边疆经济和文化的开发,促进国内各民族之间乃至同国外的交流与合作,维护边疆的政治稳定和民族团结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不仅地处滇、川、藏交通要冲,而且还是一个多民族文化交融地,从而成为茶马古道上独具特色的货物产地和中转集散地。它的形成、发展与茶马古道息息相关,茶马古道的繁荣造就了丽江古城的辉煌。丽江古城因商而起、以商而兴、以商而荣、以商而活,也导致了丽江古城能鲜活千年,可以说,茶马古道已深深嵌入丽江的历史命运中。没有茶马古道就没有丽江古城的兴盛、没有丽江辉煌的历史。同样,没有丽江古城的历史作用、区位优势,也成就不了茶马古道。

    丽江古城也是迄今为止茶马古道上保存最为完好、古貌依旧的一座文化名城。今天,在丽江古城不仅能感受世界文化遗产和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风采,还可以真正领略到悠悠茶马古道的辉煌和古韵,所以被誉为“活着的茶马重镇”。

    抢救文明遗迹

    然而,今天,在长达数千公里的茶马古道上,像丽江大研古城、束河古镇、大理沙溪这样保存较完整的茶马古镇已经很少,多数遗址遗迹已消失在山野荒草中。

    《云南省“茶马古道”总体保护规划前期研究报告》显示,近三分之一的文物保存状况不明,剩下的文物中超过一半保存状况一般或较差,急需保护。此前杨福泉就曾多次呼吁对茶马古道文物资源进行全面普查,“了解家底,才能保护开发”。

    而相关部门也体会到了茶马古道之于云南的重要意义,因此,茶马古道于2013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云南省文物局率先启动茶马古道(云南段)保护规划编制工作,并受国家文物局委托承担《云贵川茶马古道资源调查和保护对策研究》课题,将在今年8月底前完成各州市茶马古道文物资源的现场调查工作。从初步调查的茶马古道遗产构成看,四川省有54处,贵州省43处,云南省90处,其中云南驿道61处,占云南总数的67%。

    普查行动意味着茶马古道的很多遗迹将不再被淹没,这让杨福泉感到欣慰。但同时,他也忧心忡忡:茶马古道沿途的历史文物仍欠规范有效的保护,沿线重要历史遗址和文化景观鲜有标识和介绍,甚至在丽江大研古城、束河古镇这样的热门旅游景区也很缺乏。古道的影像实录资料很少,沿线民俗旧器正在不断流失。杨福泉告诉记者:“茶马古道亟待对沿线的文化遗产进行符合文化遗产修复原则的规范性保护,积累丰富的遗产口碑和影像资料,我建议通过建立茶马古道沿线博物馆来抢救保存民俗旧器。”

    茶马古道可开发成继香格里拉后又一世界旅游品牌

    专家认为,茶马古道集中了我国最好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完全可以将其开发成继香格里拉之后的又一世界旅游品牌,并把它培育成西部经济增长的新的战略支撑点。在滇川藏大香格里拉线路和茶马古道品牌的双重带动下,丽江古城也将逐步成为其中最为重要的国际旅游中心城市。

    杨福泉提出,应把茶马古道的保护开发纳入到“一带一路”中。“茶马古道的保护开发应能像打造‘大香格里拉旅游文化圈’一样,由国家层面来统一规划,滇川藏等相关各省区联合实施保护行动,联手将茶马古道打造成世界级旅游线路。”

    对此,杨福泉认为,相关省区各级政府首先要成立保护茶马古道的专门机构,以发展旅游业、文化产业、特色城镇建设来带动保护开发,以文化学术研究来促进保护开发。同时以茶马古道的保护开发带动茶产业和茶文化产业的发展。

    据有关部门资料显示,东南亚地区是美国等欧美国家出境旅游的热门目的地之一,云南作为中国与东南亚、南亚联系最为便捷的省份,丽江身为云南旅游的标杆,当年洛克的《消失的地平线》一书,让包括丽江、迪庆在内的大香格里拉区域有着更多的优势。因此,有关专家建议,丽江应更有针对性地向欧美民众推介跨国旅游线路。同时,随着赴欧美国家航班航线的增多,丽江人民赴欧美旅游更加快捷方便,也使更多丽江游客有机会深入了解这些国家,发掘更多的精彩。

