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英雄气:评谢轶群《千灯有影》

2017-05-19 10:52:41来源:昆明信息港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 魏传金)当下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文化猛进势头中的鱼龙混杂、混淆视听成为必然现象。冷眼旁观者有之,围观热议者有之,不疼不痒、事不关己者更是大有人在。然而,如谢轶群一样的文化批评者的敏锐目光与有力批评是一以贯之的。

    文化批评之所以锐如刀锋,贯穿纵横,离不开文化批评者的宏大视野、宽广阅世。若将视野局限于管窥之间,就事论事,没有其他学科的交集与融通,文化批评是做不深的。正如艺术门类的研究,图像学、社会学、人类学、考古学等学科与艺术学之间互相借鉴,才得以生发不同视野下的艺术研究。而《千灯有影》亦是如此,纵横古今分析,既有历时性的,亦有共时性的,可见谢轶群的视野之广阔。

    对小说题材的分析,以及随后所讨论关涉文学出版面世方式的转变,再转到对古典文学于当下的阐释,则是文学视野;“穿越”作品、“颂皇热”等文化渣滓的泛滥,对历史文化、意识形态影剧的评鉴,深刻揭露着“电视不能承受的历史之重”,则是影视学与社会学的视野;“国学热”背后隐含的历史与学术背景在当下社会的反应,以及知青历史给当下社会留下的反思,则是囊括于社会学的视阀之下;对大师全显光被发掘的盛赞,对“通识教育”的质疑叹息,对中小学生、大学生教育问题的窥见,则归结于教育学视野下。谢轶群在不同学科之间探寻问题所在,并立足于社会大背景下,逐一分析评鉴,通过学科之间的交叉研究,使视野更加广阔。

    借古鉴今,曹丕的《典论·论文》对当下文论的意义,苏轼的《定风波》与鲁迅笔下的阿Q所透露的精神慰藉乃是古今不二的;为“悲剧人物林纾”澄清,谢轶群认为林纾乃是在特殊时期被选中的助推力而已,待今天来看其“背的黑锅”漏洞百出等等。谢轶群在对思想文化问题广度关注外,并将视域放注于历史脉络中去,寻因溯源,使其评论具有历史纵深感。无论是文学、影视学,还是社会学、教育学;无论是古今比对,还是纵横分析,谢轶群“面面观”的功夫不浅,然而这种博览广视也使其评论有理有据,互相鉴证。

    此书文风气壮,高爽豁人,字里行间透着“谢氏文风”,自成一家。谢轶群对意象的提炼,化抽象为具象,深入浅出。其行文坚毅有力,理据层层推进,如水漾开散,直到拍岸有声,岩沙渐露。并将骈文与散文巧妙结合,严谨据理之时,又不失轻松与雅致。排比句式,决绝的转折与肯定,更让文章熔铸着一股气势。谢轶群对意象精准地把握与提炼,化抽象为具象,直观地交代,一目了然。评影片《百鸟朝凤》的始末历程与表现力度,将此影片比作“一曲陈年哀歌”,恰到好处,“陈”“哀”二字,恰如其分。谢轶群归纳总结,如雾霭沉沉化作滢滢清水,深入浅出,要旨清晰。

    谢轶群大量运用排比句式,使文章透露着壮硕之文气。如谢轶群对“颂皇热”评价时,不无嘲讽。“看着满目的帝王‘高大形象’,听着满耳的‘皇上万岁,奴才该死’,简直不知当今是何时代,真觉得辛亥白革命了,无数仁人志士的血白流了,孙中山白忙活了,鲁迅的几百万字白写了,亿万民众在封建统治下的时代苦难也白经历了。”连用五个排比,有反复强调的作用,可见对“颂皇热”的决绝态度,也见得其文风的波荡之气,滚滚之势。

    骈散结合,可使文章通透灵活,不那么生硬,也避免了罗列,更为文章添入生气,也显示出谢轶群文气所在。在其评《人生行囊里的五味——读黄玲散文集<从故乡启程>》时,“作者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体察和感悟,化作笔下一篇篇或沉郁悠长、或浓情绵密、或清新生动的散文,交织着丰富的人生况味。”将黄玲此散文风格用骈句形式与散文形式,简直而又舒缓的笔调,讲述透彻。此书之所以凝聚着一股层层推进,据理气壮的气魄,离不开著者的文学涵养与行文功力。

    “‘人生识字忧患始’,永远无忧无虑是不可能的奢望,也不是有厚度的心灵。”谢轶群在后记中如是言。我想厚度的心灵与忧患的意识,将永伴其行;《千灯有影》不仅流露出著者见微知著的谨细心,更映射出其仗剑天涯的英雄心。

    图书简介: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化批评论集《千灯有影》是70后评论家谢轶群继文化述评《流光如梦:大众文化热潮三十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和历史大散文《民国多少事》(九州出版社,2007)之后的第三部作品。作品选收了作者近年来陆续写下的40余篇文化批评,批评对象涉及文学、影视、传媒、教育、历史等多个方面,对最近十余年的社会思想文化进行了颇为精彩的评鉴。

编辑:钱嘉榀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