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书画名家倪元璐 明亡后家中自缢

2017-03-29 09:34:04来源:美术报

  晚明时代的书画名家,除王铎外大多数传世作品较少。特别是有气节者则更少,如黄道周、倪元璐、史可法、杨文骢等,值得研究。这里就倪元璐及其《淇园清趣图》,作一小考。倪元璐(1593-1644),明万历二十年生,崇祯十七年卒。字汝玉,号鸿宝,别署园客。浙江上虞人,明代著名书画家。自幼颖悟,17岁时,郡、县、监司三试皆第一。19岁那年,华亭陈继儒见其书法扇面大为惊叹,诧为仙才,日后便名传江、浙名城。29岁天启二年(1622)进士。历官至户、礼部尚书。倪元璐为人清正,有忠义之气。天启七年(1627)出任江西乡试之主考官,时宦官魏忠贤垄断朝政,败坏纲纪,倪元璐出考题讥讽之。崇祯帝即位,诛魏忠贤,元璐才幸免于祸。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攻占居庸、围京师并破内城,崇祯帝自缢于煤山。明亡,倪元璐闻讯后以帛自缢于家中。至福王时谥文正,清改谥文贞。

倪元璐及其《淇园清趣图》考

  倪元璐 淇园清趣图

  以气节、书画名世

  倪元璐诗文、书画俱工,以气节、书画名世。其书法深得颜鲁公厚实劲健之笔意,而更为劲峭,结体趋于扁方,呈欹侧之势,以险寓正,风格奇倔刚毅,于明末自成一格。清人吴德璇《初月楼论书随笔》评曰:“明人中学鲁公者,无过倪文公”。倪元璐与黄道周、王铎为同年进士,与黄道周性格相近,两人情意甚深,在翰林院时,曾与黄、王砥砺学行,相约学书。倪元璐学书一度主攻苏东坡,兼学王羲之。行草书用笔苍古劲爽,结字跌宕奇逸,章法字距茂密,行距宽疏,注重节奏变化,书法以气骨见长。秦祖永《桐阴论画》中说:“元璐书法灵秀神妙,行草尤极超逸。”康有为曾评:“明人无不能行书,倪鸿宝新理异态尤多。”

  倪元璐绘画,以山水见长,皴法渗涌书法之用笔,苍润古雅;其构图师法宋元,有李成、倪瓒遗意。清人陶元藻在《越画见闻》评云:“倪以雄深高浑见魄力,余渭以萧疏古淡见风神,廊庙山林,原不容并列,况倪有忠义之气,流露毫端,去人自远。”关于倪元璐画风,清陶元藻《越画见闻》云:“余旧有山水一幅,仅一角完好,余绢尽碎裂,不能装潢,藏于箧中,为人索去。又于友人处见其数幅,山皆峻嶒兀奡,林木则苍莽忽郁。皴法喜用大小劈斧,总不屑描头画角,以取媚于人。”清代山水画家戴熙《习苦斋画絮》录清人恽光宸评倪元璐画云:“余所见鸿宝画,大抵仿倪为多。师云林当从鸿宝入。”

倪元璐及其《淇园清趣图》考

  倪元璐 山水图轴

  《淇园清趣图》小考

  近读倪元璐《淇园清趣图》,绢本,纵204厘米、横52厘米。是图左上角倪氏题“淇园清趣”四字,款落:“鸿宝”。钤白文“倪元璐印”、“玉汝”二印。故宫博物院杨新先生观后笑曰:“信手急就成,文人气,传世佳作也”;便欣然题“倪元璐淇园清趣图”。款落:“癸巳春暮,杨新题签”。盖白文印“杨新”。在倪氏作品下角,杨新先生还盖上“湘阴杨新审定”朱文一印。是图原有鉴赏收藏印均为朱文,分别是:“钱塘戴氏家藏”、“醇士”、“柳外静所藏”、“梅堂吕神审定秘玩”、“晴岳”等。其收藏印中“钱塘戴氏家藏”、“醇士”即戴熙。戴熙(1801-1860)清代官员。工诗文,善书画,喜收藏。钱塘(今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一年(1831)进士,十二年(1832)翰林,官至兵部侍郎,后引疾归,曾在崇文书院任主讲。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克杭州时死于兵乱,谥号文节。其他收藏鉴印,待考。

