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就是身在异乡吃上一碗儿时味道的面

2017-02-23 18:34:53来源:昆明信息港

    山西是多山少川的内陆地区,蔬菜品种少,家庭主妇们没有条件在辅食上进行调剂,为了提高全家人的食欲,只好在各种面食的制作手法上变换花样。——《舌尖上的中国第2集 主食的故事》

    上面这段《舌尖上的中国》的旁白让我感到分外温暖,想起小时候坐在客厅都能听到后院厨房我奶奶用一根长擀面杖用力反复捶打面饼的声音。我从那时起一直都惊讶身材瘦小的奶奶竟然能让擀面杖和面板碰撞发出那么大的响声。

    大约是因为解放后扎根云南的十四军老兵大多来自山西,四十三医院旁就开了一家长盛不衰的山西饭馆,那里也成了我们家聚会的主要餐馆之一。然而昆明的任何一家山西味饭馆或者北方面馆,都无法调至出家里爷爷奶奶做的美妙味道。

    和面、煮面是奶奶的工作,但调味一定要爷爷亲自出手。小时候看着爷爷向碗里放点盐、放点炸酱、把醋瓶拎起来在碗上空环绕一周……就算我按顺序照做一遍,也还是无法调出一样的味道。还有一件事是只有爷爷最拿手的,就是包饺子。山西饺子的正宗包法并非把饺皮合起,然后一折一折地重叠。而是两手虎口相对,食指和拇指夹住一挤,这样包出来的饺子更有棱角,煮熟之后再放冷了吃,特别香。这一招爷爷手把手地交给了我,家里如今只有我会包了。

    上大学的时候,学校旁边也有几家很正宗的北方面食店。其中有一家东北饺子馆,老板是一位大叔,人敦厚老实很热情。我那时的饭量惊人,三个男生进去就点200个饺子——老板热情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大学实习在北京,我第一次吃到了新疆的炒面片儿,那美妙的味道只能用震撼来形容。面食在北方确实比在南方更好吃。

    在新西兰的北岸市,我们租住在一个华人聚集的社区,这里终于可以找到口味纯正的中餐馆。口味好,食材纯净,卫生达标,顾客可以绝对放心大快朵颐,这大概是当今所有中国人的愿望吧,可惜这样的餐馆恐怕国外比国内还多。

    这里也有一家北方面食店,是一对陕西中年夫妇经营的,我们差不多每两天就来吃一次,成了指定用餐地点。除了味道好,我想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家面食店的叔叔和阿姨把我们这样从祖国来的年轻人,都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样热情招待,嘘寒问暖。

    有一次,我们在面食店里遇到一位新西兰本地食客,这是比较难得的,因为生活在本区的新西兰人更中意另外一家以粤菜为主的茶餐厅。这位新西兰女士很认真地吃着盘子里的饺子,吃完后转过头来对我们说:“他们做的食物真的非常好,但可惜知道的人太少,他们的生意不应该这么清淡的。”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位可是奥克兰鼎鼎有名的美食评论家。这大概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观点:越是口味正宗的美食,越具有穿透文化和地域的能力。

    外一篇 阿姨

    大概在每一个华人聚居的商业中心,都会有一家小吃店——通常是卖北方面食。每一家这样的小吃店中,都会有一位阿姨。那些80年、81年出生的,手里已经牵着自己蹒跚学步的孩子的中国移民,叫她阿姨。那些90年、91年出生的,聚坐在一起讨论大学课程的中国留学生,叫她阿姨。

    这些来自中国的独生子女叫阿姨的时候,语调亲切,会带有点娇气,犹如呼唤母亲。小吃店里的阿姨,会把一碗拌好的,热腾腾香喷喷的面端到你面前,在你吃下第一口之后问:今天的味道怎么样?

    无论你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走进小吃店,都能看到阿姨和蔼、亲切的笑脸。仿佛在对你说:没什么,一切困难都会过去,幸福快乐的日子会到来的。

    在遥远的南半球,奥克兰,小吃店里的阿姨陪伴这些独自在异乡拼搏的80后独生子女成长,成熟,自立。他们长大了,买房子搬到别的区居住,有了后代,还会牵着孩子开着车,回到小吃店来,要一碗阿姨的手擀面。

    我们只是这里的过客,却每次都从那一大碗面里,品尝出叔叔和阿姨的关爱。而作为一个也曾离家求学并漂泊在外的80后,我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在走出店门的时候,回头说一声:阿姨,谢谢您了。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