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2017-05-19 15:09:45来源:悠游盘龙

    书法被誉为“无言的诗,无形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而对于书法家来说,那一卷卷的宣纸便是吟诗、起舞、作画、奏乐的疆场,作为在这片疆场上驰骋数十载的大将,沈健先生便被誉为纸上起舞的书法艺术大家。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沈健,字天行,1961年生于昆明。云南文史研究馆云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届编辑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云南省书法家协会理论学术委员会主任、昆明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云南书画院主持工作副院长、云南省政协特聘书法家。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在沈健看来,书法就是写字的方法。要把握三点:一是点画,把字拆开,每个笔画都像是零件,必须写得规范;二是结构,要写得匀称。三是用笔,要精准粘得住纸。三点做好了字就写好了。达到了好的“技”,再将自己的感情、修养自然地表达出来,则称之为“道”。由技入道才叫书法艺术。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书法于我,不是炫技,而是生活

    沈健与书法结缘是一个无心插柳、顺其自然的过程。“跟现在的孩子不同,我们那时候写好毛笔字不是一种才艺,而是一个必备的技能。最开始的时候,找了一本赵孟頫的帖子临摹,当时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个人的字很漂亮,让人有学的冲动。如今回头看,赵孟頫的用笔不含浑,不故弄玄虚,起笔、运笔、收笔的笔路都十分清楚,的确非常适合初学者临摹。”

    沈健坦言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写就写了四十多年,从唐代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宋四家、元赵孟頫、明王铎、董其昌,再到清四僧,又回到二王。仅兰亭序就临了近40万字。虽然这个过程听起来很是辛苦卓绝,但是沈健自己始终是一个享受的心态。“没有什么功利心,更不会刻意和谁去比较,完全沉浸在写字、写好字的状态中去,不知不觉就写了四十多年。虽然有人称呼我为书法家,但在我自己看来,自己只是一名‘书法家’光环下的普通书法爱好者。书法于我,不是炫技,而是生活。”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毛笔字不等同于书法

    “启功大师曾作一首《论书绝句》,将他从事书法艺术数十年的这种经验和体会形象地表述出来:用笔何如结字难,纵横聚散最相关。一从证得黄金律,顿觉全牛骨隙宽。这个黄金律就是书法的道。”

    “回归到写字本身,写好一个毛笔字不难,只要下苦功练就可以,但写好一幅书法作品却不容易,为什么?因为书法是书写的法度,法度又是什么?法度是笔画与笔画、字与字之间的一种整体的关联与安排。有一个词说得很精道,叫笔走龙蛇,中间就牵涉到笔锋的走势、布局、章法,这需要一种既虚灵又厚重的审美。”

    “简单来说,毛笔字是‘技’,是点画、结体、用笔,是长期不懈的精准磨练。而书法则是‘道’,将技法与个人人品、精神及修养捏扁搓圆,咀来嚼去吞进肚里放出来的光明。找到了自己的道,便如庖丁解牛,尽在掌握。”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书法艺术的继承创新要过好二大“关口”

    “第一道关口是‘要进得去入得深’,深入临习历代大家的经典碑帖,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把握国学国艺的精髓和基本技法。这道关很难过,务必下苦功夫,不少人吃不下这份苦,中途打了退堂鼓。有些人只学了点皮毛,这些都是没有过好第一关口的人,自然无以传承,遑论创新?”

    “继承与创新的第二道关口是‘出得来’。现在也有不少书家,在继承传统方面‘入得深’,却苦于‘走不出传统’,一动笔就是先辈某家某体风格,就是没有自己的风格,缺乏时代气息和时代精神。这是没有过好第二道关口的表现。”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气韵生动是书法的生命精神

    “中国画记中有谢赫的‘六法’,居首一法即是‘气韵生动’。历代书家也都以‘气韵生动’作为衡量书法作品优劣的标准,以气韵之有无、高下、厚薄而分判。”

    “书法作品自以气韵生动、高逸为上。气、韵不可分。‘韵’是由‘气’决定的,‘气’是‘韵’的本体和生命。与‘韵’相比,‘气’属于更高的层次,展现于整幅作品,有了气韵,书法作品自然生动。”

    “书法艺术的价值和功能也正在于表现生命、观照生命、提升生命。从‘气’范畴的视野,我们可以从对生命活动的认识进人到对书法艺术本质的把握。”

沈健:纸上起舞的艺术家

    在整个对话过程中,笔者感受最深的便是沈健先生那份平和从容下的波澜不惊。笔者不由想起西汉文学家扬雄讲的一句名言:书,心画也。之前感触不深,今见先生,不禁感慨:古人诚不欺我。

编辑:文丽荣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