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何以引得“孔雀西南飞”

2017-04-01 14:59:57来源:新华网

    见惯了“孔雀东南飞”的诸多例子,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大学却反其道行之,着实令人吃惊。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以来,该校已从国外和东部发达地区引进了十余名高层次人才,其中不乏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等高级别人才。

    云南大学引才是近年来云南省人才工作的一个缩影。与西部很多省份一样,云南省不但面临人才创新能力偏低、与行业发展结合度不够、高层次人才“进不来”等问题,甚至经常不得不承受人才流失带来的影响。有一次在全省会议的小组讨论上,说起要发展某个专业领域,一位省领导随口就问发言者,那个谁谁谁不是资深专家吗?要好好利用起来啊。发言者满脸尴尬地说:早在前年就已经被高薪挖走了……

    针对种种困境,云南省提出“深化人才领域改革,释放创新创业活力”,推出了一系列人才重点领域改革举措,释放人才红利。一方面是请进来,云南省提出了“柔性引智”的机制,按照“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不求所在、但求所为”的思路,在不改变人事、档案、户籍、社保等关系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邀请国内外高层次人才来云南,包括顾问指导、短期兼职、阶段式服务、挂职锻炼等多种形式。从利用南博会举办云南国际人才交流会引进80名海外高层次人才,到在大理、腾冲挂牌建立高层次人才基地,引进35名省外院士专家开展智力服务,云南省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除了引进人才,云南做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培养人才。“云岭”系列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已持续多年,目前已有402名人才被培养选拔出来,省财政最高给予200万元的科研经费。“云岭学者”“云岭名医”“云岭首席技师”“云岭教学名师”,都形成了有力的示范效应。

    西部地区高校、科研院所在管理体制上的弊端,也常被人诟病。云南省明确提出,要破解长期以来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难题,理顺政府、市场、社会、用人主体关系。在管理方面推进“放管服”改革,主要是下放人才管理行政审批权限,及时公布涉及人才管理领域的36项“权力事项”,精简人才行政审批事项并全部入驻网上服务大厅。不仅如此,云南省还改变过去对科研人员职称评定、评价中的诸多制度短板,采取了包括下放12所高校正高职称评审权、完善激励机制、推行“人才绿卡”等一系列措施,为科研人员提供宽松的研究环境。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南省已经建立21家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示范基地、77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和工作站、11个院士(专家)工作站、136个专家基层科研工作站。云南大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文章开头引进的人才中,不少人到了云南后科研成果反而比原先在东部地区高校更加丰硕。(白靖利)

编辑:实习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