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海兴义贝丘遗址 揭开4000年前神秘文明

2016-10-19 09:24:53来源:昆明信息港

出土房屋屋顶

    已经消失的螺蛳、4000年前的海贝、比古滇国早数个世纪的滇中青铜文化、云南神秘的古族群、完全迥异于周围文明的器物、同河南殷墟与四川三星堆相似的玉璧……这是在通海杞麓湖畔的兴义村两个深达9米多的螺蛳壳堆积考古探方里的发现,这种螺蛳壳堆积也是考古学上所说的贝丘遗址。

    9.4米深的螺蛳壳堆积分成55个小地层。“这就是一本历史书,每个地层都是书的一页,地层里的遗迹遗物就是页面上的文字,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字按顺序读出来,讲一个完整的故事。”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部主任朱忠华说。

    历经一年多时间的发掘,考古工作者不仅发现了滇文化,还有与27年前发掘的海东贝丘遗址有关联的遗存,以及一个从未在云南考古发掘中出现的神秘文化。这个跨度两千年的完整考古遗址,揭开了在杞麓湖边生活的古人类神秘面纱的一角,无数谜题的答案等待破解。

    未知文明

    数千年前古人 酷爱食用螺蛳

    10月13日,从通海县城出发前往兴义村,公路边大片农田的西边就是波光粼粼的杞麓湖。仔细观察,路边和田野里的土壤中,夹杂了不少螺蛳壳。

    兴义小学位于兴义村的高地,这片高地几乎完全是由螺蛳壳混杂着土壤形成的,就连附近老房子的土墙上也能发现夹杂着螺蛳壳。本地人早已对海量的螺蛳壳习以为常。

    2015年8月2日,兴义小学扩建时,在地基下9米的位置发现了一件造型奇特的罐子,又在罐子的下方挖出一截人体骸骨。

    同年9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通海县文物管理所联合对兴义遗址开展考古发掘工作。

1号探方全景

    历经1年的时间,考古发掘基本结束。两个毗邻的探方四周被铁栏杆围住,里面的探方四壁被近10米长的钢架固定住,并将探方四壁划分成无数小网格,最深的一个探方有9.4米,是目前国内发现最深的贝丘遗址。

    针对螺蛳壳疏松易垮塌的困难,项目组除了用钢架结构及钢网支撑探方四壁,还用水玻璃渗透螺蛳壳,形成硅胶加固螺蛳壳。

    考古工作者发现,这些螺蛳壳并非自然湖泊沉积,而是古人采集回来食用后废弃的。螺蛳壳顶部都被掰掉,正是被食用后留下的痕迹。这些大量螺蛳居然是世界濒危物种、堪称稀有的光肋螺蛳,为云南高原湖泊特有品种,曾分布于杞麓湖、星云湖、异龙湖、大屯海等湖泊,因环境污染早已不见活体。

    这些螺蛳壳是从何时堆积起来的?又是谁食用了它们?

    发掘出奇特器皿 远超考古者认知

    兴义小学腾出的一间工作室内,通海县文管所工作人员杨晓敏正在给出土器物拍照。

    31年前,刚工作不久的杨晓敏参加了玉溪地区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培训,他所在的小组调查第一站正是杞麓湖畔的海东村。与兴义村一样,海东村也被螺蛳壳占据了大半,在这里,调查组还发现了石斧、石锛、陶片。“当时有很多螺蛳壳,在上面走一踩一松,就发现了一些石器。”杨晓敏说,由于当时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加之正在大搞经济建设,有头脑的村民把螺蛳壳磨粉当饲料进行加工,“一个从东到西有八九百米长、最宽300多米的贝丘因此被夷为平地。”

    玉溪市文管所所长杨杰参加的第一次考古发掘便是在海东村,1989年,云南考古学界首次进行贝丘遗址发掘。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了四流罐(四个流嘴的罐子)、鸡形壶、尖底瓶、不知用途的仿动物造型陶器,这些器物造型奇特,纹饰繁杂,远超考古工作者以往的认识。

    这些谁也没见过的器物到底属于什么样的族群?这个未知文明背后沉睡着什么惊天秘密?这些海东古人类究竟去了哪里?他们的后人在哪里?所有疑问,都没找到答案,这也成为云南考古史上的一大谜团。

    唯一的线索是经过测定,发现这一遗址距今约4000年。

    “玉溪市博物馆成立的理由之一,就是有这一批谁都没见过的器物。”杨杰说,此次发掘留下了遗憾,尽管工作人员所布探方是一般探方的两倍大,但仍抵不住疏松的螺蛳壳像流沙般往探方里滑落,“深度不到5米时就无法再开展工作,一边发掘,上面的螺蛳壳就不停往下掉,已经埋到工作人员小腿了。”

    这次发掘结束后,杨杰在杞麓湖边的杨山调查时,在村民家看到几十件完好的四流罐、三流罐、尖底瓶,与当年海东出土的器物十分类似,“村民要价200元,我们几个人身上凑不出来,就让村民先给我们留下来,等我们回单位拿钱。”杨杰说,等他们拿着钱马不停蹄赶到杨山时,村民家的几十件器物早已被别人收购。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200元真是我人生中的遗憾。”时至今日,提及此事,杨杰仍是一脸惋惜。

    据海东发掘27年之后,兴义发掘出的罐子与海东村发掘出的十分相似,两者同为贝丘遗址,又毗邻而居,当中会有怎样的联系呢?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