    离开茶马文化的深度介入,等于抽去了古城文化之魂

    机遇大于挑战。丽江民族文化研究者王德炯此前便曾指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丽江古城所有的文化运作中,离开了茶马文化的深度介入,等于抽去了丽江古城文化之魂,抽去了丽江优秀文化之魂。从历史是根、文化是魂这一角度看,丽江古城的形成、发展和繁荣,茶马文化是头功。

    故此,王德炯建议,运作茶马文化,首先要把古城的点搞好。不要搞成忽上忽下、忽冷忽热,应与束河及周边的点联系起来。首先,大研古城里要有看点,可以通过地方立法订一个一年一度的茶马文化节,在适当位置辟出专题院落,开辟出以古城为起点的几条线路,如古城-邱塘关-鹤庆县城,古城-拉市-龙蟠,古城-龙山-永胜大安。比较完整、有看点、有卖点的短途线路,也就那么几条。对这几条线路作出可行性规划后,可纳入古城导游图内,增加外延产品,也可缓解古城不断加大的游客压力,在此基础上,再谈与滇川藏的联手联营联动问题。茶马古道的运作,比不得单个遗产、单个风景区的运作,因为古道涉及滇川藏3省区、大西南7省区。把茶马文化当作古城外延产品运作,把这一产品延伸至滇川藏,其本身也是在为古城寻找新的历史文化亮点,也就是把古城的世界文化遗产价值,放到滇川藏乃至西南7省区共有的茶马文化线路遗产上来重新审视、检验和认识。

    保住“特”,古城经营项目列出清单

    与茶马古道途经的其他地方不同的是,丽江古城作为丽江最闪亮的名片,备受外界关注,这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牵扯着世界的神经。而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人们对丽江古城的各种声音也从未间断过。“要真正融入一带一路,就要能听进各种声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一名业内人士说道。

    “古城商业味浓”,一直是丽江古城被外界诟病的一大问题。随着这二十余年来丽江旅游的发展,古城商铺经营者几经更迭,古城里的商业越来越与义乌小商品城雷同。转遍古城,满街尽是披肩、牦牛肉、鲜花饼……又有什么是丽江特色?阳朔有的丽江有,北京故宫前门有的丽江也有,哪一样不是全国任何一个景区里随处可见的商品?

    对此,有人却不以为然:丽江自古以来就是茶马古道重镇,历史上古城的商业比现在还发达。的确,身为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丽江古城曾有过比现在更辉煌的商业。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那些原汁原味的纳西商业,正在与我们渐行渐远。

    值得欣慰的是,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一直致力于古城传统文化的保护工作。今年四月,在深入调查、召开听证会倾听各方声音的基础上,列出了《丽江古城经营项目目录清单》,对古城的经营项目进行了严格的限定。对从事地方特色产品、传统民族产品经营活动的项目进行倡导和鼓励,如丽江蜜饯、丽江酱菜、丽江粑粑、米灌肠、鸡豆凉粉等;餐饮、化妆品、手鼓、酒吧、珠宝玉石、农贸市场等则归入不鼓励经营项目;同时,将“明火烧烤”列入禁止经营项目,此外,歌舞厅、网吧、桑拿、蜡染加工、影视厅等也属于禁止经营项目。

    清单的列出,不难看出丽江保住古城之特的决心。

    别再“被艳遇”,还丽江古城清白

    商业正在被朔本清源,而将“艳遇之都”这一本不属于丽江古城的标签撕去的声音,眼下也是风起云涌。

    不知从何年何月起,丽江古城的头上被莫名其妙贴上了“艳遇之都”的标签。追根溯源,这或许来源于古城内某些商家为吸引游客所冥想出来的噱头,而这一冥想,很有可能是听闻了丽江玉龙第三国相爱男女殉情的传说。或许就连想出这个噱头的人都不会料到,“艳遇”后来竟成为丽江古城无可匹敌的一个标志。

    但是,那些土生土长的丽江古城人,听到艳遇这个词,都会很反感:“这跟丽江半点不沾边。”在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里,纳西人男女双方即便男有情女有意,都不敢多看一眼;夫妻即便在家,也不兴同坐一条凳子;夫妻出门寄宿亲戚家,晚上都不能同房……纳西族800多年来最传统、最淳朴的民风民俗,到了现在,却被商家炒作成了艳遇。

