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霸王“百元头”雅号的来历

2017-02-23 17:48:14来源:昆明信息港

    张小彪今年十九岁,是周围有名的炮壳,头发养得不男不女,乱稻草似地散落肩上,整天摇来晃去,横行霸道,谁也甭想管他。他想干什么,不管你是天王地老子,只要阻止他,吃不了兜着走!

    插秧了,他家田里的秧苗因管理不善,长势差不够栽,他跑到爷爷家田里去拔秧苗,赶巧他爷爷来放田水,见他在自家田里乱薅,就说:“小彪,你揪我家的秧苗整哪样?”

    “拔去栽。”张小彪头也不抬,骨头楞脑回爷爷。

    “我家的今年都不够栽,你还拔去哪里栽?”爷爷又问。

    “你管得着?拔你几把秧苗就咋个了?你要再说,就别怪孙子不客气了!”张小彪一抬头,虎视眈眈瞪着爷爷。

    “你拔我秧苗,难道我问都问不得?”爷爷被孙子抢白,有些生气。

    胶多不黏,话多不甜。爷孙你一言我一语争执,张小彪反手把秧苗一甩,一筋斗忙上去,逮着爷爷两手,一个饿虎扑食,把爷爷四仰胳叉弩倒水田里。

    他爷爷哆哆嗦嗦道:“你这个背时子!忤逆种!!竟敢对老子这样!!!……”

    旁边插秧的人见状,急忙把爷孙俩拉开。很快,孙子打老爹的话在上村下里传开,张小彪的名声因而大振——谁也不敢再惹他!

    收烟叶的日子到了,张小彪一天到晚就在烟叶收购点周围闲逛。逛来逛去,还逛出点名堂,开辟了一条生财之道,常常低价强购别人家的烟叶再高价卖给烟叶站。

    日子一长,不仅弄得卖烟的百姓怨声载道,而且扰乱了正常的收购秩序。

    一天,新调来的烟叶站站长下来检查烟叶收购情况,刚好遇上他正在强购别人的烟叶,给他做工作,他不但不听,反而上去薅着就打。

    懵懂无知的张小彪有眼不识泰山,新站长是武警退役来的,擒拿格斗是老本行,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按翻在地,叫来干警,拷住双手,拉到派出所,拘留半月!

    拘留那晚,他父亲来到派出所说:儿子是废坨坨,父母平时说话他都不听,希望借这次机会政府能管教管教他,要关几天就关几天,唯一的条件就是请把他那不男不女的头发剃了。

    拘留期满,干警请理发店老板为张小彪剃光头,理发师说剃这个头晦气,伸手一比,要了个整数价,同意就剃,不同意就算。干警说,那就剃呗,反正是他父亲要求的。

    家人来接张小彪时,交了100元的剃头费。

    自此后,张小彪变乖了,还多了个“百元头”的雅号。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