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要去墨江,请给我带瓶双胞水

2017-02-23 17:29:56来源:昆明信息港
 
 
 
    如果你生活在大都市,被困久了,内心渴望做一回“野孩子”,到大自然里去体味植物的气息,或者在晨雾未退的时候,走进会被露珠打湿鞋子的山峦,听鸟鸣,采果子,看山间潺潺的溪流,我诚心诚意建议你,去墨江,一个北回归线穿城而过的地方。

    每年五一节,暮春初夏的时候,我都会去墨江。才进入这个被山包围的小县城,就能感受到百花渐落,果子日趋成熟的气息。闭着眼睛闻一闻,空气里都是黄泡、羊奶果、野杨梅、枇杷、芒果、李子、油桃等果实的清香。

    身在墨江是很幸福的,每次来我都会早早起来去县城里的菜市场,走到烟火腾腾的早点摊,吃上一碗5元钱的墨江米干,各种调料佐料摆了一大桌,自己添加。吃完就开始逛逛这不算大却什么都有的菜市场,大多都是从山里来的应季食材,挂蜜,野杨梅,臭菜,刺五加……,眼睛都应付不过来,很多的东西也叫不出名字来。

墨江米干

    然后会看到刚刚摘下来的最新鲜的黄泡,犹带着刚离开枝头的的鲜洁。想像着这饱满丰盈柔软的小浆果,被轻轻采摘,装入铺上芭焦的篓筐,明艳的勾人的颜色与翠绿和的芭蕉叶十分匹配。如果一定要形容这种多年不遇的惊喜,那大概就是一秒钟回到了小时候在山野间欢奔摘黄泡的小时候了吧。

黄泡

    从小生长在乡村,有这样的童年记忆,听去森林打柴或者放牛的老人们回来说,森林里茂密的灌木树丛中已经开始泛起星星点点的黄泡,小伙伴们的味蕾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放学后或者假日,小伙伴们会成群结队或三三两两跑到山林里摘黄泡,摘到一小把,先塞进嘴里,唇齿间都是天然的甜。可能是因为在远古时期,男人负责狩猎,女人负责摘果子。所以骨子里,对采摘果子这件事,总是乐此不疲的。墨江从山间采来的果子都不用秤,用碗装,黄泡的树身全是细刺,采摘十分不易,却只卖5元一碗。

羊奶果

    清欢是我在美食论坛上的一位朋友,对墨江美食有着经年不变的热情,第一次看到她做的美食“蚂蚁扛鸡腿”还被小小吓了一跳,清欢能把大自然中的各种山珍野味做成一道道佳美的菜肴,在墨江春吃百花、夏吃百菌、秋吃百根、冬吃百虫,舌头都是跟着季节走的。墨江的四周都是山,山林中自然有不少可以食用的昆虫,“蚂蚁扛鸡腿”的蚂蚁是傣族特色酸蚂蚁。还有竹虫、蚂蚁蛋、知了、蚂蚱、蜂蛹、松毛蛹等等,这些食材都带着泥土的气息,清欢平静快乐地与它们相处,从没听到过她嫌弃墨江的清幽,倒是我们,想避开都市的喧闹到墨江,最先叨扰的,必定就是她了。

野杨梅

    连续去了三年,三年都能吃到墨江的长街宴,从街头摆到街尾的宴席是很震撼的,席间不仅有墨江的特色菜肴,有最重口味的爆浆竹虫和蜂蛹,必定还会不缺《红楼梦》中称之为“御田胭脂米”的墨江紫米饭。你可以拿着筷子一路走一路吃,看见哪一桌的东西想吃,就可以去夹来吃,只要你吃了那一桌的菜,就必须和和那一桌人干一杯酒,而且是白酒。幸好早就听说这样的习俗,所以我们都呆在自己的那一桌不敢乱跑,依然有热情的哈尼人成群结队端着牛角杯过来祝酒,杯里盛着滇南谷地哈尼族紫米酒,只敢浅尝一口,怕醉。

挂蜜

    碧溪古镇离墨江县城也不远,东城门口写着碧溪以前的名字碧朔,以为会有一条清碧的小溪,并没有,古镇也很小,不会迷路,至今保留着明清时期的老宅,以及许多去人南洋做生意后回来建的中西合璧式的宅子。一直往前走到村头,就能看到青翠的山峦,小溪有一条,算不上清澈,因为有水田,想是用来灌溉的。遇到有人背着背篓路过,一看是采茶归来,这场景看着特别亲切。往回走,忍不住要走进几家开放的老民居里看看,台湾歌手庾澄庆祖宅“庾家故居”里有一间房子开辟成了墨江县图书馆图书流动服务点,整座宅子古老陌生却又熟悉,院中还有一棵石榴树,花朵正在盛放,感觉格外秀慧。古镇也卖吃的,都是平常司空见惯的小吃,没有特别的。

庾家故居

    再回到墨江县城,热天坐车会有点晕,想吃酸辣的东西开胃醒神一下,路边就有卖腌酸芒果的小摊,青脆的芒果去皮,小片小片削下,撒下辣椒就可以吃,简单粗暴的懒人吃法,那种酸爽却可以让昏昏欲睡的你,瞬间活力提升,吃几块,又活蹦乱跳起来,墨江人连未成熟的小芒果也腌,叫芒果芽,那一口冷酸,吃多了倒牙,不吃又眼馋别人津津有味的样子,最引人馋态毕露。

腌芒果

    这个小县城,生活着一千古多对双胞胎,因此,墨江还有一样东西闻名于世,你一定也猜到了,双胞水。我去看过那口双胞井,也喝过,充盈清澈,甘洌可口,很多夫妻结婚之后会选择来墨江度蜜月,喝双胞水。离开墨江,别的可以不带,双胞水是要带几瓶的,有一次有一位同行的小伙伴,直接用那种装酒的白色泵装了一大泵,二十五公斤的那种,说是带回去分给大家喝,墨江那么多好吃的没有带,带的竟然是一泵水。再聊起天说起,依然要笑得不行。

编辑:赵艳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