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完全裸奔是对法律的嘲讽

2016-12-13 16:00:57来源:昆明信息港

    记者为我们揭示了买卖个人信息的猖獗达到了何种程度。花了700元,就买到了同事5年来的各种信息,交通记录、开房记录、手机位置定位以及银行卡余额等致命隐私,尽收眼底。这种个人信息交易,已经相当“规范”,由第三方平台参与,在获得信息前,钱会存在平台上,卖方不能把钱取走。当一种完全非法的交易做到公正、公开、公平的时候,不但让个人信息面临完全裸奔的局面,也是对法律的嘲讽。

    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如果你想绑架一个人,只需要花上几百元,就可以获得他的一切信息,掌握他的生活规律和行踪。纪委只需要为每个官员支付几百元,就可以掌握他们的关键信息,银行卡与开房信息,曾出入过的场所。要知道,在现实中,纪委对一个官员进行调查,获得这些情报,要付出相当多的劳动。

    最近几年,政府一直在致力于收集公民的个人信息,手机通讯实名制,火车票也实行了实名制,而乘坐飞机与住宿旅馆,早就需要提供身份信息。但是,至少在目前,政府尚不能把个人的各种信息进行有效整合。前两年成都媒体就报道过,一个人在外地结过婚,结果在成都照样可以申请登记结婚,因为两地虽然结婚都要登记,但是这种登记的信息并未联网。

    现实中,人们去政府部门办事,往往要盖很多公章,办一个证明,几乎要跑断腿,这说明,由于每个部门都要强化自己的权力,各部门所掌握的公民信息,并没有进行互通,甚至也不互相承认。

    这些短板,在贩卖个人信息的服务商那里,都不成为问题。一个人的全套信息,被称为“身份证大轨迹”,这是建立在个人身份证基础上所有信息的整合。这些不法服务商如果争气的话,完全可以对这些“身份证大轨迹”进行大数据开发,这样,拿出来卖的就是各种复合型产品,获益想必也会更丰厚。

    荒谬的是,买卖个人信息是如何容易,当记者向公安部门报案时,却仿佛从现代社会穿越到了古代。比如,出售个人信息的公司在重庆,重庆警方却告诉记者,要向广东警方报案。有时警方的反应又是这样的:这种个人信息买卖,还是私人交易,没有在网上公开,所以不能立案……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每一年电信诈骗的涉案金额超过100亿元,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说法:每年由于个人信息泄露造成的公民财产损失超过100亿,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也是一个很可怕的社会问题,但是,具体到每一个案件,可能涉案金额只有几千上万元,在警方的评判体系中,就只是不起眼的小案了。

    警方的懈怠也很有道理,因为我国还没有一部《个人信息保护法》,只能从别的法律条款中寻找执法的依据。与立法的滞后和缓慢相比,最近7年各行各业对个人信息的搜集却变本加厉。除了个人身份信息外,个人的兴趣爱好、消费习惯,都成为商家喜欢的资源。如果你在一个新闻APP上看一条狗的新闻,网站可以连续一周给你推荐宠物信息。

    技术的发展,已经让个人信息成为可以开发和进行再生产的资源,作为权利主体的个人,对此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我们已经设计出了一个完备的体制,让你不断把个人信息交出去,但是却没有设计出来任何的保护机制,你交出去的个人信息,某种程度上就是对自己的出卖,它成为一个定时炸弹,最终将把你自己炸得粉碎。但是,最悲哀的是,你甚至没有权利不出卖自己。(云南信息报 张丰 原题为《你甚至没有权利不出卖自己》)

编辑:钱嘉榀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