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豪专栏:谋杀一个青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

2017-04-13 15:37:27来源:昆明信息港

    高中那会儿,学校没有图书室,课外读物不是“少得可怜”,而是根本没有。有段时间,全国风靡汪国真,有同学带来,喜欢了一阵,以为那是诗,摘抄,背诵,却从此不会写诗,多少天生的诗歌种子打那就被扼杀在滥情里。

    每个人想起过去,都会有那么一些很二逼的岁月,不是遇到二逼的书,就是遇到很二的人。汪国真的诗,就是我阅读史上的“污点”,至今回想起来,依然感觉十分后怕。

    现在我看到许多青年,喜欢连岳、和菜头、迷蒙的文章,在后头留言,像跪拜教主,千呼万唤“连叔写得好”“我看连叔十多年”“一直关注菜头叔”,我就想起自己特二逼的那些年头。

    大学以及刚毕业的那些时日,也曾有段时间喜欢过菜头和连岳,关注“槽边往事”,购买《我爱问连岳》。读着读着却发现不大对劲,他们的文章,披了很多层外衣,放进许多迷魂的胶囊,偶尔让人觉得他是思辨的,是哲学的,多读几篇一归类,你发现其实还是带毒的成功学,是加了许多佐料的鸡汤。

    拿连岳来说,他大部分文章所预设的前提,他所谈的成功,要有钱,有钱才能做强者,有钱才能在北京买得起好房子,才能通往上层社会,买不起房,不要怪社会,不要怪体制,只能证明你没本事……这个逻辑,还需要你一个“导师”来告诉我么?钱不是坏事,但一个人衡量所谓的成功,总以赚了多少钱衡量,这个人肯定是不正常的。

    我最讨厌和菜头的一点就是,谁在他文章后头留言说句不赞同的话,他就给你回一句“IP:广东,打赏:0 去你妈的,拉黑”。先不管你文章有多少水准,就凭这点胸襟,你不拉黑我,我早取关你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一切只认点击率和商业价值的当下, 这一路网红的思路,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不赞同我说的?滚!不打赏?滚!很奇怪,他们越是这样,越有一大批脑残跟在后头玩得起劲。他们的逻辑是不是非常熟悉?

    对,罗辑思维里的罗胖参加一个活动时说,在理想的社会中,谁创造的商业价值越大,做出的贡献就越大;诗歌应当获取商业利益,因为钱是我们扶着向前走的拐杖;诗人如果无法从商业那里获得利益,那是诗人的无能。

    他们的论调何其相似。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荷马听了这段话,基本上也会从地里爬出来,再背气死一次。他穷困潦倒,在希腊七座城邦轮回乞讨,却像神谕一般,创造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他在世时,未能从商业那里获得什么好处,但两千年来,他的诗作依然是诗歌史上闪闪发亮的珍珠。罗振宇说出他那段格言式警句的时候,确实显示出了他举世无双的才华和锋芒毕露的无知。

    连岳的文章后头,基本上只有赞美的语言,没有批评的语言(事实上不是没有,而是他根本就不放出来),有很多读着留言动不动就说:“看连叔的文章,看了多少年,如何如何……”

    我一看这种留言就直好笑,这些孩子不自知,读了那么多年连岳文章,依然还看不出他的那些套路,说明你根本没什么长进。连岳以“启蒙者”自居,却不知“启蒙者”的命运即是被“放弃”,真正有营养的文字,是读了之后培养人的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最终站在“启蒙者”的肩膀上,走得更远,最终放弃,而不是什么问题都依赖别人代替你思考。

    雏儿破壳,需要老鸟喂食,但它不可能永远一辈子都靠老鸟活下来。前段时间很好看的一个短片《鹬》,告诉我们的不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但连岳文章后面的那些粉丝,似乎永远都是思想的雏儿,永远都只能喝着连岳的那些鸡汤,聊以自慰。

    以前讲究以成败论英雄,那还有个回旋的余地,成王败寇都可以有另说。而在今天,讲究以点击率和赚钱多少论英雄,连岳的逻辑和罗振宇的逻辑,以及直播室里那些靠卖乖、耍萌赚钱的网红,都是一路货色。

    在自媒体上,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冬川豆刘仲敬,老杨头杨恒均,香江才子陶杰等等这些人,他们扎扎实实搞学问,写文章,认认真真发表观点,不装模作样,不自恋,不以教主和启蒙者自居,多可爱。

    天地不仁,以网红为成功榜样,让那些十年做得冷板凳、默默为往圣继绝学的学者们蜗居斗室,却让脑残粉把赏钱丢给连岳们,拿去麻将桌上豪气地放几炮,再来炮制一篇千字文,赚几个赏钱,再去豪气地放几炮……

    连岳昨天更新了一篇文章,《如何谋杀一个青年》,提出了许多办法,青年拥趸们大呼:“连叔,你的反话说得好过瘾”,青年们哪,谋杀一个青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天天读读连岳和菜头,日日听听罗胖+咪蒙。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