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当好主人翁从自己做起

2017-03-21 01:21:31来源:昆明信息港

    昆明信息港讯 记者江枫 廖拓溪 合宇聪 栗飞 段佳琪 任骥远 全国文明城市是中国所有城市品牌中含金量最高、创建难度最大的一个综合性荣誉称号,也是目前国内城市综合类评比中的最高荣誉。昆明今年要力争创建成功全国文明城市,3月6日,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滇中新区党工委书记程连元率队到市文明办调研时强调:“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付出100%的努力。”

    市“两会”上,代表、委员们也就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建议。他们的观点,或从大局着眼,或从身边出发,有的充满情感,有的充满思辨。

    文明城市的另一个含义是宽容和友好

    “照我理解,所谓文明城市,除了干净整洁,还应该包含宽容和友好这些品质。”市人大代表、云南大学经济学院研究员蔡葵,这样论述她心中的文明城市。

    蔡葵认为,全国文明城市应该有相应的评价指标,这些是全国文明城市的基本要求,可以说是“标配”。昆明要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那城市的文明程度整体提高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在她看来,文明程度类似于人的气质,会由内而外散发,整体来说,它其实是一个城市综合实力、发展水平的体现,作为昆明来讲,不文明、不友好等行为的存在肯定会影响到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这个宏伟目标。

    “争取达到全国文明城市的标准,是有必要,但除此之外,还应该有更高的要求,比如多元文化、宽容友好等。”蔡葵说,她在泰国的清迈呆过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若论城市建设等,清迈的确不能跟昆明比,但是那个地方的民风很淳朴,人很温和,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照她理解,文明城市的其中一个意思,应该是城市有特色。

    蔡葵还认为,文明城市应该有文化自信。她说,昆明是边疆省份的省会城市,民族文化丰富多元,历史底蕴深远厚重,发展中切忌“多元文化搞丢了,跟发达区域又跟不上”,拥有文化自信,是一个城市深层次的文明体现。

    “对于地铁上吃东西这个事情我有不同的看法。”蔡葵说,地铁上不能吃东西的要求是对的,但是不能将这种现象全部视为不文明。如果吃东西的人本身就在城市常年生活,熟悉这些规定,那么他还在地铁上吃东西就属于不文明。但如果这些人是从没有地铁的城市来的,或者农村来的,他们生活的环境决定了他们不了解这种规定,这跟那些“明知吸烟会影响别人仍不自知”的人迥然不同,因此不能粗暴指责其在地铁上吃东西不文明。

    蔡葵说,这种情况她主张走过去友善地告诉对方相关的规定,宽容对方,同时提醒他下次注意。在她看来,宽容、友好是一个城市更高层次的文明,这体现了城市的包容性。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符合昆明省会城市定位

    “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单纯强调哪一方面,都不是全面发展。”市人大代表、五华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苏天福,谈及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时这么说。

    苏天福认为,发展经济仍然是当下的首要任务,但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还是“两手都要抓”,这才是全面发展、全面进步。他说,昆明市提出今年要创建成功全国文明城市,这个决策符合昆明作为云南省会城市的定位和发展需要,也符合全市人民的期望和要求。

    “我认为,当下党委政府应该高位统筹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这件事,各级各部门应该加大力度宣传动员市民积极广泛参与,硬件要到位,软件要跟上,争取早日创建成功。”苏天福说,从人大常委会这个角度,应该制定相应法规,引导教育市民摒弃不文明行为,基层人大代表也应该主动发挥作用,以身作则,示范和动员市民参与文明城市的创建,做出自己的贡献。

    市政协委员徐萍建议,把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作为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任务、重要工程专章部署,要针对创建工作提出具体的措施和目标,通过强有力的组织统筹,以文明城市建设为着力点,提高城市形象,提高市民文明素养。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需要软硬件齐发力

    市人大代表李春光,也对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这项工作需要从软硬件建设上一起发力,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擦亮昆明的‘窗口’”。

    李春光表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检验的不单单是市民的文明素质,还有城市的“软硬件”。昆明的“硬件”还有许多有待改善的地方,比如存在城市配套设施不够、城市交通拥堵、停车难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了,昆明的幸福指数肯定能大幅提高。

    仅仅“硬件”达标还不够,李春光认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更重要的还体现在“软件”层面。“这检验的是一个城市的服务水平、管理水平,也包括许多‘窗口单位’、‘窗口部门’的意识,简单说来,就是他们对待市民、对待游客的态度。目前而言,这方面的问题还比较突出。”

