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云南王的滑铁卢之战在曲靖

2016-10-26 10:53:48来源:昆明信息港

    最近,迷上了咱云南的历史,有空就找点和云南有关的书来看,读史书,就像小时候听故事,有趣得很。史书翻到元末明初时候,看到一段文字:洪武十四年,朱元璋命颖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大将军,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调集了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从南京出发,先从水路循江而上,穿过八百里洞庭湖,从武陵踏上陆路,沿着东行古道过湘西、进贵州,走过雄峙在滇黔交界处的胜境关,于这年十二月,一个北风呼啸的日子逼近了曲靖,终于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白石江战役。 梁王把匝刺瓦尔密在明军逼近曲靖之前,急忙派遣司徒平章达里麻将兵十万屯于曲靖北郊的白石江拒敌。

    看到这里,就在想,这朱皇帝也玩以多胜少的游戏啊,三十万打人家梁王的十万,一点也不公平公正嘛,这明显的不在一个级别啊,人家运动员举个重,都得先过称,体重得在一个级别上才比赛的嘛,这三打一,怎么都是输嘛,一对一单挑,这才是本事啊。一个人唧唧歪歪琢磨了半天,老在想,这十万对三十万,该怎么个打法?目光所及,再次看到麻将兵十万几个字,好奇,这麻将兵是个什么鬼啊?难不成这麻将兵是梁王在麻将爱好者里挑出来的精英?也不对啊,论打麻将,应该是四川人民啊,这云南怕是排不上座次啊。或许麻将兵的独门暗器就是麻将牌,关键时刻,掏出一张麻将牌“嗖嗖嗖”飞出去,杀人于无形。想到麻将,想起姜文的那部《让子弹飞》的片子来,夜黑风高的时候,麻匪们脸上罩了麻将面具,三筒、四筒、七筒、八筒等等不一,骑了马在让子弹飞一会儿之后,打家劫舍,捋人财物,难不成姜文的创意来自梁王的麻将兵?嘿,这麻将牌的起源在明初有没有了啊?我不清楚。

    于是,我不耻下问了度娘,度娘只告诉了我麻将和兵是什么,打死都不说这三个字连在一起是什么鬼?哼,不告诉我,这也难不倒我,我还有万能的朋友圈,于是发微信:明朝的时候,傅有德平云南时,带了30万大军和梁王的10万麻将兵在曲靖激战,我一直不明白,什么是麻将兵,这个总让我想起那部让子弹飞的电影来,谁能告诉我,什么是麻将兵?

    立刻有人回答:估计是临时拼凑的兵,所以叫麻将兵。还有人说:士兵的攻击性武器是麻将呗。有人冷冷的笑:没文化,真可怕。凌空飞来一板砖,直接拍我脑门上:有你这么读史的吗?求你别看了,太可怕了。老夫得生生被你气死,先拿个大桶来,我得吐桶血,达里麻是梁王手下的大将军,将兵十万,是领兵十万。我的天呐,这跟麻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笑了掉下来,因为没有断句,没有标点符号,我以为司徒平,章达里是两个人名。

    来说说咱们梁王,梁王把匝刺瓦尔密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后裔(梁王这名字又长又绕口,说得我舌头都打结了),忽必烈是铁木真之孙,拖雷的第四子,铁木真不说了,都知道是那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至于拖雷呢,看过《射雕英雄传》的人都知道,拖雷和郭靖是拜把子的兄弟,虽然是小说,拖雷可是历史上真有其人的哦。当年忽必烈革囊渡江灭了大理国,创立了元朝,忽必烈留下其五子封为梁王,也是第一任云南王,至最后一任梁王巴匝刺瓦尔密一共有23位梁王。其他的梁王早就湮没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只有这最后一任把匝刺瓦尔密,因为给历史留下了太多可以书写的故事,所以才被一次又一次的提起。

    说来这把匝刺瓦尔密也真的是生不逢时,好好的当着这山高皇帝远的云南王,偏偏跳出个乞丐朱元璋,这叫花子不好好安分的当叫花子,突然有一天嘀咕一句: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硬生生的灭了元朝,自己摇身一变,做起了大明朝的开国皇帝,这朱皇帝做了老大之后,就派人来给梁王捎话:把匝刺瓦尔密小同学啊,虽说这江山是我老朱的了,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你还继续做你的云南王吧,咱们一起携手建设美好明天吧。这梁王骨子里流着的是蒙古人的血,当然不能把老祖宗给卖了,再说,当时元顺帝被朱元璋赶到大漠以北,但仍保有残余势力,史称"北元"。

