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开湖:打捞收成 打捞过去

2016-10-13 13:17:04来源:昆明信息港

     编者按:时光慢慢流,滇池浑了又清了。而滇池打渔人的日子,也在这样的时光机里,存留、逝去、改变。渔村的老人们或许仍然眷念着滇池的气味,翻翻日历嗅嗅空气说:又开湖了。而年轻人,他们住进高楼,习惯着工厂和商场的节奏,然后吃美食谈恋爱,拥抱新的生活。

    开湖季,滇池周边传统渔村的村民忙碌起来 记者江枫/摄

    昆明信息港 记者江枫 任骥远“大鱼海”终于重新开放,9月13日这一天,福海乡新河村的张雪清已经盼了很久。

    老渔民们所说的“大鱼海”,指的是允许捕捞大型经济鱼类的开湖季。“大鱼海”意味着更多的捕捞机会,也意味着丰收。

    下网,吆鱼,等收成

    张雪清今年早早便备好了渔船。船是自己买钢板来焊的,钢板焊接的牢固,但价格不便宜,“看做工和大小吧,四五千块一条的有,万把块一条也是常事。”

    渔网也是必须准备的,十多张网里通常要包括大挂网、小挂网和马鱼网。挂网实际上就是粘网,大挂网的网眼可达四五十公分,用于捕捞鲤鱼、草鱼等大型鱼类,小挂网的网眼一般为5公分,一般用于捕捞鲫鱼。马鱼网的网眼最小,只有2.5公分左右。

    “滇池近些年抽过淤泥,水变深了,这个季节草海的水深就在三米左右,而到了冬季,如果蓄水,则会深达四米,我们的渔网刚刚能落到湖底。”张雪清的弟弟张永寿说,每张网的深度一般是三四米,而长度则会达到六七十米。

    打渔是份辛苦的工作。开湖期间,渔村通常在凌晨4点左右便会热闹起来。做饭、收拾渔具、整理渔网、准备出湖……只要一进入开湖期,整个村子的生物钟都往前调整了好几个小时。

    凌晨4点张雪清和妻子金水珍早早起床,天蒙蒙亮便已经驾起小船划进草海深处,避开航道开始下网。

    渔网都是整理好的,下面有坠锡,上面有漂子,将渔网的一头确定地点后定住,其他的轻轻攥在手里,然后将船一撑,渔网就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落入滇池,几分钟后,漂子就在水面形成了一条不甚规则的直线。

    渔民们一次通常会下十多张网,下好后稍稍休息一会,然后开始划着船从网的一侧用竹篙击水。

    “这叫吆鱼。”金水珍说,这样做会使附近水域的鱼儿受惊,然后撞到渔网上。

    同一区域劳作的渔民,大多来自一个渔村,一般不会为了争抢捕捞机会发生摩擦,他们各自选定一片水域,下网,吆鱼,等待。午饭,往往只能在船上随便解决。

    如果是清晨六点下网,那么收网时间通常会在下午两点左右。也有的渔民,习惯在傍晚六点以后下网,当晚不收,一直搁到次日上午。

    “撞到网上的鱼,很难逃掉。”张雪清说。

    金水珍和张雪清一起出海,她能够熟练地划船 记者江枫/摄

    打捞收成,打捞过去

    收网的时候,只捕到了几条大点的鲤鱼,几斤鲫鱼和几斤小马鱼。张雪清夫妇当天的收成不算太好。

    因为没有大船,张雪清家只能参加第一阶段 “大鱼海”的捕捞,为期12天。

    这期间,张雪清夫妇每天都坚持出海,风雨无阻。他估计,自家总的捕获量能在三百公斤左右,收入大概能有三四千元。而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是600块。

    “晋宁沙堤等地的渔民,两个阶段都捕捞,收入高的能达数万元。”张雪清说起别村村民的不菲收入,脸上没有太多艳羡表情。新河村祖辈用的都是小船,张雪清并不想为了更多收入而强求改变。

    张雪清的说法得到了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渔业行政执法处相关人士的证实。今年开湖期间,滇池沿湖区县共有1070条渔船和3200余名渔民参与捕捞作业,具体捕捞量目前正在统计中,收成很好的渔民开湖期间大约能达到4万余元,收成较好的则在1万元左右。

    一个多星期的起早贪黑,挣上三四千元,对张雪清一家来说,收入并不算可观。但对这个世代以打渔为生的普通家庭来说,进湖打捞却是如仪式一般不可撼动的既定动作。

    张雪清记得,自己七八岁就跟随父母在滇池打渔,弟弟较他稍晚,但也就在十二三岁的年纪。那时候没有什么限制,打渔就像种地耕作一样平常。现在这种受限制的捕鱼生活,他们不喜欢,但又不能不接受。

编辑:任骥远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