    他说,昆明火车站尤其是站前广场的秩序就比较乱,旅客一出站就有拉客住宿、拉客乘车的现象,就是打辆出租车也会遇到议价、拼车、拒载的现象。长水机场也同样存在混乱、无序的现象,甚至时有发生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事件。昆明留给外来游客的坏印象,往往就是这些“窗口”烙下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过程中,内部工作做得再好,这些“窗口”是脏的也不行。

    李春光还建议,不论是创建文明城市,还是建设其他城市品牌,都应从感受者的角度去考量,昆明应该真诚地问问游客自己还有什么不足,问问市民城市还存在哪些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有效助力创建文明城市。

    创建本身是对昆明全民素质的一次考量

    市人大代表陶韵佳认为,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是政府行动,也应该全民参与。创建本身是对全民素质的一次考量,昆明应该抓住这次机会“以评促建”。

    “人的素质提不上去,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是空的。”陶韵佳说,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听到人们在抱怨城市脏乱差或者拥堵不堪,但是这些问题里,有没有大家的影子,每个市民是否都以身作则,杜绝或者抵制了这些行为?

    陶韵佳说,“文明城市创建从我开始”、“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这些口号都概括得非常好,但创建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每个市民都应该从自身做起,为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努力。

    持此观点的,还有市人大代表代俊峰。“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市民应该有主人翁意识。”他认为,无论是创建前,还是创建后,全体昆明市民都要当文明人、办文明事,在昆明这个春意盎然的城市中用实际行动展现出春城素质。

    代俊峰说,现在昆明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车辆乱停乱放,行车上路许多驾驶员也不能相互礼让,最后大家都一起堵在路上了。“这其实也是不文明的表现。”

    提高市民文明素质 家长和社区的作用很大

    “提高市民的文明素质,家长的作用很大。”市人大代表黄薇说,家庭教育对人的成长影响很大,而且,孩子的模仿能力极强,父母的言行都会影响到他们,所以在提高市民文明程度这件事上,父母们一定要以身作则、言传身教。

    黄薇表示,近些年,昆明市民的文明程度已经大有改观,但不文明行为还在部分人身上和部分地点不时出现。比如盘龙江边上,经常会有人在晚上12点以后拎水洗车,有个地方就靠近二环,货车很多,这样做污染昆明“母亲河”不文明不说,还存在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市人大代表丛静表示,社区是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提升市民素质的基础平台。昆明要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推进文明社区的建设必不可少。她建议,社区可以组织党员、干部、教师、学生等不同群体,每月做不少于一次的义务服务,如打扫马路、搞小区卫生、捡拾垃圾、义务植树护树等,共同营造洁净、舒适、安全的生活环境。

    昆明当前创建文明城市的氛围还不够

    “昆明当前创建文明城市的氛围还不够。”代俊峰说,现在可以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相关新闻报道,但在网络上看到的消息就相对较少,现在都在说“互联网+”,昆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工作也应该采取“互联网+”的措施,传统媒体结合互联网、新媒体,全面提升创建氛围,让广大市民知晓并参与创建。

    丛静也说,要创新市民素质教育的形式和内容,利用各种传播媒介、开设社区论坛、开展社区文化展演等多种途径,实现从“说教式向引导式”、“号召式向激发式”、“单向被动式向参与活动式”的转变,让广大市民自觉参与到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中来。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应该丰富内容,不要仅局限于口号标语,还可结合本地化特色,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现,提升市民对创建工作的知晓率、支持率、参与率。”赵明岚如此建议。

    提升城市形象和品质 让裸露电缆入地

    “在昆明市区一些道路上还能看到水泥电杆搭设电线,既有碍观瞻又危险,严重影响了市容市貌。”市人大代表赵明岚建议,加大整治力度,让这些“裸露”的电缆埋入地下。

    赵明岚说,自昆明成功创建全国卫生城市以来,环卫基础设施、城市绿化、公共交通、城中村改造等方面均有很大提升,城市变化的同时,也让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变。“将某些道路和老旧小区的水泥电杆进行‘入地’改造,一方面能美化城市人居环境,另一方面也杜绝了放风筝导致线路跳闸、人为撞倒电线杆等电力事故的发生。”

    徐萍则建议把老旧小区“微改造”列入政府重点民生工程,加快推进落实从而提升城市的形象和品质。市人大代表陈军建议,昆明应该采取措施制止在城市道路中间发小广告,很多广告散发者不仅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还给环卫工人制造了很多麻烦。

    市人大代表郑晓凤说,大部分菜市场存在乱摆乱放现象,给过往车辆和买菜市民带来极大不便,检查时乱象得到缓解,不检查时又恢复原样。他建议,有关部门应该加大对菜市场周边的监管力度,实现常态化、长效化,真正做到“检查不检查一个样”。

 

点击进入专题

编辑:袁思思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