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绝活如何不“绝”

2017-06-05 16:57:31来源:大众日报

民间艺术:绝活如何不“绝”

山东省民间艺术博览会上的泥塑作品《乡村大碗茶》

    近日,2017山东省民间艺术博览会在聊城举行。来自全省17市及北京、天津等地的148名民间艺术家,携带自己的“绝活”参展。博览会上,民间艺术如何传承下去,成了艺术家们关注的话题。

    67岁老人与“90后”小伙的坚守

    67岁的徐秀贞,站在东昌木版年画的展位前,她背后,木版年画琳琅满目,不时有游客驻足拍照。

    东昌木版年画是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与潍坊杨家埠年画并称山东民间两大画派。徐秀贞是东昌木版年画市级传承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收藏、宣传东昌木版年画,并在古城区开办了木版年画博物馆,免费开放。

    徐秀贞的资金经常捉襟见肘。她认识两位技术精湛的民间刻版艺人,请对方刻版。人家刻好版后让她去拿,一副版需要8000元,徐秀贞一时拿不出钱来,只好推说有事,等凑够钱再去拿。

    齐鲁工业大学艺术研究院剪纸研究所的顾朋泉,是个“90后”。他幼承家学,爱好剪纸、绘画。2013年毕业留校任教,从事民间剪纸的挖掘、整理、研究工作。他说:“要让民间艺术传承下去,一方面要保护老的传承人,避免人走艺绝;另一方面要培养新人,接上茬。就拿剪纸艺术来说,很多人觉得剪纸大同小异,其实不是这样,很多老的剪纸艺术没发掘出来。我收集了明清到民国时期2万多张剪纸,特色十分鲜明。”

    让顾朋泉欣慰的是,大学生对非遗文化很感兴趣。他在大学里开剪纸艺术的公选课,每节课都爆满。

    靠开服装店才坚持刺绣

    受家乡文化底蕴的感召,聊城道口铺街道安庄的小伙子李子辉,2014年从西安美院研究生毕业后,回村从事陶艺的烧制。“老辈是烧砖烧瓦的,我想烧制工艺品。”李子辉说,“传统烧制方法是用柴烧,火候很难把握,只有在打开窑门的那一瞬间,才知道烧的是什么样。这需要耐心、细心、匠心。”

    现在,李子辉在网上销售作品,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元。他想在家门口建一个专业的展厅,让更多人看到陶艺作品的专业陈设效果,把技艺推广、传承下去。“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我会坚持下去。”他说。

    参会民间艺术家、济南兰艺绣刺绣坊技师刘振兰,潜心研究传统鲁绣中的发丝绣20多年,自创多种刺绣针法。她曾经用三年的时间创作一幅作品,其间2个多月没下楼。不过,即便如此,刘振兰也担心传承问题。“带了几个学生,工具、原料配好,免费教,但学的也不积极。这也不怨年轻人,我花三四个月创作的作品才卖四五千元。我也是靠开服装店赚钱,才能坚持搞刺绣。”

    传承要想办法打开市场

    “民间艺术传承,要换思路,不能光依靠政府保护,要想办法打开市场,年轻人看能挣钱,自然会加入进来,何愁传承不下去?我儿子从韩国留学回来后,看做葫芦比上班强,挣的多,就跟着我做葫芦。”日照市非遗项目文心葫芦代表性传承人辛崇志说。

    辛崇志的展位上,摆着几十只苹果形状的葫芦,直径约13厘米。上面的牡丹花、蝴蝶等图案栩栩如生。“葫芦加工后多作为装饰品,但市场有限。我一家人都搞书画,开发是强项。我们用苹果形状的葫芦,加工成实用的器皿,获得国家专利。在国内大城市和国外销售,以销定产,有客商全部包销。”辛崇志说。

    东昌铜铸雕刻技艺,是东昌府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马先明,利用这项技艺开办起工艺品公司,从事西洋钟表、古董钟表、雕塑等的制作。故宫博物院维修清朝的钟表,缺少配件,几次向老马求援。在位于东昌府区道口铺街道的马先明的公司,记者见到,他们正在加工制作的宝塔型西洋钟表,高1.3米。“这是客户定做的,有200多个件,制作了1年零10个月才基本完成,售价12万元。”老马说,“现在我的公司解决了40多人就业问题,其中不少是年轻人。”(记者王兆锋 高田 王伟 牛犇生)

编辑:实习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