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桃专栏:有个地方,那里四季都是春季

2017-04-13 15:43:18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走在街上,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一个男人对我笑。很面熟,我想不起是谁,只好陪着傻笑。他报出一个名字,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大学同学,姓林,我抄过他的作业。

    关于林同学的回忆不多,同窗时,他像个大侠,一个人来一个人去,简言寡语。他喜欢看书,我们看电影打游戏时,他在看,我们唱歌跳舞时,他还在看。那些书又厚又沉,我看一眼书皮就要发晕。

    在街头邂逅一个同窗,是令人愉悦的。我们站在街边,聊了聊毕业后各自的情况。林同学真是了不起,工作六年辞职,用所有积蓄在离昆明很远的乡下购买一幢民居屋,包括几亩田地和一眼鱼塘,还养了一群小鸡。

    我立刻要求拜访他的家,他同意了。陪他在新华书店买了一堆书,然后一起乘汽车。我都忘了自己逛街要做什么,好象是买一瓶润肤霜还是一条裙子,那已经不重要了。

    下了车,走了一小时弯弯曲曲的山路,到林同学的家了。五间瓦房,三间正房两间侧房,躲在一大片幽篁苍树之中。院子小小的,细碎的小红砖铺地,院中央用水泥砌了一张泥桌和两只泥凳,桌上画着中国象棋的格子,这是他唯一的娱乐项目。出了院子就是他的“地产”,水田三块,菜地四块,水里地里绿绿郁郁,他把它们伺弄得很好。

    林同学没有结婚,整个小院就他一人。我问——你怕不怕鬼呀?他答,我估计鬼怕我呢。一齐大笑!

    最大的那间屋被他改造成为书房,几个木头大书架排得满满当当,有些零乱但很洁净。壁上挂着许多未经装裱的条幅和斗方,都是他自己的墨宝——字体很瘦,极像他这个人,道骨仙风地。

    午饭是一碟青椒炒盐豆,一碟素炒白菜心,一碗萝卜汤。好吃!我吃了很多,吃完捂住嘴,怕从嘴巴里飞出鸟儿来。

    吃完饭他进书房看书写字,我去看他的鱼塘。鱼不少,黑背的大鲫鱼嗖嗖跳出水面,随后悄然无声地钻进池心深处。

    太阳照着我,田地里的植物陪着我,脚边还有几只小鸡,一直叽叽喳喳。天慢慢黑了,我和小鸡排成一排走回去,我是领队。

    晚饭有一盆炖得又浓又香的鲫鱼汤,林同学喝了很多酒。喝得半醉,就走到书房里,在里面大声背诗: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里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我披着外衣,坐在院子的泥凳上,看象棋格子发呆,听风声越过竹叶,沙沙沙沙。忽然有人推开院门,吓我一跳。一个70来岁的农村大爷进来,是林同学的邻居。见我,一愣,又看看棋盘,说:“下一盘?”好呀!于是摆棋布阵,对弈。

    乡间多隐士,我盘盘皆输。

    林同学背了一夜的诗,我输了一夜的棋。

    回到昆明,觉得昆明城大而无当,虽是春天,满眼钢筋水泥春意全无。惟有林同学的瓦房和田地生机盎然,在那里,四季都是春季。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