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不住妈妈的苦求,我答应嫁了

2016-10-26 10:47:43来源:昆明信息港

    翠红坐在回乡的大巴车上,看着过往似乎没有变过的风景。三年前,她曾逃也似的离开这个小村庄,并发誓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可讽刺的是,她的“永远”却只有三年长短。

    翠红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戒痕,那是当年她和那个男人冲破家庭的阻碍才相互为对方戴上的。那时候,翠红其实是有婚约在身的,对象是村里一个和他们家境差不多的男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后半辈子就这样草草被决定了。翠红不服,她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那个五彩斑斓完全不同于她的小村庄的世界。于是,当翠红认识了和她在一个工厂打工的男人,义无反顾的跟着那个男人走了。可是,甜如蜜的日子没有多久,翠红就发现这里面的毒素。男人时不时的拳脚相加,让翠红害怕和无助。三年间,翠红有无数次躺在床上,就那样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伤口剧烈的疼痛提醒着她还活着。翠红跑了,带着戒痕,带着一身的伤痕,回到了她曾经嫌弃的小山村,在那里,有她的父母,有她的兄弟姐妹,有她的根。

    翠红见到了她的姐妹,她们已经嫁为人母,相夫教子;翠红见到了她的兄弟,他们已经娶了姑娘,正努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她见到了她的父母,他们都老了,头发花白了,脸上也出现了皱纹,翠红抱着她的母亲,贪婪的吮吸着母亲身上熟悉的香皂味,这一刻,翠红才真正的放松下来。父母没有质问她为什么要回来,也没问她什么时候要回去,他们只是为翠红做了一桌她最喜欢的菜,把翠红原来的房间打扫干净。那天晚上,母女俩躺在同一张床上,翠红依偎在她母亲身边,诉说着她的遭遇、她的想念,就像她小时候那样,她依恋着她的父母,依恋这个家。

    翠红从没有感到过如此的受屈辱,当她的父母领着一位说媒人找到她时。翠红努力让自己不去听说媒人说的话,可是那些字句却一个一个击中她的内心。“翠红姑娘,你要知道,不是你妈求了我一个星期,我也不愿意接这门差事。所以你就好好考虑下,这老王人老实,没什么坏毛病,虽然年纪是大了一点,但是嘛。”说媒人声音小了些“你当初和男人跑了的事情可是全村都知道的,人家不嫌弃你已经不是处女已经是万幸了,你就也不要再挑三拣四的了,等又错过这个,下一个可更难找了哟!”翠红觉得全身烧的疼,特别是那结婚戒指曾经留下的痕迹的无名指,仿佛被人斩断似的,比被她男人打还要来的更剧烈。翠红感到害怕了,她原本以为这里是她的避风港,可她忘记了,她已经不是小时候,犯了小错能得到原谅。现在,她必须为自己的冲动承担责任,即使是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一个月后,翠红的婚礼在男方家低调的举办了。翠红这一辈子举办过两次婚礼,一次是源于冲动的爱情,一次是源于道德的束缚。而翠红唯一得到的,是无名指的戒痕,被一枚新的戒指覆盖,而这枚戒指,即将在她手上,生根发芽。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