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肉根除不易:不法分子内外勾结 多头缉私难以合力

2015-07-31 08:53:38来源:昆明信息港

部分走私冻品从泰国清盛港装运

山间小路泥泞坑洼,却成为走私分子的“诡道”

    事实上,近两年,我省已大大加强对冷冻走私肉的打击力度,在西双版纳、红河、普洱等地接连查获多起走私肉案件,但仍有大量走私肉躲过查缉,流入境内。为什么打击走私肉会那么难?

    红河公安边防支队相关人员介绍,从查缉过程看,根除难的重要原因:境内外走私团伙勾结已经形成“一条龙”利益链,走私环节多、隐蔽性强,而且利用先进技术和互联网平台。走私活动中,司机多为跑腿者,无法提供有效的上线信息。即使有一些司机会供出代运货物的公司,追查发现几乎也都是空壳公司。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各查缉单位不仅本身人手不足,更重要的是相互配合沟通较少,没有形成合力协同作战。

    手法隐秘

    30公里长高速路 被开20多个口子

    有人质疑:很多走私大货车都会经过高速公路,他们咋上高速公路的?执法部门在高速路入口不查吗?

    实际上,在蒙河高速公路收费站,河口公安边防大队在入口、出口处都设置了24小时执法检查站,不仅会检查进出货车,且所有轿车、客车都会被检查。

    7月20日,记者到河口采访时看到,蒙河高速河口收费站上行方向,在约30公里长的路段上,防护栏竟有20多处被开过口。正常行驶很难发现这些口子。这一段有多条便道、农耕小路与高速公路平行或等高,有很多便道被直接填上砂石铺接到高速公路上形成的开口。开口处,都有长约3米、高约0.5米的混凝土墩拦着。

    在距河口收费站上行约3公里处一开口,金属防护栏的铆钉已被专用工具取走,变成活动栏,有一处竟用锁锁着。其他路段被取了铆钉的护栏,有的铆钉被佯挂着,有的被粗铁丝扭起来,但只要想打开,扭开铁丝就可从便道进入高速路。

    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巡查时发现后也进行整治,加固了铆钉,并在私开口处设置混凝土墩,仅靠人力是不可能移开的。可在一个开口处,混凝土墩中间竟被套上钢绳。当地一农户介绍,那是走私分子加的锁,他们想过时就打开锁,用装载机把混凝土墩挑开,上了高速后又锁起来,再把混凝土墩挑来拦着。“想堵是堵不禁的,你封了这里,人家又在那里开口!”

    河口“打私办”介绍,去年11月起,以反走私为重点的河口边境地区综合整治工作力度再次加大,采取“一线堵”方式,公安边防、海关缉私等部门,对交通要道和桥头设立缉查点查缉,对全县各边境通道巡查,同时加强高速公路夜间巡逻、蹲点。今年5月19日起,河口又组织多个部门对高速路私开口子行为开展为期1个月的专项打击行动,查扣作案挖掘机4台,抓获作案人员2名。

    便道修到界河岸下 热带丛林作屏障

    在河口县城,南溪河和红河在此交汇后进入越南,两条河如同一个“V”字,构成河口的县界之一,也成为中国与越南的分界线。

    界河对岸常常停着许多船只,其中很多就是走私货物的船只。在有的地段,有越方走私分子甚至将简易便道修到河岸下,形成简易码头,直接将大货车开到下面卸车上船,等待时机划到中方一侧,再由中方走私人员接驳上岸。虽能清楚看到那么多船停在那里或船行河中,但只要不超过航道中心线,对于中方执法人员来说,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河道太长,到了夜晚,行驶的船不知从哪里就靠到中方河岸,接应的走私人员迅速接货,立马就钻进茫茫热带丛林中。

    去年9月26日晚,在河口坝洒附近,越方走私分子瞄准边防官兵吃饭时间空档,想趁机将船上的冻品走私到中方岸边。刚一靠岸,连同船只、货品、人员等立即被边防武警查扣。接到消息的河口海关缉私分局情报技术科副主任科员李顺麒,和另外5名海关缉私警察,前往坝洒渡口接收非法走私冻品和船只。当他们上船押送走私船只驶往岸边准备卸货时,河对面的越方走私分子竟驾着一艘大船,上有近20人拿着刀棍喊着“准备抢船,我们先靠边……”结果,眼看无法抢回船,他们竟驾船朝被扣船撞来,并向船上的缉私人员砸石头。26岁的李顺麒被砸中头部落水牺牲。

    先“望风”再探路 还有大卡作掩护

    在西双版纳一些地区,走私车不仅有放风的,还有探路的,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即缩头不出。

    “由于一线打击力度不断增大,走私活动空间被不断压缩,不法分子逐渐改变走私方式,企图转移风险,在走私运输方式上玩起花招。”景洪边防大队政委黄初贤介绍,因为比邻境外冷冻肉制品大量囤积的缅甸索累港,该大队辖区勐龙镇240边境一线及思小高速上的大开河检查站,就成为查缉走私冻肉的主战场。

