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无人机曾多次立功 将建一个国家级基地

2017-05-22 08:28:20来源:云南网

鲁甸地震火德红镇红石岩堰塞湖无人机航摄影像图
云南省测绘地理信息局供图

    今年以来,无人机行业似乎“摊上事了”,全国各地干扰民航安全的事件频发,将其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相比全国其他省市,云南的无人机并不落后,尤其在自然灾害救援和应急测绘中,已经有趋于成熟的表现。

    记者还了解到,国家应急测绘保障云南基地拟选址在罗平,目前正在审批中,这意味着无人机在中国西南土地的上空将有更为出色的应急救援应用。

    无人机萌芽于战争中 曾加速萨达姆政权瓦解

    无人机最初的发展要追溯到一战时期。据魏瑞轩、李学仁两名学者著作的《先进无人机系统及作战运用》,从1917年美国人成功研制世界上第一架无人机开始,其发展大致经历了从靶机起步,到作为侦察机、诱饵机等初步参战,再到今天的类型繁多、功能全面、成体系迅速崛起,以及面向天空快速发展的四个阶段。最初,由于受到动力、控制、导航和通信等关键技术的制约,加之对无人机应用领域的认知还不是很充分,无人机的发展一直比较缓慢,长期作为靶机使用。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在几次局部战争中的出色表现,无人机开始被作为一种新的、甚至会带来作战方式革命性变化的航空作战装备而受到世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

    无人机在当代战争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正如《航空世界》资料中所记载,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曾使用“捕食者”无人机,对萨达姆及其领导机构的行踪连续跟踪,将侦察获得的情报信息通过卫星数据链实时传送给AC-130攻击机,此攻击机以密集的火力对目标实施饱和、精确的火力打击,极大地制约了萨达姆及其领导机构的行动,而“捕食者”能及时开辟轰炸机、攻击机的空中航线,使空中力量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队作战,加速了萨达姆政权的迅速瓦解,再一次亮相全球。

    该杂志还表示,预计,2020年前后,机载监视与侦察任务将主要由侦察卫星和长航时无人机共同完成,无人作战飞机将有可能部分取代有人战斗攻击机和轰炸机,承担大部分防空压制和一些空中打击任务微型无人机有可能“随意”飞进飞出军事指挥中心、作战指挥室或机密办公室,窃听、窥视、破坏重要军事信息与装备,影响军事行动。

    因技术等因素限制,此前生产的无人机个头较大,目标明显且不易于携带,所以当下研制出了迷你无人机,不仅机型更加小巧、性能更加稳定,而且一个背包就可搞定。同时无人机更加优秀的技能,催发了民用无人机的诞生。2006年,影响世界民用无人机格局的大疆无人机公司应运而生,先后推出的phantom系列无人机,在世界范围内产生深远影响。

    无人机多次运用于云南应急救灾

    从军用到民用,整个无人机的体重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历经了一个世纪的发展和演变。现如今,民用机已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可以用它进行航拍、运输货物、喷洒农药、灾难救援、测绘、观察野生动物、反恐侦察、监控线路……据了解,无人机在云南的自然灾害和应急测绘中,已经有趋于成熟的表现。

    云南省基础测绘技术中心航拍部主任陈宏告诉云南网记者,早在2010年的贡山泥石流灾害中,他们就使用了无人机进行航拍,出具了灾情前后的影像图解译报告,提供给当地国土、地质等相关部门,为接下来的地质灾害排查、道路抢修、受灾损失评估等重要工作提供有力的数据支持。

    此外,在应对“803”鲁甸地震堰塞湖的处置工作中,云南省基础测绘技术中心在得到空管部门的审批下,放飞一架固定翼无人机,在堰塞湖上空执行紧急航摄任务,成功获取417张0.2米分辨率的影像数据,航摄面积达30平方公里,成果数据已送交当地救灾指挥部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用于救灾指挥、灾情评估、灾害隐患排查。

    截止到去年的元谋泥石流灾害应急,无人机航拍累计使用达21次。“兴地睦边”、“低丘缓坡”、“大理环洱海区域监测航拍”、“大理州城乡‘两违’监测”等政府项目,都是依靠其才能完成。

    航拍飞行报批的周期或长达1个月

    陈宏介绍说,自2008年汶川地震以后,云南民间就陆续有人使用无人机进行航拍等工作,最昌盛的时期是2013年以后,由于此前价格不菲的“高端机”转变成了人人都可购的“消费机”,无人机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但是产品良莠不齐,加之飞行无“门槛”,这无疑就直接导致了市场乱象和扰乱民航的“黑飞”事件频现。

    对于每次外出航拍,需要执行哪些严格的程序呢?陈宏表示,整个航拍飞行申请报批的时间可能会长达1个月左右。记者注意到,在他提供的一次飞行报批的记录文件中,涉及到多个管理部门。首先是向南部战区提出申请和说明,获得批文后再同当地空管部门签订安全责任书,然后再向西南航空管理局签订航摄信息通报协议(包含的文件有军方批复、飞行范围示意图、特情应急处理),最后涉及到当地民航机场的还须与机场签订安全协议。

    “这个产业在‘井喷式’的发展下,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陈宏说,在近期媒体报道的无人机“黑飞”事件中,多数人以为“坏事”全都是航拍机(小型的民用无人机)干的,实际上,比其体型更大,速度更快以及危险系数高的航模也难辞其咎,因部分中国航拍无人机产品出厂时就设置了屏障功能,在禁飞区域是无法起飞的。

    陈宏认为,如果政府部门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设立一个部门简化审批手续,“黑飞”的现象可能就会大幅度减少。“目前,相关部门是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对于无人机不能完全掌控。”陈宏认为,私人和企业即使是现在向有关部门报批飞行,顺利通过都存在一定的困难,主要是原因是他们产品不够成熟、多项条件和指标达不到要求。“航模协会多年前也进行过飞行,但那时候都无人重视,现在竟然发展到了能影响了民航安全的地步了。”

    云南罗平将建国家应急测绘保障基地

    陈宏向记者透露,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门了提交了“国家应急测绘保障云南基地的建设方案”,国家确定将在8个城市建立此基地,分别为哈尔滨、西安、成都、南宁、武汉、杭州、昆明、西宁。昆明的承担实施单位是云南省测绘地理信息局,拟选址在罗平航空露营基地。主要的功能是负责云南、贵州的重大自然灾害应急测绘保障服务,预计2019年投入使用。为何云南会被选中呢?“云南对无人机的应用比较成熟,加之云南自然灾害相对较多。”陈宏如是说。

    当下,无人机正如一把双刃剑,给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发展成为了影响民航飞行安全的不定因素,如何规范是目前亟需解决的一大难题。(记者 熊强)

编辑:实习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