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联大:躯体重生,灵魂传承

2017-03-23 10:17:38来源:昆明信息港

西南联大:躯体重生,灵魂传承

    西南联大图书馆及两间茅草顶教室在云南师范大学一二一西南联大校区旧址中重建完成 都市时报记者曲鸣飞/摄

    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 记者闫钰 微风裹挟着春雨,细密地落在校园里、石碑上、茅草房顶。昆明市一二一大街298号,云南师范大学一二一西南联大校区,在雨中依然迎送着不少参观者。

    2018年11月1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最耀眼的明珠之一,将迎来它在昆建校的80岁生日。不久前,恢复重建主体工程基本完成的联大图书馆、教室也重新屹立在了联大旧址上。距联大校园旧址不远的滇缅大道上,有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它“身价不菲”但不为太多人知悉,它是联大当年租用过,目前在昆留存最完整、体量最大的教学楼。

    站在联大旧址之上,回溯那段峥嵘岁月,你会听见历史的心跳声。

西南联大:躯体重生,灵魂传承

一位西南联大物理学系毕业生的毕业证

    “对这块土地,我怀有深深的敬畏”

    历史建筑,是传统文化的具象延续。重建完成的西南联大图书馆与教室,就是联大精神的物质载体,激励着新来的年轻人。

    青色的瓦,明黄色的墙,深红色的门与窗。

    不久前,西南联大图书馆及两间茅草顶教室在云南师范大学一二一西南联大校区旧址中重建完成。当年,图书馆是西南联大最“阔气”的建筑,如今,它依然是联大旧址建筑的核心。

    图书馆外的青砖路已砌好,穿过装饰着红色窗棂的玻璃窗望去,馆内,工人们忙着做室内装饰修整,墙角堆放着一大摞宽大的青石板砖。待图书馆开放之时,走在青石板砖之上,你是否会联想起当年同学们低头苦读的时光?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的西南联大学生杨振宁回忆,联大图书馆的窗当时没有玻璃,“每当刮风时,我们必须拿一样东西把书本压住。”如今,复原的图书馆窗明几净,不用再担心刮风时书页被吹乱。

    图书馆与教室相连的空地上有一小片竹林,清新、苍翠,恰如“刚毅坚卓”的联大精神。两间教室的茅草顶,则彰显出历史的厚重感。

    最近,云南师范大学西南联大博物馆副馆长李红英和馆里的同事们很忙,准备各种材料,组织专家研讨,征集文物……每天都加班到深夜。这次联大图书馆和两间教室按1:1比例恢复重建,主体工程基本完工,大家正忙着研究设计内部的陈列布展。之后,图书馆将作为西南联大博物馆新的展馆,除相关图书与文物数量大幅增加外,还将以声光电等方式进行全新呈现。2018年陈列布展完成后,联大图书馆将正式面向社会免费开放。

    除了馆藏文物,西南联大博物馆目前还在向社会征集联大的相关文物。“至于新增了什么展品,现在暂时保密,留个悬念吧。” 李红英说。

    微风吹来,教室的茅草顶泛起微澜,联大那段艰苦岁月就在眼前。

    “当年联大经费赤字,同时为了节约物资、支持远征军作战,联大就将教室的铁皮屋顶换成了茅草顶。”云南省西南联大研究会副会长、云南师范大学教授吴宝璋撑着伞,望着雨中的校园感慨。他从一个联大老校友那里得知,1944年,有几个商人买走了学校的铁皮屋顶,当时一些同学反对此举,后来才知道,原来买走铁皮顶是为了将其加工后制作成罐头,支持中国远征军的滇西反攻作战。同学们恍然大悟,对此表示非常理解。

    在岁月中消失的联大文物、校舍令人惋惜,此次恢复重建西南联大图书馆与教室,参照了联大时期的老照片,考证了有关文献。西南联大博物馆还邀请了相关的专家以及联大老校友反复论证,努力让重建的校舍与历史贴近,更好地传承联大精神。

    历史建筑,是传统文化的具象延续。“图书馆与教室就是物质承载,让大家可以穿越时空感知历史。有这样一个载体,可以更好地弘扬联大精神。”李红英说。

    西南联大旧址中,“一二·一”运动四烈士墓也是物质载体,对于参观者来说,在此祭奠,那场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仿佛就近在眼前。

    “对这块土地,我怀有深深的敬畏。”云南省文物局副局长马文斗感叹。

    马文斗对西南联大有深厚的情感。他曾多次到“一二·一”运动四烈士墓扫墓,到联大旧址参观,并指导了现在西南联大纪念馆的布展工作。他认为,“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南联大旧址最重要的价值不是它的建筑,而是师生们的爱国精神与文人风骨。这次的复建,让传承至今的西南联大精神增添了依托物,有了更好的‘家园’。”他说,复建的联大图书馆、教室是否与当年一模一样,并不是最重要的,“核心是它附着的精神。”

西南联大:躯体重生,灵魂传承

西南联大博物馆再现了当年教师研讨教学和课程的画面

    “物质上不得了,精神上了不得”

    图书馆曾给予西南联大的学生们丰厚的精神滋养。学生们沉迷于知识的世界,全然忘了环境的简陋,纷乱的战火。

    昆明春夏多雨,当年的联大亦然,雨声与读书声交汇成歌。

    “在教室还是铁皮顶的时候,遇到下雨,屋顶上‘叮叮’作响,教室里‘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教授上课要大声喊叫。陈岱孙教授还曾让学生停课赏雨。后来换成茅草顶,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雨水落到茅草上细密无声,别有诗意。”吴宝璋看着修复好的茅草顶教室,露出微笑。

    但,雨太大也非幸事。雨大了,斜飘进屋,屋里的人要打伞遮蔽,屋内一旦进水,顿成泽国。

    当年的联大新校舍由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规划设计。联大旧址中有一间保留至今的教室,铁皮屋顶、带扶手可以写字的“火腿椅”等还保留着当年的模样。教室的门比较矮,个子高的人需要低着头才能进来。就是在这样的教室中,走出了2位诺贝尔奖得主、8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173位院士。联大岁月,成了他们生命中最难忘的时光。杨振宁曾说,自己是在西南联大打下“一生扎实的根基”。

    图书馆作为联大校园中最宏伟的建筑,给予了学生们丰厚的精神滋养。当时经费困难,图书匮乏,图书馆向中央研究院、北平图书馆、云南大学图书馆等借用了部分图书,同时还向国外申请赠予。另外,图书馆还曾在昆明各旧书肆中淘书。据资料记载,西南联大图书馆后来共有中外文图书4.8万册,有时遇到空袭,馆员们就带着重要图书到山里隐蔽,警报解除后,图书馆便立即开放。

    西南联大中文系学生、作家汪曾祺对当年图书馆的火爆场面记忆犹新:“每天一早就有一堆学生在外面等着。一开门,就争先进去抢座位,抢指定参考书。晚上十点半,还有很多学生在里面看书……”为了满足学生需求,西南联大图书馆

    每天开放14个小时,一周开放98个小时,星期天和假期也照常开放。学生们沉迷于书中世界,全然忘了环境的简陋。

    云南师范大学教师、青年藏书家龙美光还介绍,联大图书馆座位不多,昆明街头的大小茶馆就成了西南联大的“图书馆分馆”,有时茶水淡了,大家依然津津有味地读书,可谓“物质上不得了,精神上了不得”。

编辑:周智宇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