    今年4月一天凌晨,边防官兵发现一辆越野车,执勤官兵推断,可能是为走私车辆“望风”的。不一会儿,又驶出一辆空车,官兵判断可能是探路的。半小时后,一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往景洪开去,官兵判断或是打掩护的。数小时后,8辆大货车鱼贯而出,这才是最终的“大鱼”。执勤官兵从两个方向合力夹击,堵住8辆货车,当场查获冻鸡脚32吨,案值32万元。据领头车驾驶员交代,探路的越野车发现执勤官兵撤离后,便指挥他们行动。

    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走私肉根除不易:不法分子内外勾结 多头缉私难以合力 2015-07-31 07:03: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蒙河高速河口段防护栏,被走私分子私自拆开加锁,要过就打开

走私冻品的货车,被包裹得很严实

    冷库监管

    无手续不检疫 交钱入场想存就存

    有媒体指出,冻肉常被遗忘冷库好几年,这种超期存放一两年的冻肉,被业内称为“库底子”。因商家急需出手,最后会以超低价抛售,市场上每公斤七八十元的牛肉,他们只卖20多元/公斤,甚至以更低价格抛售。这就催生了一条地下交易链,使超期冻肉流向市场、餐桌。

    “冷库的出租运营赚的还是土地出租费,很少有企业主动派管理团队,对库存物品进行严格信息化监管。”北京一大型冷库企业负责人坦言,业内冷库出租多是2~2.5元/平方米/天。在日常经营使用中,冷库企业一般不提供专业管理服务,“基本上都是租户自行派人管理”。

    一知情人士说,租赁、自建冷库的使用方式,在食品行业并不鲜见。大多数冻品经营者都选择租用附近的大型冷库,或在商铺后面自建小型冻库来交叉运营。

    记者走访昆明冷库市场后获悉,销售商在将冷冻肉品分配到各超市和菜市场前,这些冷冻品多会被存放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冷库。而这些冷库中,一些大型企业的冷库,在管理部门有登记备案,但更多的私人冷库、“地下冷库”却存在安全隐患,很难一一排查清楚,从而可能成为走私冻肉的中转站或藏身处。

    通过网上企业黄页目录,记者找到某冷库负责人电话,并以客户身份取得联系。在谈好价格后,该负责人说:“货物入库不需手续,不需检疫证明,交钱便能入场”。而对于货物储存期限,也没有任何限制“客户拉来后有价就拉走,行情不好就存着,想存多久存多久”。

    这种“粗放”的管理模式,很难约束冷库中的存货。如客户拉来的是走私冻肉、病死牛羊肉,那冻库是不是同样可为其保存,成为问题食品流向餐桌的上一站?

    因此,市民呼吁相关部门,建立冷冻肉品日常监管、仓储监管及销售使用监管机制。昆明市食药监局负责人也表示,下一步将加大日常监管及督查检查力度,全力开展打击走私肉专项整治的同时,加大对包括冷冻肉及其制品经营销售企业的检查力度,严防不合格食品的流通销售。

    多头管理

    查缉单位各自发力配合不足

    近期,由于沿海地区和广西边境加大缉私力度,大量走私团伙开始变换走私通道,逐步向云南的中越边境线包括河口在内的地区转移渗透通道。相对于这样的大环境,各查缉单位不仅本身人手不足,更重要的是相互配合较少。

    “在走私销售网络中,形成了驻点团队、环环相扣的严密模式。”红河公安边防支队相关人士介绍,从查缉过程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环节多、隐蔽性强,如走私多半在未设关卡处入境,围堵需大量人力、物力。境内外走私团伙勾结,形成“一条龙”利益链,并利用先进技术手段逃避监管,利用互联网平台“销货”。再者,走私商品总是随着国内外商品的价差变化不断变换,查缉重点也要随之改变。在国际粮价飙升大环境下,平时不起眼的粮食也会成为走私热点商品。

    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业内人士称,还有一个难点在于协同作战。他说,走私肉之所以会大量流入境内,与把关不严有相当大的关系。而之所以会出现边境线上边民帮助私藏或搬运走私肉,与当地政府的重视程度有关。在各部门协作上,并没有充分做到相互沟通、共同协作。

    处置不明

    查获的冻肉哪去了

    相关部门婉拒采访

    景洪市民陈先生一直非常关注走私肉的相关报道,前几年还不时看到相关部门公开销毁的报道,近几年就很少看到过类似报道。尽管此前在《春城晚报》上看到两次大型的集中销毁,但是好像也不是海关部门在销毁,且数量也不算多。“单是西双版纳半年就查了2000多吨,还有其他几个边境地区查获的呢,怕是有上万吨了吧?为啥不见公开销毁的报道,这些查获的冷冻肉制品到哪儿去了?”

    走私肉的最终去向是哪里?根据此前报道“近年来海关部门都将查获的冻品运往昆明集中销毁”,记者向有关部门求证时,该部门婉拒了采访,并未对查获走私肉的最终流向做出说明。(记者任锐刚 戴振华 邓建华 袁明峰 欧阳小抒 通讯员徐雪 刘家勇 蔡敏 杨斌 摄影报道)

编辑:实习编辑文丽荣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