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碧色寨的星空下看见了梵高

2016-05-11 21:00:30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去拜访一个叫做碧色寨的车站,始建于1909年,法式风格建筑,充满了浪漫与故事,我在这里拍车站,我在这里拍星空,我在这里过夜,我也在这里发现它的点点滴滴……

    2016年5月1日下午5点,我在去寻找碧色寨站的路上,一个充满各种浪漫与故事的车站,滇越铁路经过老家的盘溪,从小的时候爷爷一辈就说小火车的各种,打心里就埋下了不一样的情怀。

    碧色寨车站附近有一块较大的场地,我把这停在了这里,即使是下雨今夜我也铁了心在这里过了,所幸天工作美,北边天开始云层散去,北斗、北极星已清晰可见,心情开始渐渐美丽了。开后备箱,上架子,上装备了。找了点,定好位,相机开始工作,我也在一边坐下来,总算可以放下心,讲真,玩摄影尤其是极限摄影并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前期太多的准备,中期太多的克服与坚持,后期太多的修饰与总结,这是个极为耗精力、体力、耐力的事情,但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我们享受着并感动着。我就坐在这铁轨上,静静的品味这百年的宁静。

    不过天气始终不太理想,总有层薄薄云,时而纤纱,时而棉絮,心情就跟这云层薄厚跌宕起伏,偶尔风过吹动了施工的围挡嘎吱作响,心里怎么可能不产生毛毛的感觉,也因为到处移动寻找机位,一踏入某条狗的辖区就狂吠不止,接二连三的连锁反应东边、西边、南边、北边,感觉就像被狗包围了,无数次这样的循环后我找到了安全区域,这个区域至少不会引起狗狗们的警惕,就像我也分得一块地盘一样。

    有一个老叔经过,问了我一句:“拍夜景?”我说:“是呢!”“我走过克给影响你拍夜景?”我看看拍星轨的相机,“不影响不影响!”“玉溪呢?”“是呢是呢,你接慢走。”在这宁静的夜里,时不时的有车辆经过,偶尔有个人跟我搭下话,心里都是暖暖的。

    附近有蒙自车站,偶尔会有火车的轰鸣声,我就想着是不是米轨小火车来了,我还试着电视上那种趴在铁轨上听听看是不是来了,但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终,有点期待小火车来到的那种兴奋,又觉得不知该怎么面对还是想着不要来了。

    23点50分左右,这次的响声不一样了,越来越近的感觉,激动得、吓得我手舞足蹈,不太确定究竟会从哪条轨道上驶来,赶快用小6摆好位置等火车,第一张,废了……第二张火车头已快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估计火车司机也看到了我……拍摄时间有点长,我完全来不及思考,一把停住了正在拍星轨的大6三下两下调整构图,现在冷静了,第一张显然依然也废了,第二张……火车已带着红色的尾灯渐渐离去,我想有戏!

    这短短的两三分钟,就像经历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大约是百年么?我似乎感受到了百年前当时寨子的人们初见这钢铁怪兽的惊恐,我似乎穿越到百年前像个商人在此等待自己货物到来时的激动,复杂矛盾的情绪随着火车的哐噹声有节奏的交替着,伴随着的三两下的轰鸣声渐渐消失在北方。

    1点左右,云层彻底淹没了星空,已无法拍摄,没办法,考虑到第二天还要转战回家,我只能收工暂时回到车里眯一会。2点左右,在车内被热醒了,北回归线附近真不是盖的,尤其是中午更是热。下车看看云彩散了部分,有戏,又继续架好机位拍了起来,不到半小时,云层又厚了,无果而终。于是呢我又跑回车上眯了会儿。

    3点半左右,又被热醒了,云层又散开了少许,下车刚架好相机,拍了两三张,又起云了,加上差不多也快天亮了,这次地是绝对无望了,我想拍的东西也过了时间了,索性回到车里好好的睡一觉。(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特克里)

编辑:王莹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