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孩子的“留守”难题

2017-05-16 08:32:29来源:昆明信息港

城市孩子的“留守”难题

孩子们学习的环境。

城市孩子的“留守”难题

游戏时间,老师在带领孩子们做游戏。低年龄段的孩子主要是在“玩”中学习。

城市孩子的“留守”难题

    在托管中心,孩子们有固定的作息时间,有老师陪伴和指导。幼儿托管在方便家长的同时也让孩子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因此比较受欢迎。本版图片 都市时报 记者资渔/摄

    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 记者蔡晓玲 毕雨朦的女儿木木今年上幼儿园了。所以今年2月,她就关掉了自己在经典双城的“木宝贝”幼儿托管班,结束了5个月的短暂经营。

    开班时,“木宝贝”招收了5个学生,都是3岁以下,还没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他们都因为父母忙于工作,而不得不早一步“上学”。

    在昆明,这样的幼儿托管班有很多,或是属于某个早教机构,或是直接隐匿在小区居民楼里。 “二孩”时代的来临,有更多的孩子面临3岁前的“空档期”,而昆明的幼儿托管行业似乎还没准备好如何迎接这拨孩子。

    一个为孩子专设的托管班

    毕雨朦不想请保姆。对她而言,孩子的语言和行为习惯很重要,“保姆有可能把孩子带跑偏”。

    木木16个月大的时候,就去上幼托班了。她的父母因为忙于工作,实在无法照看她。奶奶有自己的公司要经营,她的妈妈毕雨朦也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

    “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的老公父母离异,婆婆有自己的事业,所以我们家的老人没法帮忙带孩子。”毕雨朦很无奈,她和老公因为到昆明旅行,喜欢上了这里,决定从东北迁到昆明来生活。在昆明,他们没有亲戚可以分担带木木的工作。

    毕雨朦不想请保姆。对她而言,孩子的语言和行为习惯很重要,“保姆有可能把孩子带跑偏”。那么,就只剩下送去幼托班这一条路了。上幼儿园之前的木木,“上学”的经历比其他孩子丰富不少。

    木木上的第一个幼托机构,是位于官渡区双桥路上的“七田贝贝”。她在那里度过了4个月的时间,每天上午7点半上学,晚上7点放学。后来搬家了,毕雨朦不得不把木木送去离家比较近的幼儿园小小班。

    小小班里,木木有20多个同班同学,而她是最小的一个。“一般幼儿园都是两教一保,近30个孩子,肯定有照顾不到的,就说换尿布吧,我一天给她换五六次,在幼儿园里顶多两三次。”毕雨朦觉得女儿受了委屈,难以接受。

    于是,20个月大的木木又被送到了厦门毕雨朦的朋友家。朋友家里有一个同龄的孩子,但木木还是去上了托管班,那是一幢两层的楼房,里面有许多和木木差不多年龄的孩子。

    毕雨朦把木木接回来的时候,给了木木一个惊喜——她为木木开了一个家庭式幼托班,在经典双城小区。包括木木在内,毕雨朦只收了四五个孩子,老师是从一个即将倒闭的早教机构里请来的。两个老师、一个保育员,毕雨朦加盟了一家教育公司,以“木宝贝”命名了这个托管班。

    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木木和她的小伙伴由老师们看管,每天“两餐两点”从不落下,其他时间则是上早教课、玩游戏,睡午觉。后来,木木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班里其他小朋友也长大了,再加上毕雨朦忙于工作,无暇管理,便于今年2月关闭了这个托管班。

    “我们还需要办什么证?”

    唐娅华的幼儿园有经营许可证等各种证件,但是,面对“托管资质”的问题,她也无法解释。

    对“七田贝贝”幼儿园园长唐娅华而言,木木只是她接触过的众多孩子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从事早教行业8年,有太多的孩子因为没人照看,送到了她那里。而她的幼儿园也从一个早教中心,变成了倾向做幼儿托管的幼儿园。

    “一开始只是托管半天,给孩子做早教课程。后来很多家长有需求,我们就开设了托管一天的服务。”“七田贝贝”目前有30多名学生,以“两教一保”的形式搭配请了6个老师,老师们是幼教专业出身,持有幼教资格证,年龄都在35岁以下,有耐心和孩子们交流。

    幼儿园里最小的孩子依依只有1岁零3个月,还不会讲话,但她每天都在幼托班过得很顺利,作息时间很规律,上课的时候喜欢跑来跑去,摔倒了不哭不闹,一秒钟就爬起来。“如果是在家里给老人带,估计这会儿孩子就该哭了。”唐娅华说,在幼托班里的孩子,因为受过一些训练,会养成更好的生活习惯。“但老人帮忙带孩子也有好处,就是能省钱。”

    唐娅华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汉语言专业,毕业以后就在早教中心工作,后来以加盟的形式开了自己的一家早教中心,后又自己创立了“七田贝贝”品牌。她还开设了昆明北市区的分园,专注做早教课程。

    “七田贝贝”以托管班为主,活动场地约500平方米大小,有活动室、美术室、室内感统训练馆、睡房、餐厅、活动广场以及楼下的运动场所。幼儿园每天早上7点半迎接孩子,晚上7点半送走孩子,老师必须等到所有孩子都被接回家,才能下班。“一般幼儿园是必须准时准点接孩子的,不然老师会摆脸色。但我们这里不会,家长有时候没法准时来接的。”唐娅华说,幼托班每天的日程安排与正式的幼儿园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课程更倾向于益智和游戏。

    在幼托班教室装修的时候,唐娅华很注重安全与卫生两个方面。地板上铺了很厚的垫子,所有的窗户都装了防护栏,尖锐的边角全部加上防护条,外来的成人在走进幼儿园之前都要穿鞋套……最近,唐娅华还在忙着为幼儿园办理卫生许可证和消防安全许可证。

    只是,面对“托管资质”的问题,她也无法解释。她的幼儿园有经营许可证等各种证件,但是,并没有“幼儿托管班许可证”这么一个许可。“需要注意的,需要办理的,我们都办了。但我们也不知道还需要办什么?”

编辑:文丽荣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