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论文抄公号文章 讽刺了谁?

2017-04-20 17:39:00来源:光明网

    4月18日,一名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生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 2016年1月发在“新闻实验室”的公号文章与河北传媒学院徐文静老师在2016年6月发表的学术论文雷同。记者调查发现,被举报雷同的论文的22个段落中,与“新闻实验室”的文章雷同的有18段,另有4个段落分别与新浪娱乐的一篇电影评论以及微信公众号“今天道”的一篇文章的相应章节雷同。河北传媒学院称,相关领导已找徐文静谈话并展开调查。(4月19日《北京青年报》)

    22个段落的论文,18段与公众号“新闻实验室”的文章雷同, 4个段落分别与新浪娱乐的电影评论以及微信公众号“今天道”的文章的相应章节雷同。整篇论文22个段落都是东拼西凑抄来的,这样的论文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大学教师学术道德、学术水平如此之低,如何教授学生?教师论文水准不如学生公众号的文章,某些人的学术道德底线沦落到如此地步,岂不悲哀?笔者在想,徐文静如果将拼凑、抄袭的论文改头换面,重新包装,换个说法,谁又能说她的论文不合格呢?

    事实上,老师抄袭学生的论文并非个案。此前,洛阳某高校体育部教授张丽就曾这么干过。学生发现论文被抄袭以后诉诸法律,索赔10万元,而法院却判决张丽象征性赔偿原告1000元。教师抄袭成本如此之低,如何遏制他们的剽窃冲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像是处罚抄袭者,倒像是纵容抄袭者。与法院罚酒三杯和洛阳某高校对抄袭者张丽沉默应对不同的是,河北传媒学院称已经展开调查,也算是一种进步。不过,学校对抄袭者如何处理,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放眼望去,不仅是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生抄袭公众号文章,就连工程院院士、大学校长这些重量级的人物也纷纷卷入学术不端丑闻。

    除了明目张胆地学术不端、论文抄袭以外,一些教授忙于社会事务、忙于创收,在校外上课、讲学,忙得不亦乐乎。一些教师担任多种社会职务,或者在外兼职。导致他们搞科研、进课堂的精力被大大挤占,剽窃科研成果,对学生实行放羊管理的大学教师不在少数。在这种大背景下,教师论文造假、学术不端,屡禁不止。

    当前的高校科研生态也不健康,高校行政化、学术权力化倾向比较突出。不客气地讲,某些高校领导阶层本身就存在学术道德问题,查处学术造假事件,一来底气不足,二来担心给学校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打击学术腐败尚停留在剪矢医伤的水平。九成高校官员垄断“教学名师”荣誉称号,不少新增院士担任学校与科研机构行政职务等媒体报道,都可以佐证学术权力化的事实。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说过,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现在大学越建越多,房子越盖越豪华,但是校长越来越不像校长,教授越来越不像教授,大学精神不断沦落,大学校园弥漫学术不端氛围。令人忧虑。大学担负着传承文化、弘扬正义的职责。如果教授带头抄袭学生的论文,不仅有辱学术尊严,还会误导学术风气。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除了教给学生学问外,更有义务教给他们做人的道理、做学问的道德。教师自身学术不端,如何道貌岸然给师生讲学术道德?

    因此,我的观点是,一方面,相关部门要依法打击抄袭者,保护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与劳动成果。别让低成本的抄袭代价成为学术不端的保护伞。更重要的是,大学与科研机构更要敢于向学术不端亮剑。只有完善学术评价机制与监督机制,对学术不端行为刮骨疗毒、正本清源,才有望铲除学术不端的肥沃土壤,守住学术道德底线,留住大学精神。(叶祝颐)

编辑:实习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