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滇话剧浮沉录 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

2017-05-21 09:45:15来源:昆明信息港

话剧《祖国》在昆明公演时的女主角佩玉
话剧《祖国》在昆明公演时的女主角佩玉

    昆明信息港讯(都市时报 实习记者苏文深 魏传金)2017年,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在110周年的话剧发展史上,许多故事发生在昆滇。如今,昆明的小剧场话剧发展出现了一个小高潮,南强街巷、佴家湾、同景108智库、马家大院……都有话剧演出的琅琅之声。

    春柳社和文明戏

    1906年冬,一批中国留日学生在日本东京组建春柳社,李叔同、曾孝谷等人都是发起人,这是一个以戏剧为主的综合性艺术团体。1907年,春柳社演出《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被公认为中国现代话剧的发端,春柳社的演出活动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故而春柳社被公认为中国话剧的奠基者。

    几乎同时,云南也出现了早期话剧,但叫法略有区别,人们叫它“新剧”、“文明戏”或“洋戏”。当时,一位由云南滇剧票友下海的名角儿翟海云改良戏剧,演出“文明戏”。

    唯心著的《滇省改良戏曲纪事》记载,翟海云的“文明戏”演出时间是1908年。之后,随着“爱美剧”传入,云南话剧应运而生。

    云南早期话剧是被留学生鼓吹、介绍、尝试创作,再由戏剧改良家推向舞台而出现的。以“说白为主”、以“反映现实,联系时代”为突出特点,并废弃唱、念、做、打传统戏剧功底,表演自由,抒发社会情绪、表达生活慨叹等,与北方出现的早期话剧——“文明戏”毫无二致。

    1927年,中国著名剧作家、中国话剧和电影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洪深提议,将多重身份、迷离含混的中国早期话剧正式定名为“话剧”。

《雷雨》将在马家大院公演
《雷雨》将在马家大院公演 都市时报记者 曲鸣飞

    抗战期间掀起话剧热

    早在民国初期,昆明已有话剧社团出现。成立于1912年6月的激楚社,曾经上演《爱国血》、《乞丐爱国》等,大受好评。这个社团后来更名为扶风社,此外,新民社、醒民社等话剧社团也在昆明相继诞生。

    1935年和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两次来过云南,在“团结抗日”的号召下,通过话剧、歌咏、演讲进行抗日宣传。抗日战争爆发后,话剧在昆明空前繁荣。由于大批高校、科研、文化机构从内地迁至昆明,一些著名的文化名人和戏剧家相继来昆,昆明的人口也从战前的10万骤然猛增至30万。

    抗战八年中,昆华民众教育馆组建的金马剧社、昆华艺师戏剧电影科附办的昆华话剧队、艺师校友剧团、野草剧社、西南联大剧艺社、云大话剧团、空军的大鹏剧社、高炮部队防空学校的射日剧团、云南绥靖公署政训处的国防剧社、第五军的抗敌剧团及政治部剧宣五队、省党部国民剧社、昆明儿童剧团等,都演出了不少话剧,种类多样,丰富了春城的话剧舞台。

    1939年,中国话剧至尊曹禺来到昆明,联大剧团借此机遇,发起并组织与金马剧团、艺专、云南省剧教队等单位联合举行公演。宋之的、老舍、曹禺等创作的以抗日救国为主的多幕剧《黑字二十八》和曹禺的剧作《原野》在昆明上演,在昆明引发轰动。本来计划演出10场,应观众强烈要求,一次又一次加演,两场戏共演出33场,仅《原野》就演出了18场。《原野》在昆明的演出,被云南文化界誉为昆明话剧演出史的第一个里程碑。

    抗战期间,不少“五四”以来的名剧都在昆明上演,如流行全国的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曹禺的《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郭沫若的历史剧《孔雀胆》、《棠棣之花》,吴祖光的《凤凰城》、《风雪夜归人》,田汉的《名优之死》,洪深的《鸡鸣早看天》,夏衍的《心防》、《草木皆兵》、《离离草》、《芳草天涯》……真是百花齐放。

    那时在昆明,话剧演出并没有固定场所。抗战初期多在“国泰戏院”(民生街)、龙井街的“新滇大戏院”(今云南艺术剧院所在地);抗战中后期主要是租借一些机关学校的礼堂或营业性剧场、影院,如人民中路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校园内的绥靖路昆华女中礼堂、昆明文庙大成殿、大光明戏院(今星火剧院)等场所。

1939年,西南联大剧团在昆明公演《祖国》时留影
1939年,西南联大剧团在昆明公演《祖国》时留影
 
1939年8月16日,西南联大与云南戏剧界联合公演《原野》
1939年8月16日,西南联大与云南戏剧界联合公演《原野》
 
 
    有过精彩,也有低迷

    1950年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进入昆明,昆明各界代表在拓东体育场举行“昆明各界人民欢迎大军莅昆大会”,云南当代话剧发展开启了全新的篇章。紧接着,一批文艺工作者相继报名参军、加入文工团,不久后,《李闯王》在昆明正式演出,受到了部队和群众的热烈欢迎。

    1951年,由顾工执笔,彭华、严寄洲、郭民、董小吾集体创作的多幕话剧《第二次攻击》,南冰声、张少川、李振国、王秉、黄天民集体创作的独幕话剧《枪》等作品诞生,标志着云南部队话剧出现了原创剧目。之后,以《边地的黎明》、《边寨之夜》、《边地夜歌》、《遥远的勐龙沙》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将边陲军营和边防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全国话剧舞台上塑造了云南边地戏剧的形象。

