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保安”何以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2017-05-17 10:36:39来源:光明网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流行天后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佘宗明)

编辑:黄頔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