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豪门多恩怨 从来利益最伤人

2017-04-19 10:01:56来源:春城晚报

    3年前,著名云南籍企业家郝琳在法国收购红酒庄,郝琳及12岁的儿子等人乘直升机视察酒庄,途中飞机失事,机毁人亡。郝琳去世后,他年近90岁的老父亲与儿媳妇(柏联集团负责人刘湘云)打起巨额遗产继承官司,官司将在昆明、香港及英国等法院陆续审理。日前,昆明中院开庭审理了这系列案件的第一案。

    柏联集团有限公司创立于1995年,现为大型跨行业、多元化发展的企业集团,涉足房地产开发,旅游文化,商业百货,酒店业,茶产业等多个行业。公司总裁郝琳的意外辞世,不仅对这个大型商业集团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其家族内部也会引发震荡。面对巨额遗产,相关利益人为此展开争夺,实在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中国人有“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认知,有什么事内部协商解决就好,不伤和气又可避免外人说闲话。对这起“世纪遗产争夺案”,公公与儿媳打起遗产继承官司,坊间颇多微词。但其实,在现代社会,用打官司的方式来解决纠纷,或许是一种最理性也最文明的途径。尤其是像这样一起巨额遗产继承案,有太多的法律问题需要厘清,非专业人士不可胜任。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公媳双方的诉求各有理据,虽然互不相让,暂时无法达成共识,但也不失体面。作为郝琳的父亲,郝某某属于法定继承人,在遭遇丧子丧孙之痛后,当然有权按照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继承儿子的一部分遗产。对此,被告方柏联集团、柏联管理公司以及第三人刘湘云都未否认,但是坚持“只要‘老爷子’不争股东,什么条件都好协商”的底线。这看上去有些强硬,但从保持集团完整性和稳定性的商业角度说,似乎也不无道理。毕竟,柏联集团由郝琳、刘湘云夫妇共同打造,谁也不希望因为遗产纠纷而产生剧烈变化。

    由于涉案金额巨大、涉及的法律问题复杂,也因为双方都有足够的实力,所以可以肯定这将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诉讼,尘埃落定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围观者而言,结果并不重要,说到底这只是家族内部的纷争,很多人更加关注的是,会不会因为这些遗产继承案,影响到柏联集团的发展前景。发源于昆明、立足于云南的柏联集团创造了云南第一黄金商圈,在省内也有很多人供职于柏联集团,他们的饭碗和利益,与柏联集团紧密相连。

    中国的民企,不管大小,很多都是家族式经营和管理,初创时往往都能同心协力,而一旦做强做大,就有可能因为产权不明晰而闹出纠纷,影响企业的发展。比如桥香园的“江氏兄弟财产分割案”,原本桥香园在昆明是一块响当当的餐饮品牌,经此纠纷后元气大伤,让人唏嘘不已。柏联的体量自然要远大于桥香园,但会不会因为这起遗产纠纷案而伤及核心竞争力?但愿不会。

    自古豪门多恩怨,从来利益最伤人。当企业发展到足够强大之后,就应当建立更现代化和更严密的管理体系,厘清公事和私事,防止意外发生对公司的影响。这起遗产纠纷案之所以闹到如此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郝琳生前并未立下遗嘱。国外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早早立下并公开其遗嘱。这看似小事,其实不小,关系到企业长远和健康的发展。(相关新闻见A05版

编辑:上官艳君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