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王玉辉艺术赏析

2017-03-21 20:12:13来源:中国网

    人造器物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马克思曾指出“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类自诞生之日起,便展开了人与自然、人(部族)与人(部族)之间生存的博弈史。人类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不停的改造着人类自身的社会。众所周知,人类社会形态历经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蒸汽时代、电力时代和信息时代。人类发明了工具并不停在征服自然与改造人类社会,这些人造器物包括生产工具、生活用品和战争武器等器物用品,它们自然也成为人类史和人类文明的见证。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炮》140×110cm布面油画2009年

    艺术家王玉辉作品中出现的核弹、大炮、枪械、潜艇这一类人造器物属于典型的战争利器;另外部分作品中出现的摩托车、老爷车等器物符号则属便利生活的交通工具。艺术家通过战争武器和交通工具这些人造器物来反思人造物的社会空间意义。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老爷车》162×130cm布面油画2012年

    例如在《洗洗老爷车》、《洗摩托》作品中同样饱含艺术家对工业社会成果的礼赞和哀思,这些人造交通工具在方便了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在制造着噪音和污染,作为工具的器物自身也很快被更新换代。在《洗坦克》、《洗枪》、《无风的早晨》、《前进》系列作品以反讽的方式隐喻现实世界的不安,战争、暴力的幽灵依然挥之不去。“泡沫”(能指)一般分为自然的泡沫(水泡)和人工的泡沫(如洗涤液、肥皂泡或是化学反应的泡沫),另外比喻某一事物所存在的表面上的繁荣兴旺而实际上犹如泡影虚浮不实(泡沫的所指)。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枪NO.1》 56×45.5cm布面油画2009年

    画中的“泡沫”符号犹如腐蚀性的酸液一般具有破坏作用,流露出艺术家想溶洗掉枪械之类战争武器的态度,表达了作者的和平之思。另外在《秒速七厘米》、《汉堡包》、《水池》、《夏日的午后》、《新修的路》、《后院水池》等系列作品表达了艺术家对人类世界(包括动物)的生存空间和未来的担忧,这些作品充满人工虚构与模拟场所、人造物与人化自然环境并置、人工合成环境与幻想式场景并置、虚构与真实之境有机融合,亦真亦幻之境充满奇幻的视觉张力,这些作品倾注了艺术家王玉辉对人类生存空间异化的文化关照。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枪NO.2》56×45.5cm布面油画2009年

    与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和格哈德·里希特在创作中直接利用照片不同,王玉辉的影像绘画的创作图像资源来源于摆拍、影像截图及后期电脑图像软件编辑合成最终影像效果图,最后通过手工绘画的方式来完成作品创作。这些作品从创作构思到样稿制作历经机器(照相机)、电脑制作和手工绘画,图像生产过程包括了人机对话和手工制作过程,而这些构思、策划、制作的能力均得益于艺术家之前的丰富的人生阅历和跨界经历。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枪NO.3》 68×82cm布面油画2009年

    人造器物这类作品大都以特写式镜头凝视武器、交通工具之类的人造物,这些作品背景多是平涂,以撇除了环境的静物式写生来聚焦这些人造物(枪械、坦克、摩托车等),个性化的泡沫语汇充满隐喻,这些充满幻觉与现场感的手工图像构造着艺术家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艺术家差异化的艺术语言使作品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吸引力。

王玉辉,画家,艺术

    《洗坦克》162×130cm布面油画2010年

编辑:袁思思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