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官司照打,剧不能停?

2017-02-17 10:47:10来源:荆楚网

    近日,11位网络小说原创作家状告《锦绣未央》原著作者周静(笔名秦简)和当当网一案,在朝阳法院进行了证据交换。这场维权整整持续了四年,前后牵扯百来位小说作者、编剧和网友,终于在2017年年初,连跨了几步实质性进展。(2月16日钱江晚报)

    一朵奇葩,《锦绣未央》。

    吸毒了,删戏;出轨了,拉黑。疑似光明正大又死不改悔的抄袭,竟然书不下架、剧不能停?更早之前,就有好事者将《锦绣未央》与被抄袭的作品进行比对,发现共 抄袭209本书,多为整章复制,全书294章仅9章未抄袭。被“临幸”的网络小说队形整齐且一眼望 不到头,比如江南的《缥缈录》、琼瑶的《梅花烙》、温瑞安的《逆水寒》……无须什么论文比对系统,打眼一望就知道——这真不是抄袭,是赤裸裸的复制粘贴。

    面对指控,周静的回应也耐人寻味:“情节基本属于原创,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严肃的版权问题、底线的法律规制,是“基本”与“巧合”搪塞得过去的?有人 说,“它在抄袭界简直是一座丰碑,身后赫然一条抄袭小说的IP化套现之路。”更令人气绝的,是眼下的现实:一方面,一字不改抄袭的网文成了热播剧,作者装 聋作哑、制作方三缄其口、播出平台闷声发财;另一方面,被侵权者却辛苦比对三年,还得靠众筹资金来打官司,更兼“不得不冒着得罪朋友、上下游各种合作方和 利益相关方的风险”。就像吃瓜群众喟叹的:这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就算原创的“百人团”赢了,盆满钵满的抄袭者恐怕才是最实惠的“人生大赢家”。

    这是怎样的一个恶示范呢?抄袭成了抄袭者的通行证,原创反倒成了原创者的墓志铭。

    国产剧数量上蓬勃发展,质量上却意兴阑珊,说到底,无外乎一个基本的道理:规矩坏了,秩序乱了,人心就散了。一部剧,编剧只配领盒饭;一本书,抄袭者反倒风 光上红毯。眼下,有媒体推测,《锦绣未央》是作者使用了小说写作软件完成的。因为网售小说写作软件,3分钟便可生成3000字“大纲”。于是,舆情喧嚣, 诘责软件是原创者的梦魇,呼吁“莫任由写作软件横行”。不过,这就像凶案发生后不去缉拿凶手,却反倒在作案工具上痴缠一样荒唐。如果抄袭者在文化圈无立锥 之地,如果抄袭行为被问责得倾家荡产——就算写作软件立等可取而蛊惑人心,谁又会明知“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作奸犯科去?

    有数据称,中国网 络文学已拥有3亿多受众,规模增长率保持在3.5%以上,2016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90亿元。蛋糕如此丰腴,指望粗放的行业自律立地成佛,显然太不靠 谱。去年11月14日,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提出要建立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监管“黑白名单制度”。眼下而言,这制度宜早 不宜迟,而广电新闻出版等部门及早建立IP剧版权监管“黑白名单制度”,更为迫在眉睫。

    夯实盗版责任、严惩侵权行为,踏实本分的网络文学码字工们,才有口饭吃,而中国网络文艺版图上,才不至于妖媚当道、魍魉横行。(作者:邓海建)

编辑:周智宇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