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继宏专栏:嘿!你把相机忘了!

2017-04-13 15:15:48来源:昆明信息港

    翠湖清塘完毕,荷花明年再见。第N届荷花摄影大赛圆满闭幕,设备不够的,买回一堆镜头和镜头盖,技术停留在石器时代的,手忙脚乱上过几天速成班。我有幸参加过荷赛,想领的奖一个都领不着,不想领的奖,比如单位工会影展的参与奖,我已经领过数次,有获奖感言的复印件为证。

    多年来,我的同事一直垄断一等奖,这位高级摄友从来不买家用电器,手电筒,收音机之类的大件统统靠领奖。前几天,领导发出文件,大意是今年的工会影展还要办,而且要办好,一等奖原定双核笔记本,鉴于单位业务江河日下,现改成袖珍计算器,12位数的加减乘除保证不成问题。

    作为下属,必须认真领会上级意图,我仔细看了两遍文件,终于若有所悟。悬赏计算器,一来暗示我等虾兵蟹将,近期别考虑涨工资;二来奉劝那位不务正业的摄友,过日子要精打细算,尽量少按快门,万一按坏了,单位不给包修,实在闲得发慌,拿计算器算算,自己腰包里还剩几文菜钱。

    显然,今年的荷赛参与奖,我连纽扣电池都领不着。我认识影展的评委,他们是我的同事,甚至有几位是我的下属,他们既大公无私又不畏权贵,令我非常钦佩。他们几年如一日不给我颁奖反而是好事,如果我一开始就想获奖,然后成为摄影师,然后加入省市级摄协,我恐怕拍不到今天。

    前天,我和一群媒体人士共进晚餐。席间,招待方的领导看我面生,于是问我:您在哪家媒体供职?我思考了0.1秒,打破我保持多年的思考记录,我说,报告领导,我是业余媒体。领导见多识广,看我不象蹭饭之辈,还以为我在搞幽默,微微一笑,不再追问,我也一笑,我说的是实话。

    同桌的美女记者翩然起身,特意给我敬酒,我又被迫思考了0.2秒,没有打破我刚才创造的新记录,我赶紧举杯说,我不是老师,你叫我老师,我很惭愧。两次突然袭击令我产生警觉,仔细一看,我的座位正对大门,这是上宾位置,斟酒换盘都从我开始,约定俗成的规矩害得我如坐针毡。

    灌下两口白酒,我总算想明白,约我来吃饭的朋友才是真正的贵宾,他在媒体上班,有人请他吃饭,他请我吃饭,荒唐的是,他居然忘记把我介绍给其他食客。我的朋友是如假包换的老师级人物,他拥有好几本高级摄影证书,证书的效力约等于工商营业执照,身背相机约等于不愁饭菜票。

    我没有考过证书,所以我不太可能靠摄影谋生,老师们可以拿主业当副业,而我必须业余到底。我不需要什么专业机构给我资格,它给的资格我用不上。当然,我没有在餐桌边上抖出这些话,吃人嘴短,况且我也不喜欢装醉。朋友醉了,散席之后径直出门,我大喊了一声:你把相机忘了!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