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校车超载从此成为历史

2017-02-17 11:09:35来源:春城晚报

    愿校车超载从此成为历史,让每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这并非奢求,而是底线。

    昨日,官渡区大板桥明珠幼儿园老板李某某和校车司机符某因严重超载,坐到了昆明市官渡区法院的审判席上,两人对当初的错误行为悔恨不已。法院当庭宣判,以危险驾驶罪判处李某某拘役3个月,缓刑8个月。符某获同等的刑期。据悉,这是2015年11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扩大了危险驾驶罪的入罪范围,将校车超载正式入刑后,昆明首例校车超载入刑案。

    疏理近年来发生的校车事故,绝大多数都是由于超载导致。也正因为如此,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扩大了危险驾驶罪的入罪范围,将“从事校车业务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的行为也纳入到刑法范围。而在此之前,校车超载仅负行政责任,通常都是罚款了事。刑罚并不是万能,但风险成本的高低,却能在相当程度上约束一个人的行为。“校车超载入刑”后,校车事故明显减少,有力地说明此次修法功莫大焉。

    某种意义上说,“校车超载入刑”是用鲜血和泪水换来的。因为每一起校车事故,都可能意味着重大的人身伤亡。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说,校车都应该是最安全、最有优先权的车辆。人人都反对特权,但说到让校车成为特权车,相信没有人会说个“不”字。这不仅因为校车是特殊车辆,风险系数本身就要大于其他车辆,更因为校车安全关系到孩子的安全,他们缺乏自我保护的能力。而保护孩子的生命安全,则是一个文明社会最起码的道义责任。

    从行政责任到刑事责任,尽管对校车超载的法律惩戒大幅提升,但仍然有人以身试法,这不免让人五味杂陈。站在审判席上,两名被告当庭哭诉悔罪,但悔之晚矣。我相信他们的哭诉不是表演,忏悔也是发自内心,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既然触犯了法律,就必须承担相关的不利后果。也唯有如此,才能重重敲响安全的警钟,让所有身处这个岗位的人不敢掉以轻心。严格说起来,哪一起校车事故不是因为心存侥幸,哪一起悲剧的源头,不是“赶时间”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安全容不得丝毫的瑕疵,因为生命不可以重来。

    首例校车超载危险驾驶案或可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即凡是涉及到安全问题,尤其是未成年人的安全问题的时候,不妨心肠狠一点,手段凌厉一点。当道德说教或者常规的经济制裁不起作用的时候,就该以严刑峻法候之,从而提高漠视生命、疏于职守的代价。愿校车超载从此成为历史,让每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这并非奢求,而是底线。(春城晚报评论员 吴龙贵)

编辑:周智宇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