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豪专栏:做丧尸还是做书蠱?

2017-04-13 15:33:16来源:昆明信息港

    X战警系列,最喜爱的还是金刚狼这一角。晨起去看。新闻上说,《金刚狼3:殊死一战》颇血腥,家长得在孩子的陪同下看,于是带着战哥去了。

    嗯,其实是战哥早就跟我预订了这部电影,我得陪着他。看着埃德曼金刚爪刺进背心,发出歘歘声,枯木残枝穿胸而出,尽管暴力镜头基本上见不到血,但还是生出许多焦虑,担心孩子承受不了这样的画面。

    “殊死一战”是系列中最动情的一部。

    狼人老去,皱纹爬满额头,双眼退化,得戴老花镜,肩上的责任一丝未减,他照顾着老去的“X教授”,人生的梦想,是赚钱买“逐日号”游艇,将教授带到大海,逃离追杀,寻回自由,给教授养老送终。这是一个超级英雄的“诗和远方”,凭金刚狼的本事,他很容易实现,干一票大的,游艇会有,诗和远方也会有。但他不,据说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傻逼的甲方”,所以,金刚狼化身“滴滴司机”,整天穿梭于都市,载送各种各样的人物,一点一点攒钱,一步一步实现梦想。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英雄形象的非凡处,正在于他的平凡处。

    影片的艺术张力,就在于使金刚狼的生活“事与愿违”,因为平凡的人生就是这样。敌人追杀,中途发现有一大批孩子,同样也被追杀,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女儿,认或不认,爱或不爱,走还是留,施以援手还是冷眼旁观,种种矛盾、种种焦虑纠缠……是纠缠狼人,也是纠缠观众。

    这就是影片的成功,将超级英雄拍成了邻家大叔,有梦想,但他并非无所不能,他在老去,他也脆弱,他想爱,但怕爱给所爱带来伤害;他想逃离,但他不忍。他的选择,让他只能为爱而战,为责任而战,将被追杀的孩子们,送到安全的地带,他死如秋叶之静美,他的墓旁支起十字架,被他的女儿放倒,是“X”,也是“×”,是谁的错?

    所有文艺作品,爱和责任基本上都是灵魂。回头去看《金刚狼1》吧,狼人为什么走出丛林?

    午后逛书店。人很多,孩子尤其多,眼前花花绿绿的书,多是教辅和试题,可供孩子们选择的读物不是很丰富。

    在少儿书柜,孩子看着书,我却困得不行,歪靠在一堆绘本上睡着了。醒来走到文学柜,才打起精神。诗词书很多,叶嘉莹先生的尤多。叶先生说诗词系列是出版业的香饽饽,有各个版本,三联装帧最美,选了《清词选讲》、《迦陵谈诗》、《好诗共赏》,又见闻一多先生《唐诗杂论》,很好。

    眼前好像晃过《炸裂志》,是阎连科先生的长篇,有很大争议,据说内地不让出版。久前我曾在Kindle上拜读,以志书之形,行小说之实,叙事荒诞,阅读感受十分特别,敢说是中国小说中的上乘之作。想买下来,却因为什么分散了注意力,再回头,却怎么也找不到。于是只能回头开头的柜子,再一架一架找,终于找到,上海文艺出版社,“不让出版”不知是谣言,还是我的幻听。我常将闲逛书店当做寻访名山,好比那里住着一个又一个大师隐士,当然也有一个又一个吵吵闹闹的沽名钓誉之徒。到书店,你认识他们,选择他们,拜访他们,最终在某种力量的指引下,邂逅大师,巧遇大师,走近大师,最终受益于大师。有人说,这是个没有大师的平庸的时代,这话只说对一半,活着的大师稀有,书里的大师却多,只看我们怀着怎样的态度去寻访。

    回家翻看《清词选讲》,得见张惠言《水调歌头》“春日赋示杨生子掞”,头一句便是“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极美,接着是“闲来阅遍花影,惟有月钩斜”,真是写尽我此时心意,刚好可借这首词的开头句,作这篇文章标题。

    微信上说,几个明星扎堆大理录制“跑男”,围观少男少女人山人海,朋友调侃说,那是《釜山行》的现实版啊,不禁莞尔。话不用说得太直接,参差多态,丧尸和书蠱都是自由选择。

    2017年3月4日 周六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