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街也曾大红灯笼挂

2016-10-26 10:49:59来源:昆明信息港

    熟悉老昆明掌故的人都知道,光华街的得名,是由《辛亥首义歌》中的“光华普照,复兮旦兮”而来。如果再深问一句:“为何取‘光华普照,复兮旦兮’这一句,而不取其它句作此街名?”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光华街,民国以前,叫“灯笼街”,这是民间以行业市场来取的街名。可见这是一条以制作灯笼、销售灯笼为主的街道。谁家是制作灯笼的,就在自己家铺面前挂一个灯笼,上面大书一个自己的姓。托人买灯笼,或驱使小孩买灯笼,往往说:“在陈灯笼家买。

    ”到灯笼街,依次寻找,“李灯笼”、“王灯笼”、“陈灯笼”、“崔灯笼”、“郑灯笼”等等,很容易找到,不会买错。灯笼铺面,多集中在今胜利堂以东这一段,其实,它的正式街名是东院街,但民间都称之为“灯笼街”,东院街这个街名,反而更少有人知道了。

    没有电灯的时代,灯笼是居家旅行的必备之物。灯笼铺晚上生意最好,光华街的灯笼铺,家家户户、里里外外都有灯笼映照,大放光明,以此招徕顾客,一直延续到夜深。辛亥革命后,取名“光华街”,就是这个历史渊源。

    在光华街众多的灯笼铺里,以陈华彰先生开设的陈记灯笼铺“聚升号”最为有名。三间大的铺面一字排开,在这三间大铺面的后边,是三间两厅四耳外带天井花园的灯笼作坊,十多名工人在几位老师傅的带领下,紧张地忙碌着。陈记“聚升号”的灯笼,就式样来说,有五、六十种:圆形、方形、八角形、动物形、植物形等等,大大小小,供人选择;就材质讲,有纸灯、纱灯、竹灯、钢丝木质灯、角质多种,可以满足官、民各界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要。

    其中,尤以大红灯笼的产量最高,为什么?那时没有电灯,照明就靠灯笼,衙门里的灯笼,由“聚升号”承办,就是以大红灯笼为主,所以,大红灯笼的需求量就大,衙门里有的地方照明要求高,就把大红灯笼换成白纱,也按大红灯笼的尺寸来做。昆明三座衙门——藩台、制台、臬台房间有多少,大堂、二堂、三堂,议事厅、客厅等等,要多少灯笼,想一想都是一个偌大的数字,光制作这些官灯,就够“聚升号”忙活的。

    “聚升号”还有一项绝活——制作“明角灯”。明角灯是将羊角改锯成极薄极薄如纸一样的片状,然后用烙铁熨烫。趁着它发热变软,赶紧敷在半瓜型或半园型的模子上。冷却以后定型,两瓣合拢,就成灯罩,在灯罩上绘点图案点缀,不影响它的亮度。这种明角灯,其明亮程度犹如后来的玻璃灯,官府夜里坐堂审案,读书批文,置于桌上,不费眼力。

    我们见电视里的古装片,有一根木棍托起一盏瓜型灯,就是这种明角灯。明角灯造价高昂,有钱有势的人家和官府才用得起。明角灯这个名称,也是陈华彰取的,两个含义:一是象形而取,说这种灯是用透明的羊角制成的;另一个含义是形容这种灯可以照亮每一个角落。

    至于民间的灯笼,需求量就更大,居家需要,寺庙、道观、庵堂也要灯笼照明,夜间营业的行业,如客栈,门口的灯笼书“客”字;酒馆书“酒”字;茶铺书“茶”字,药铺书“药”字,医馆更需要。大夫夜里出诊,打一盏红灯笼,一面写一个“医”字,另一面写上大夫的姓,即使碰上巡夜的士卒,一看到这个“医”字灯笼,都不会加以盘查,任其匆匆赶路。

    可见,灯笼铺除了灯笼要做得好,灯笼上的字也要写得好。陈华彰先生的字,在昆明小有名气,算得上是昆明的一位书法家,他的字写在灯笼上,端正、大方、醒目,正因为如此,到“聚升号”购买灯笼的人,每天都有十多二十起,“聚升号”又要忙于给官府做灯笼,又要应付门面上的生意,每日里忙得不可开交。

    后来,清廷规定衙门的灯笼字体要用老宋体,略扁。陈华彰又努力学习这种印刷体字。三座衙门的正堂、中堂、议事厅、客房、书房等等,灯笼上统统换成了这种老宋体,陈华彰写的老宋体字,和用雕版印刷上去的字几乎没有区别。官府更乐于采用。

    陈华彰的灯笼生意做大了,不免有人假冒。假冒者把用旧了的陈灯笼回收来加以翻新。这样,成本很低,比自己费力八气地做出来,质量好得多,销路不愁,于是,市场上就出现一个新行当——翻新陈灯笼,自己只做小灯笼,生活照样淘得下去。

    一年中,陈华彰的灯笼生意最繁忙的时候,是春节至元宵节这段时间。昆明的元宵节往昔很热闹,从三牌坊到通济桥(今书林街北口)都有灯会,数忠爱坊前后最为热闹。每逢这个时候,陈华彰就要在忠爱坊南侧,租一个摊位,三丈来长,出售各式各样的灯笼:走马灯、飞禽走兽灯、渔灯、兰花灯、龙灯、狮子灯、喜神灯、关公灯、寿星灯、小红灯等等,大大小小、琳琅满目,陈华彰的铺子,照例在售出灯笼时,奉送一支牛油烛,可以点上一小时。大受民众欢迎。其中,最受小孩子青睐的是鱼形红灯笼,满街满巷,凡是有小孩子的地方,无不人手一个。把个昆明街头,衬托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陈华彰不仅灯笼做得好、字写得好,他还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修桥补路、助残济贫这些公益事业,他常常捐助银两。当然,他的老本行——灯笼更是他的拿手。他就把这些灯笼无偿地高挂在交通要道、背街小巷里,给人们带来方便。正因为陈华彰先生如此慷慨,云南督府专门将他的事迹上奏朝廷,光绪皇帝准奏,赏赐黄马褂,敕封七品官衔于陈华彰,但不戴花翎,戴一顶特制的帽子,俗称戴东帽,这是一个虚衔,由于戴了东帽,(平时陈华彰并不戴,而是祀奉在店里,供人瞻仰。)他的灯笼的名气更大了。以后,不知怎么演变,“老东帽”成为昆明话里对老年男子的谑称。也衍生出一个歇后语:“和尚戴东帽——与众不同”。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藩台、制台、臬台等衙门不复存在。陈华彰灯笼铺的生意大减。1912年,昆明石龙坝水电站开始发电,向昆明城区送电。路灯全部换成电灯,耀龙电灯公司又采取一些优惠办法,诸如免费送灯头、降低安装费等,使电灯进入寻常百姓家。电灯的出现,严重冲击了灯笼行业,光华街的灯笼铺一家接着一家关闭。1928年,陈华彰走完了他76年的人生道路,先于“聚升号”而亡。民国20年(1931年)以后,省主席龙云大力提倡电力事业,电灯愈发普及,灯笼彻底失去了市场,“聚升号”只好宣布停业。如今,光华街已没有一家灯笼铺,但光华街的街名,却一直保留到现在。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