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瓦当的那些事

2017-03-19 20:23:41来源:云南人民出版社

    中国式的坡面人字形大屋顶,临屋檐的端头那块筒瓦,负责向下勾头回护住椽子的那个东冬,即瓦当。它为后人保存了书法绘画雕刻史料,还有文治武功、社会文化,乃至民族性格和心理。

瓦当,云南,画

瓦当,云南,画

瓦当,云南,画

    晋宁石寨山发掘的铜屋明器,为后世留下了古滇国土著的居住物证,清楚表明那是井干式建筑:菅茅薄苫下的屋顶如鱼骨般支棱着,无瓦无当。就云南而言,总体是山高林密,族群众多。往昔大部分地区交通不便,与外界的交往交流十分有限。缘于特有的物候地利人力,筑巢垒窝自然是就地取材,干栏最经济实惠,架空还可隔湿,避虫蛇。不独云南,明季徐霞客在滇桂黔游记里,都多次提及这种建筑及其制造过程,并作比较。

瓦当,云南,画

瓦当,云南,画

    云南历史上若干次移民,各民族间互渗互融。统治者为控制而实滇,百姓为生存而迁徙。数明代最具规模,军屯民屯商屯移民来的江南汉族前后达三百万之众,使汉夷比例倒转。不止是汉多夷少,还夷汉互变。指望在本书中看云南“少数民族特色”瓦当的读者要失望了,此陶非彼陶。从造型到图案,不像有些陶艺打娘胎里就带着明显的民族味儿,如傣族、佤族、怒族、藏族的陶器陶塑。动植物瓦当也印证了这一点:云南边地特有的孔雀、大象、牦牛、蘑菇山珍之类图像,并未发现过有烧绘;文字瓦当也没见南蛮书家隶楷过渡之爨字书法。虽说如此,云南瓦当又确极具本土特点,此即二。物华天宝,立体气候,地形复杂,多业并存,文化多元。云南地处边陲,历史上被视为“化外之地”,原始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抗不起自然界的凶险,加上人世艰难,事事时时都有求于神鬼,相信万物有灵,多神崇拜,所以旧时巫风盛行。一些动物瓦当纯属想象,寓意旨在禳灾祛邪。

瓦当,云南,画

    云南山高谷深,带来地理空间的相对区隔,个性化加上动植物资源多,花样就特别丰富。而平原地区流行个啥,可能就那一水儿的几个图形,加上规模化制作,运输便捷,故变化少。还有一点也很明显,就是不像内地“哈口”那么大——人家是天子脚下,有宫殿苑陵,有粮仓武库,动辄“当王天命”“永承大灵”。咱小门小户小尺寸,是边地升斗小民庸常日子的映照。典型如西瓜棋纹瓦当。

瓦当,云南,画

    人无我有的还有一些专门事件。辛亥昆明重九起义,五华楼是策源地,蔡锷亲自将其改名为光复楼,并专纳“华”为瓦当用字,随后街头出现了这种当面和五色旗;1898年“昆明教案”,平政街法国教堂被一把火烧掉,留下有时间刻度的钟纹瓦当。尤为有趣的是,似乎时人还不习惯西洋玩意儿,有的数符居然是反的。如果一定要找出最独绝的瓦当,清代拓东课吏馆那个也算是吧:11.4厘米的当面除了一只雁外,居然还有16个字。要知道,全国最拽的“维天降灵延元万年天下康宁”当也才12字。

瓦当,云南,画

瓦当,云南,画

    本书不能不提的还有一点:甲马画瓦当——将甲马画引入当面。此乃一种小幅的土纸,上印神仙大咖或恶煞厉鬼,拜贴于门于灶,烧祭于野于鬼。意欲以纸做马,将求者的希冀上达天庭,或将厄逆送回鬼府,禳灾祛邪。中土尤其是西南地区巫师迎神送神之风习,与滇俗不谋而合,变本加厉,成就了这个画种。相比文人画,甲马是野马,直截了当,狼奔豕突,没什么“教养”。千人千面,难以复制,给人以意料之外的诧异和惊喜,这便是草根艺术的魅力与价值。甲马的寓意丰瞻,古朴笨拙,天真可爱,是故虽非瓦当“正宗”,本书还是收了一些“甲马瓦当”。

瓦当,云南,画

 

副题图片
编辑:袁思思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