  观《淇园清趣图》,其山、树,各占画面一半,极为新奇。上部高岭竞立,丘壑峣峥。中部云雾缭绕,松在云前,部分松针在云中,树下曲栏紧靠房屋,竹林紧围,富有生机。犹如春山含笑,给人以阳和日丽之感。远处浅绛山峰为没骨法,与松竹花青浅着色呼应,具天真幽淡意趣。其山势为宋人笔墨,而树法具元人风韵,位置经营可谓别具匠心。而其高处飞瀑,奔流而下,直冲云间,使之打破云雾之宁静。此外,《淇园清趣图》画面之下部,山石、溪流,画法受同时期明末画家董其昌影响。

倪元璐及其《淇园清趣图》考

  倪瓒 幽涧寒松图(局部)

  再考《淇园清趣图》之款识,因其落款文字太少,很难一眼判断。但观画笔之势,与落款极为一致。考其画风与上海博物馆藏倪元璐《山水图轴》一致。再考其“淇园清趣”四字,书风与故宫博物院藏倪元璐书《杜牧诗轴》相接近,书法用笔娴熟,点画劲爽。特别是转折处浑圆之意较浓,结字疏密相间,开合有度。这与人们常见倪元璐的书法风格左低右高之欹势有异。再如倪氏转折期书《世说新语》草书轴,其书法笔致流畅凝炼,字形端整匀称。其中“是”字与《中国书法全集》倪元璐卷之自作诗“一城春雨万家烟”草书轴之“是”字同,而此两“是”字其尾笔与“淇园清趣”之“走”字运笔同。其实倪元璐书法也有探索的过程,曾得颜鲁公笔意,又因与黄道周情深,相约学书,一度主攻苏东坡,兼学王羲之。故在“淇园清趣”四字中,不难找到其蛛丝马迹。四字属王字中来,因写在绢上,行笔流畅,而转折多呈圆势。且“清”字写法,与颜鲁公《祭侄稿》中“清”字同。又与苏东坡《醉翁亭记》之“清”字近;而“园”之外围,与颜鲁公《争座位稿》近;“淇”字各家没有此写法,但此字既有《祭侄稿》风格,又有《醉翁亭记》之意趣。又:黄惇先生在《中国书法史》元明卷中指出:倪元璐“书法的丰富变化中,可窥不仅得力于晋人及颜鲁公的用笔,结体上也显然受到宋人苏东坡、米芾的影响……”。由此判断,此款识当是倪氏研探颜、苏时期的作品。按此推理,此图亦然。图上落款“鸿宝”,仅见《中国书法全集·倪元璐卷》信札两通,故宫博物院藏,其余均为“元璐”或“倪元璐”。再说落款“鸿宝”,这不是个例,明末董其昌的书画作品,如其书法作品,款落往往为“其昌”或“董其昌”;如是绘画作品,款落“玄宰”或“董玄宰”。故时人有“书非其昌不买,画非玄宰不收”之说。其实也有例外,这倒给书画鉴定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淇园清趣图》与上海博物馆藏倪元璐《山水图轴》相类。此图左上方有高凤翰跋“先生文章节义不当作书画求者,此画重品,未可以常格评也。”此语反映出高凤翰对倪元璐的敬仰,不能用专业画家的艺术标准去品评。故在作品诗堂部分又题“节概人笔墨,对之能增长气魄,固当于患难艰陋中供之”,按左思《吴都赋》称“士有陷坚之锐,俗有节概之风”,李周翰注:“俗有志节梗概之人。”高凤翰称倪元璐为节概人,足见其对倪元璐的德行极为钦佩,对其作品亦倍加推崇。倪元璐的《淇园清趣图》和《山水图轴》,其山势均出自宋代名画家李成的《群峰霁雪图》;而松树的简约、两笔平行而成,如元四家之一倪瓒的《幽涧寒松图》,笔墨淡雅,松树两株相依,意境萧疏荒寒。纵观《淇园清趣图》和《山水图轴》,山石、树木,全用长线条作皴,且笔笔中峰。再读《淇园清趣图》所绘竹林,包括其围栏、房舍特征,均深受明代沈周、文徵明、陆治的影响。其青竹虽逸笔草草,而仍居于画面之中,实是点景之处,这就是华夏第一园的淇园。(俞建良 昆山市昆仑堂美术馆馆长)

编辑:钱嘉榀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