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医疗腐败需加快制度改革

2016-12-09 08:09:44来源:昆明信息港

    近日,曲靖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张小德(正处级)、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黄东祥、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邓玫立案侦查,并采取逮捕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这是云南查处的第二起医疗腐败案件,之前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受到社会广泛关注。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受贿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医疗腐败案件频发,已经成为全国范围内不容忽视的现象。而院长贪腐更成为普遍现象,自2014年以来公布的因贪腐落马的各级医院院长(含副院长)至少有183人。另一个现象则是,窝案、串案频出。2016年11月,河南查处多起从医疗设备试剂、耗材上非法获利的医疗腐败窝案,其中,信阳市一些医院的骨科几乎全军覆没,科室每个医生都受贿……

    我们现在的医疗行业,基本上还属于一个“公办”垄断的行业,人才、资金、政策、设备等资源牢牢掌握在公办医院手中。正如一位地方检察官所说,医疗单位有其特殊性,独立性很强,不管是外力还是内力都很难给予监督或有效制约。因此,在单位里手握实权的人,特别是“一把手”,就很容易搞“一言堂”,进而进行利益寻租。

    在以往以药养医的体系下,大处方成为医院乱收费的重要渠道。虽然目前医改正在着力矫正这一顽症,但是,某些公办医院挟资源垄断之强势,仍然可以换个方法获取利润,比如,医药耗材和医疗器械就是他们丢不掉的“钱袋子”。药品器械采购领域的“游戏规则”,院长、分管领导和科室主任“一个都不能少”,于是医院“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贪腐似乎就成了规律。

    因此,新医改在医疗资源均衡配置的改革力度要持续加大。如果还是让大中型公立医院一家独大,享受各种体制内资源,患者迫于无奈只能集中求医,就必然形成大中型公立医院的卖方市场,下至普通医生、上到一院之长享有事实上的特权,也就使得其不容易被监督。

    此外,医改还应从药品源头抓起。当前,国产制药行业仍然在重复低水平、小规模的恶性循环,制药企业多达1.3万家,仿制药比例高达90%。制药行业缺乏产品制造的核心技术竞争力,无法研发出具有国际先进水准的“好药”,于是只能用中间流通环节的高成本,比如巨额的宣传推广费用,来换取市场上的一席之地。这不仅造成了制药企业的利润偏低、无法在药品研发上高投入,同时还产生了利益寻租的灰色地带,加剧了医院以药养医的行业腐败现象。

    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提出医务人员薪酬不得与医院的药品、耗材、检查、化验等业务收入挂钩;严厉打击药品购销中的违法违规行为,预防和遏制药品、医疗器械与耗材采购中的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综合医改试点省份要在全省范围内推行“两票制”(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等直指药品器械行业的措施。

    以上举措表明,医改正式进入深水区。只有当医院真正落实了上述要求,才能真正消除医疗行业因垄断所导致的腐败之源。(都市时报 楚天)

编辑:周智宇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