    艳遇之名甚嚣尘上,尽管很多丽江人都会无奈解释:丽江的艳遇不是那种低俗的一夜情式的艳遇,艳遇涵盖的内容很广,它可以是和一棵树的艳遇、一片云的艳遇……然而,这多少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在更多人眼里,艳遇就是一夜情,就是与性有关的东西。

    低俗文化走红是丽江民族文化的悲哀。事实上,艳遇从来和丽江、丽江文化不沾边,所以,很多从事丽江民族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指出:必须将这些莫名其妙强加在丽江头上的不符合实际的头衔剔除,还丽江一个清白。否则,打着艳遇旗号的酒托仍然会泛滥。

    当年联合国官员到丽江考察,看到古城居民的衣食住行、日常活动和民族节庆等民俗文化,十分惊喜,称赞“这是一座活着的古城”。不久前,记者陪几个外地朋友夜游丽江古城,走过熙熙攘攘的酒吧街、四方街,在木府背后的一条巷子里,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致:小桥流水上,一座古色古香的纳西庭院,门前粉色的月季散发着淡淡的芳香,房顶一轮皎洁的圆月明亮闪耀,门外,几个小孩在玩跳绳……看着这久违了的画面,记者眼眶湿了,旁边的朋友竟也感动落泪。而这,才是游客与丽江古城的艳遇,一种真正让人怦然心动的艳遇。

    所以,在将艳遇等本不属于丽江的东西删除、多保留一些原汁原味属于丽江的东西这条路上,丽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重要的是找回一种精神

    “茶马古道”一开始就由马帮开创,茶、马、古道、马锅头与赶马人,共同承载了千百年源远流长的茶马古道历史,今天,我们又一次回望茶马古道,迎面走来的是“生为人杰、死亦鬼雄”的马帮队伍。他们既是生意人,也是开辟茶马古道的探险家。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刚毅、勇敢和智慧,用心血汗水浇灌了这条震古铄今、名垂千秋的英雄“神路”。“神路”之神,在于一路上的险象环生、如履薄冰,谁也不知道此趟西行到底还能走多远;“神路”之神,在于一路上有待破译的“密码”太多,人和骡马的命运随时在“地狱”或“天堂”的入口处彷徨着、抗争着。

    反观现在,“你的生活与我无关”,“只要和我没关系,就没必要多管闲事”……部分丽江人都有着这样一种心态,这种现代意识显然很符合商业社会的需要,但这样的极端却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残酷与冷漠。

    今天重温茶马古道,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当年马帮的身影、悠远的马帮驮铃声、消散了的茶草香气,更重要的是找回一种精神,一种崇高的炎黄子孙创业精神,一种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拼搏奋斗精神,一种团结互助,患难与共的精神,一种不畏艰险奔向目标的精神,这就是茶马古道精神。重温茶马古道历史,弘扬茶马古道精神,将有助于茶马古道与茶马重镇的复兴,有助于唤起人们的奋斗精神,再创茶马重镇——丽江古城的新辉煌。

    王德炯认为,今天,当我们在庆幸纳西先民、原住民为全人类留下了一座鲜活千年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之时,更多的是对纳西先民、原住居民的一种崇敬和感激之情。然而,当我们静下心来想想原来把商号开到世界各地的纳西商人的后代,成为不会做生意的民族,将整座古城退位给外来经商户,“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悔恨已枉然”之时,是否意味着茶马古道的失落,也是一个地方、一个民族、一种精神的失落呢?

    其认为,从一种长远的战略意义上讲,茶马古道的竞争,最终较量的不是资本、开发程度,而是其文脉、心脉的呵护程度,就是看茶马古道的历史气场、文化脉动尚能存否。换句话说,也就是看其创意资源、人才优势、智力支撑,或者说是其普世价值、文化内涵能否不断提升。

    因此,丽江上上下下,都要传承和发扬这种坚韧不拔的马帮精神。只要有这种精气神,那么,即便现在自身存在一些缺点也不怕,只要勇于面对,必将克服,这座城市也总会不断进步。

    独守一座城,深恋一座城,是因为那座城里曾绽放过世间最绝美的风景。在一带一路的广阔背景下,丽江古城,这座曾经山间铃响马帮来的城池,必将再现它的绝美容颜。(记者杨冬合)

编辑:实习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