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继宏专栏:真好,许久不见翠湖依旧

2016-07-08 14:58:31来源:昆明信息港

    翠湖,不是瓦尔登湖,不是洞庭湖,不是西湖。在文学史上,翠湖的地位显然不如这些名湖,即使在旅游攻略之类的通俗文本中,翠湖也不是浪漫、销魂和艳遇的同义词。翠湖曾是滇池水体的一部分,如今它变成一座微型盆景,在城市的腹部,在数万元一平米的黄金区域,它是一块适合消磨时间的飞地,这里不需要形而上的理性,不需要端架子,你发呆,你打瞌睡,你扯开嗓子抒情,没有人大惊小怪。

    我有过一个非常庸俗的想法,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翠湖边上的房子,钱攒够以前,虽然我不能把这个大众公园当成自家庭院,但是我可以到湖边走走看看,我遇见荷花,遇见放生后的鸭鹅,遇见雨、云和夕阳,我遇见很多人。

    翠湖是平民意识和市井文化的缩影。在大杂院时代,人际关系是横向的,过日子并非见不得人的隐私。穿的,洗完晾在院子里,是什么面料,伸手捏捏;吃的,根本藏不住,听见隔壁的锅里有响动,探身一看:哦,你家今天吃回锅肉。单元楼的生活方式出现后,人际关系变成纵向,楼上漏水,我倒霉;我折腾,楼下受罪,对门不会来借板凳或者水壶,隔着门铃、猫眼和钢板,安全,麻烦少。

    翠湖是一个免门票的公共空间,类似原始的大杂院,天天凑在一起的全是熟人,有共同语言的,天文地理,家长里短;有共同爱好的,跳舞练拳,弹琴唱歌。在翠湖,闲人才能得到快乐,一个工作狂,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请远离翠湖。

    翠湖有“三多”。其一,民间艺人多,有的是专业演员,看身段,听唱腔,技艺不减当年;有的是发烧友,木匠吹笛子,钳工拉二胡,厨师弹琵琶,裁缝唱美声,照样玩得有模有样;剩下的是新手,他们要么走音,要么忘词,仍然自得其乐。其二,单反相机多,各种品牌的机身和镜头应有尽有,我见过几十万元的哈苏,见过拍非洲狮的超长焦,他们冬天拍红嘴鸥,夏天拍荷花,其余的时间拍什么,我不清楚,不敢乱猜。其三,捡饮料瓶的多,他们不分男女老幼,统统熟悉地形,每天按照固定的路线游走,这个行业的竞争相当激烈,从业人员必须眼明手快,灌木丛里,垃圾桶后面,常有意外收获,他们是编制外的翠湖保洁员。

    翠湖不仅适合娱乐,还能解决就业问题,只要不懒,就能混口饭吃。卖报刊杂志和饮料零食,四季皆可;卖鸥粮、玫瑰花、氢气球和荧光棒,季节性强;假如不怕城管,可以在公园门口卖烧豆腐、烤苞谷、卖削过皮的荸荠和菠萝;倘若有手艺,可以画肖像、拍快照、擦皮鞋、设计签名、按摩修脚。除了谋生,每逢星期六,翠湖相亲会一定按时开会,家长给子女找对象,优质宅男和剩女的资料供不应求;老年人给自己找老伴,这个条件不行,那个年纪太大,红娘老师心里有数:别急,等我再查查电脑。

    翠湖的气氛总是这样不慌不忙,害怕日新月异的人很开心:太好玩啦。最近,我一个多月没有去翠湖,我不担心,翠湖不会变。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