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龄犯罪”亟待社会化求解

2017-05-15 16:26:56来源:春城晚报

    雨果说,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未成年人犯罪现象,说到底还在于这些未成年人未得到及时而有效的教育。

    儿童节将至,晚报记者获悉了一个让人心惊的数据:2016年,仅昆明西山法院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就高达50多件,其中盗窃抢劫和故意伤害案件占8成以上。法院的分析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主要呈现4个特点,一是犯罪年龄呈低龄化趋势,二是犯罪形式主要为侵财犯罪,三是犯罪朝团伙化发展,四是犯罪手段日益呈现成熟化和信息化。

    说到犯罪低龄化,不可回避2015年发生在湖南邵东县的“三少年弑师案”。3名未满14周岁的少年因在学校内盗窃被发现,便杀害了一名女教师,在决定是否要杀害女教师时,其中一名孩子说:没事,反正我们还没到年龄,杀人不用坐牢。这还是我们所说的带有萌意的“熊孩子”吗?不,他们已经成了目露凶光、心狠手辣并且对自己的行为有相当认知的“狼孩子”。

    熊孩子与狼孩子之间,往往只是一线之隔,谁也不知道因为无知、愚蠢而做错事的熊孩子,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带着明确目的性去犯罪的狼孩子。某种程度上说,如果不加以管束,熊孩子变成了狼孩子有着一定的必然性。一方面,他们的生存环境原本就很恶劣,很难受到良好的教育,缺乏改过自新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他们根本无处可去,只能在社会上与同类人厮混,得不到爱和温暖的孩子,只能对社会抱以仇恨和恶意。

    有一段时间,学界和舆论界曾经讨论过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以应对低龄未成年人犯故意杀人等恶性重罪而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现象,但是最后不了了之。我个人认为单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不是治本之策。什么样的年龄标准才适合承担刑事责任?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制度设计,很难达成共识。在我看来,更可行的办法就是采用一些欧美国家实行的“恶意补足年龄”原则,对于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之少年,如果有证据表明他们的危害行为是出于恶意,就可将其看作年龄达标,追究刑事责任。与此同时,加强未成年人犯罪的司法管教机制。

    然而更重要的,还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解决“低龄犯罪”的问题。雨果说,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未成年人犯罪现象,说到底还在于这些未成年人未得到及时而有效的教育。看看这些孩子,要么因为父母离异得不到家庭的温暖,从而宁愿流落于街头,要么就是留守儿童,根本无人管教。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在该读书的年龄过早地走向了社会,如同野草般自生自灭。他们是施暴者,然而他们也是受害者。

    拯救这些未成年人的唯一办法,就是想方设法甚至不惜代价地让他们重回学校。有些父母的确是不负责任,但不能因为他们不负责任就放任孩子误入歧途,有些孩子野惯了,的确让学校很难管教,但也不能因此就向他们关上学校的大门。付诸切实行动让这些孩子回到校园,不仅是对这些孩子的未来负责,也是对我们每个人负责。(评论员吴龙贵)

编辑:文丽荣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