    后来,随着“追匪剿匪”的“边防”任务,开始向“支援世界革命”的国际主义出现转型,云南“边陲”变成了战斗的“前沿”,云南话剧凭借《向北方》、《迎接曙光》、《胜利在望》、《南方来信》等作品,再次成为全国话剧舞台的焦点。其中,云南省话剧团与国防话剧团你追我赶、精品频出的局面悄然形成。云南省话剧团的方言话剧队在下乡宣传演出中占尽优势,彰显了本土话剧的亲和力与市场潜力。

    文化大革命期间,话剧内容开始与艺术脱离,云南话剧的发展陷入了低迷。其中,国防话剧团受到的挫折最大,演出很少;云南省话剧团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演出剧目远比国防话剧团多,但留下的剧目也不多。直至1976年云南省话剧团的《典型报告》与1977年国防话剧团的《怒吼吧,黄河!》开始演出,云南话剧的低迷时期才告一段落。

    云南话剧在恢复旧剧目的演出中逐渐复苏,也在搬演省外“热演剧目”的过程中展开调整。云南省话剧团(院)开始出现原创剧目的井喷,成为云南话剧文化日趋成熟的前奏。

庭院话剧《问心》
庭院话剧《问心》大受欢迎 都市时报记者 张悦

    重要队伍与多元发展

    作为云南话剧文化发展中两支最重要的队伍,国防话剧团和云南省话剧团都有军队背景,两支队伍都与本地话剧人展开结合,弥补了社会动荡造成的人才流失。

    文化大革命结束至千禧年到来之际,云南话剧舞台完成了队伍的重组:国防话剧团解散、昆明儿童艺术剧团成立、云南省话剧团改名云南省话剧院并成为云南话剧舞台的中流砥柱。

    云南省话剧团在1958、1970、1972年前后分别招收了3个团带班,在1984年前后与云南艺术学院和云南省文艺学校联合培养了云南省话剧团大专班和中专班,满足创作演出要求的同时,培育出了如王娟、杨耀红、王砚辉等代表人物。云南省话剧团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八支队文工团、滇西文工团、云南人民文艺工作团、西南文艺工作团第一团、云南省文工团话剧队。1953年昆明市文工团并入,1956年3月以省文工团话剧队为基础成立省话剧团。因话剧《小三媳妇》用昆明方言演出后效果火爆,为方便听不懂普通话的农民群众,云南省话剧团内部逐渐开始划分为方言队和普通话两队,方言队在下乡演出时广受当地群众好评,为日后云南方言话剧及昆明方言电视剧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000年以来,云南省话剧院演出的16个原创剧目中,以《打工棚》、《搬家》为代表的作品频获文华剧目金奖、中国戏剧节新剧目奖、2007-2008国家精品工程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国家级殊荣。

    原云南艺术学院院长吴卫民表示:“伴随云南话剧的主体性意识的觉醒与创造性追求的彰显,云南话剧逐渐走出了地域题材与民族特色的单调,开始了日趋成熟的多元化发展。随着近年来快速兴起的小剧场话剧、庭院话剧演出热潮,越来越多的云南本土话剧艺术工作者将目光放到云南本土民族特色和丰富的历史文化沿袭之上。对于如何养成观众的戏剧文化消费习惯、如何引导观众的戏剧欣赏能力,仍需要大胆的创新和探索。”

1946年1月,联大剧艺社在昆华女中演出话剧《潘琰传》
1946年1月,联大剧艺社在昆华女中演出话剧《潘琰传》

    《雷雨》引领新风貌

    时隔《雷雨》在昆明演出近80年后,由杨耀红导演的云南首部实景体验话剧《雷雨》,将于5月27日、28日、29日在昆明马家大院演出。

    杨耀红是国家一级编剧,原云南省话剧团的团长。去年6月,杨耀红在马家大院看过《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演出后,当即觉得那里是个做戏的好地方。恰好,马家大院也一直有排民国戏的打算,于是一拍即合。

    《雷雨》是一部“跨界”组合创作的作品,云南省歌舞剧院的副院长廖宇耕为《雷雨》做舞美设计,找来了科班出身、云南艺术学院的教授于丽红饰演蘩漪,又请来了云南省朗诵学会的副会长洪军饰演周朴园,同时将刘伟、王娟这些主持界的风云人物请进剧组,为马家大院量身定制这部剧。

    《雷雨》为了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而排演,剧组同时也想做一次大胆尝试,进行市场运作。让人惊喜的是,5月13日开票,14日一天内,首演场的门票已售罄。到了15日,第二场演出的门票售罄,如今已是一票难求。

    《雷雨》的成功尝试,给当下的云南话剧留下很好的思索空间。正如杨耀红所说:“现在的云南话剧舞台,已经储备了一批成熟的表演艺术家、一批有潜质的年轻演员,绝大多数在戏剧院校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如果云南省话剧院与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学院将资源整合一下,将经典的原创剧目整理复排,并且潜心创作一批原创佳作,定时定点轮流上演,耐心培养、引导观众的看剧风气,三年五载,昆明的话剧文化空气、创作主体与欣赏群体的状况,肯定都会为之一变。”

编辑:昝娟娟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