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南花市:总理到访100天之后

2017-05-10 08:28:31来源:昆明信息港

    互联网结合鲜花诞生的新业态

    “他们懂花,我们懂电商,各自发挥优势和特长。”

    “李克强总理的到来,让普通消费者重新认识了斗南。”毛海鹏说。

    依托于花卉产业支撑,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衍生出的金融、电商、旅游、教育培训和文化创意等周边产业。斗南不只是一个花市,这个种类众多、基数庞大的鲜花集散地吸引了各行各业的人才聚集,又有互联网的加持,新的产业链条正在形成。

    张宇是最早投身鲜花电商的创业者之一。2015年,张宇发现“电商普及率最低的一个行业,恰恰是鲜花”,且外省的鲜花一直存在高价、品质一般的问题,鲜花电商能够挖掘出一批鲜花消费的新用户,创造增量市场。

    传统的电商销售是开网店,但受限于物流、产品、保鲜等问题,鲜花难以实现线上销售。而通过手机端下单、包月制宅配,颠覆了传统鲜花消费多在节庆、纪念日的礼品花模式。

    “一周一花,鲜花送到家”,这是花+(Flower Plus)品牌的主要概念。具有十年电商创业经验的张宇,成为了花+(Flower Plus)品牌的合伙人,并把仓库的地点选在了斗南。

    “我们摸索之后发现,鲜花来自于昆明周边200公里范围内,但是,斗南这个市场存在了几十年,出于交易习惯,大家都会把鲜花首先汇聚到这里,再销售到其他地方,它的行业地位和产业链是不可撼动的。”张宇说。

    目前,花+平台累积了400多万的粉丝,消费群体集中于80后、90后年轻人,“这批人有一个消费习惯,越简单越好,我信任你,你给我就可以了。”花+平台平均每周收到30万张订单,经专门人员配置、包装后,这些按照统一标准配置的鲜花被快递送往北京、成都、武汉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这给收花人带来意外惊喜——拆开包装之前,你不知道会收到什么样的花。

    交易市场与鲜花电商,是两种不同的生存业态。“他们懂花,我们懂电商,各自发挥优势和特长。”张宇认为,与类似鲜花电商企业相比,花+品牌掌握了先发优势,依托400万用户,更有利于实现精准投放以及实体消费的转化。

    “电商无法解决个性化需求。消费者每周收到一束花,半年之后,他可能由完全不懂花到有了一定的鉴赏、搭配能力,就会更想进花店去消费。”张宇认为,用户的转化率也体现在旅游方面,假如花+平台向400万用户推送斗南花卉小镇旅游,那么这些客户来到云南旅游,必然会来斗南参观;假如具有20%的转化率,那么,就能累计创造80万旅游人次。

    2016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花+品牌的20%客户流失,选择走向花店个性化消费。“客户流失是正常现象,这也是我们带给花店的最大收益,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不断激发新客户、沉淀客户。”张宇说,依托于园区产业优势,未来,花+将与大型种植户、既有市场合作,集中于打造鲜花电商产业链,时机成熟时向其他特色产品拓展。

    斗南花卉电子交易中心目前引进了先进的电脑拍卖系统,采用会员制组织和经营方式运作 都市时报记者 资渔

    鲜花文化衍生的无穷商机

    鲜花经过加工,价值会成倍增长。花卉的产业链非常清晰,每一个方向的延伸都会带来非常高的附加值。

    “李克强总理夜访斗南,正是在我们由数量向质量提升的过程中的关键时间点上,鼓舞了花卉从业者的信心,同时为花卉平台、种植、交易、物流等方面的升级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也指明了方向。”毛海鹏认为,斗南花卉市场的产业聚集力,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是非常罕见的。“你能见证,产业链条上每个时间段该有的,我们这里都有了,而且我们在积极发展互联网+和文化创意产业,来提升花卉的附加值。”

    斗南已是亚洲最大的花卉交易市场。连续20多年交易量、交易额、现金流、交易人次都位居全国第一,2016年鲜切花交易额47亿元,来自云南、周边省份和周边国家的60亿枝花卉经斗南花卉市场销往全国各地,并出口50多个国家和地区。

    “零售交易只占斗南花市每年交易量的2%不到,主要满足观光休闲的市民采买需求。”毛海鹏介绍,目前斗南具有大、中、小微企业2200多户,就业人口接近3万人;整个云南花卉全产业链的从业人口已经超过100万。

    “以往人们关注于一束花从哪里来,现在我们关注一朵花的价值里程,如何延长它的寿命,让它更长久地陪伴人。”毛海鹏说,与其他农产品不同,鲜花天然具有情感意义。因此,鲜花也具备与其他产业的结合点。“花加工变成日化品、艺术品,它的价值会增长几十倍、上百倍。花卉的产业链非常清晰,每一个方向延伸,都会带来非常高的附加值,比如花艺、软装、文化馆、咖啡厅,由交换的价值开始,它就是要跟文化创意相结合。”

    正因此,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也是云南省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与服务型、外包型的文化创意园区不同,斗南花卉的优势在于具备产业支撑,这使得围绕花卉产生的设计、包装、培训、影视拍摄都可以形成聚集,衍生出大量的文化创意。

    但是,就目前而言,制约斗南花卉发展的瓶颈之一仍是物流。毛海鹏介绍,“现在有90%的花是依托航空外运,10%的鲜花是依托汽运和铁路完成的。航空受天气和出行高峰影响,导致鲜切花的包装比较粗暴,花损达10%-30%,物流价格很高而且不稳定。”另外,若遇到航班延误或取消,鲜花就会积压在机场。哪怕只耽搁了一天,鲜花的等级都会降低,花的价格也得不到保障。

    “我们呼吁多元的物流体系生成,比如,高铁能否加挂花卉物流专车?公路冷链物流体系能否更加完善?希望得到政府和相关机构的重视。”毛海鹏说。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