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成专栏:周立波曾是上海人的“一碟小菜”

2017-06-06 17:27:11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在上海奋斗那两年,刚好是周立波红起来的时候,那时《壹周·立波秀》捧的人多,骂的人也不少,但还骂不出什么名堂。看这个节目我很少笑(是真觉得没什么好笑的),倒是有时候有点感动,特别是其中一句周立波对全体上海人民的表白:“我周立波就是上海人的一碟小菜。”

    容我先回忆一下上海人的小菜是什么样子。我和老婆回她上海娘家,大菜抬出来之前,桌子上已经放了四样八碟小菜,分别是:青菜毛豆、凉拌海蜇皮、凉黄瓜、还有一种只有上海话名字的小鱼——这就是上海人所说的小菜了。小菜做法简单,爽口、开胃,但这是在上海菜标准里的简单,并不是吃一回就能做得出来的,算是基本功吧。做这些铺垫,理解周立波的话就容易了,上海的小东西,要透着精致、藏着见识,在上海是小,放到外面或许就大。周立波说这句话其实挺矫情,有些撒娇。

    那时还与一个上海本地80后聊起周立波,他是这样评价的:并不是说周立波的节目就有多么好看,多吸引人。而是长时间以来,城市扩张、人口激增、人群成分越来越庞杂,上海人这个概念已经淡化。周立波的定位和目标很明确——把上海人伺候好了、逗笑了再说,于是上海人需要他。听过这段话,我至少可以理解《立波秀》里头坐在现场的观众们为什么大笑不止,最起码他们听到的是专门讲给上海人听的笑话。

    于是,那几年的周立波成了上海市民文化的一个标杆,这标杆早在多年前被北方南下的政治与文化狂风卷走……或许,上海人早就受不了相声、小品、二人转,清口才最合他们的口味。如同王安忆在《阿桑》里写到——霓虹灯曾经闪烁,然后全部熄灭了,然后突然间又都闪烁起来。

    红起来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这碟小菜不带保鲜,而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地馊了。周立波前妻早就爆料他吸毒,但似乎是没人治得了他。可能周立波觉得他现在已经不是小菜了,比如到了美国,至少得是烤火鸡,车里藏毒,后座有枪,开车走S形,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黑人说唱MV。最后,被并不认识他的美国警察扫进了垃圾桶,小菜一碟。

编辑:上官艳君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