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夏至草专栏:不敢想坐火车去东北要多久

2016-07-08 14:59:58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一直知道自己在一个边远的省份,原始、热情、地貌复杂、物种丰富,民族相伴相生,平安共处,但我以为自己的家乡算不上远,还有新疆西藏台湾和黑龙江呢。读书时,我们进行地理拼图训练,几秒钟内闭着眼能摸出哪个模块是哪个省,放在什么位置上,那时候感觉鸡肚子尤其亲切,新疆西藏也因面积较大而很少放错。以前坐火车到上海,三天两夜,坐火车到北京,也三天两夜,我从来没想过坐火车去东三省或者新疆西藏要多久。

    现在常听人说,云南好啊,去一次根本不够,冬天还到处开着花呢,遇上下雨,可以看见雨水从房檐上滴下,一点没有冬天的样子,树都是绿的。吃的东西好多都很奇怪,有的好吃有的根本不敢尝试,可是,云南太远了,(东极岛的阿嫂说,去一次要10000多块,太贵了!)好的东西总是不容易得到。甚至有人说,那年我去云南,在飞机上睡了几觉,醒来还在天上呢,有了这个垫底,再去版纳,觉得一个小时很近,回来一看地图,再伸一脚,就出国了!说的人感概,听的人有趣,我在一边默默回想自己从昆明飞到哈尔滨的6小时经历,这种物理距离带给人的感受,是因为长时间不着地导致的紧张感还是真的身体疲累?也许都有吧。

    确实,站在首都北京,无论往哪个方向,去山西、去河南、去山东、去辽宁,都是高铁直达,动车每天数次往返,下班坐城际快车回到天津,北京五环外的同事还堵在路上。几小时内就是另一个繁华之地,周末自驾就能横跨几省,所以,这些地方的人都顺着铁路线往各地渗透,在能谋生的地方苦挨,精英有精英的活动会所,民工有民工的聚集之地。云南人是家乡宝,在哪里也没有在家乡舒适,吃什么也没有家乡小吃有味。即便受了些教育,见过些世面,后代生长在美国,父母去一躺,也要手把手教会女儿腌点酸腌菜,炸点辣子油,才能保证嘴里不淡出鸟来,生活不脱离地气,在环保健康的新食物和新生活方式中调和和保留传统。

    我不觉得远的另一个原因是,所有的南方城市都密集地靠在一起,和北方隔江隔河而治,南北差异并不只是春节时南北妈妈们端出的各种吃食,烹制的各种家常菜。从时空的角度,他们也现实存在,南方还在天光四亮时,北方已经夜幕降临,南方还在暖风和煦时,北方已经滴水成冰,下午三点,我在北京办公室的走廊上已经响起了工间操的音乐,新疆的同事才刚打开电脑,准备上班。晚上10点,昆明的夜场才刚刚开始,北方城市已经集体进入泡脚准备入睡阶段。我每天在12点左右睡觉,在南方,大家都觉得刚刚好,在北方,大家都觉得你常常熬夜。

    远与近,其实还取决于我们站在哪里,如果从昆明出发,到南亚,到西亚,到很多国家,我们都方便快捷,经济实惠,如果从世界的角度,我们正处于可上可下的位置,抛开家国和语言,都是世界居民的一部分,面对版图,我抬头向北时,北方的城市大而空旷,遥远而单调,白茫茫的大地上,产出硕大饱满的物种,再低头向南,植物贴地生长,果实累累,姑娘肤黑健康,着裙配花,别有风情绕指。 北方的硬,南方的软,就像山和水,山有多长,水就有多远。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