    这梁王当然听命于北元。所以,这朱皇帝派来的说客,被梁王给摘了脑袋。这朱皇帝虽说生气,对远在云南的梁王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很阿Q的自我安慰:这使臣怕是不会说话,大舌头吧,这种小事都说不清楚,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再派一个使臣去吧。谁知道第二个使臣同样是有去无回,这下子,朱皇帝面子老挂不住了,这不是成心让人难堪吧,于是,朱皇帝恼羞成怒了:云南自昔为西南夷,至汉置吏,臣属中国,今元之遗孽把匝刺瓦尔密等自恃险远,桀骜梗化,遣使招谕,辄为所害,负罪隐匿,在所必讨。

    于是,朱皇帝下了血本,派了傅友德为征南大将军,带了30万大军,乌央乌央一大片,浩浩荡荡的征讨梁王来了。

    梁王知道明王朝大军将抵达曲靖,就把他的十余万精锐部队布防在曲靖的白石江南岸一带,并让元行省丞相司徒平章达里麻统领这十万军队,抵抗明王朝大军,这可是梁王压箱底的老本啊。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话说明王朝大军到达曲靖的时候,那天刚好天降大雾,白茫茫雾蒙蒙,雾里看花不是花,看瓜也不是瓜,反正,一句话,对面几米愣是看不清雌雄,明军队冒雾前进,突然发现这怎么有条河啊,正纳闷是到哪里的时候,此时雾散云开,傅友德拿出地图一看,卧槽,已是抵达曲靖的白石江边了,而江对岸的达里麻也正好朝这边看,两人于是两两相望后,没有深情相拥,都吓一大跳,达里麻骂:尼玛啊,这匹夫也忒快了点,这怎么一下子就摸到我眼皮底下了。傅友德也吓一跳:我大军劳顿。还没顾得上喘口气呢,愣是被这大雾给坑了,咋办啊?一旁的沐英说:只能打了呗,反正早晚都是打。

    于是,傅友德只能硬抗着,准备渡江去PK,沐英道:那麻子已兵陈对岸,扼制水面,这样渡江对咱自己大大的不利,怕是还没上岸就被那麻子给熬了。傅友德也急了,那咋办啊?沐英一甩头发,飘柔就是这样自信,哈,你只摆出渡江的样子,我偷偷去抄了他的后路,到时候我们前后夹击,包了麻子的饺子。

    沐英让几十个勇猛会游泳的士兵从下流偷偷潜渡,到达对岸后鸣金吹角,大造声势,致使这里的麻军阵势开始动乱,明朝军队趁机渡江。登岸后与达里麻的军队展开大战。达里麻大败被俘,梁王把匝剌瓦尔密赌掉了压箱底的十万精兵,自知无力回天,就举家投了滇池,这还真正是应验了那句老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梁王的老祖宗曾经骑在几只羊皮口袋上渡江得了江山,到梁王这一代,也被人吃包子还盘,统统给吐了出来,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啊。傅友德、沐英率兵直逼昆明,昆明不攻自破。自此,大明王朝完成了统一中国的最后一战,云南也成了最后一个被朱元璋收编的地方。

    曲靖有个白石江公园,公园里有个雕塑,雕塑说的就是这场战争,我没去过,你们有缘去的时候,可以去看看,缅怀一下历史。曲靖城边还有个地方叫寥廓山,这寥廓山在几年前,曲靖诗人艾泥曾经带我去过,到也山清水秀的娇俏模样,只是当年我并不知道,这寥廓山旧名‘妙高山’。明洪武年,颖川候傅友德、西平候沐英,与元平章达里麻战胜之,因名”。 据传说:现在曲靖寥廓山上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的圆通寺,就是当时为了祭奠在曲靖白石江战役中的阵亡将士,和超度阵亡将士的亡灵而在寥廓山上建造了的。

    无论是成王还是败寇,都早已湮没在滚滚的历史洪流中了,只留下那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仍由他人评说。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