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大缅语外教杜钦莫莫的昆明情缘:是结束也是开始

2015-07-11 11:12:52来源:昆明信息港

杜钦莫莫 供图

    昆明信息港讯 记者廖拓溪 实习记者袁思思 7月初的云南民族大学,学生们都已经结束考试,校园没有了平日里的熙熙攘攘,显得格外宁静。走在校园里,偶尔可以看见三两个学生,手里提满包包,匆匆忙忙地踏上归家的旅途。学校后方的宿舍楼里,缅甸语外教杜钦莫莫(Daw Khin Moe Moe)亦已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国——中国暑假的开始却意味着她昆明教学旅程的结束。

    “这是我第一次到昆明来,中国也是我到过的第一个外国国家。”作为云南民族大学唯一一位缅甸语客座教授,今年52岁的杜钦莫莫已经整整从教30年了。2014年7月底,她从缅甸石阶省瑞博大学来到云南民族大学,开始了她在昆明为期一年的教学生活。

    和蔼可亲又慈祥可爱,或许是杜钦莫莫给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高高的个子,身穿缅甸传统服饰筒裙,外面套着一件小西装,整个人显得格外精神,圆圆的脸上没有过多的粉黛,两只眼睛笑起眯成一条缝,像两条弯弯的月牙。

    每月坚持看7、8本书 从缅甸“宅”到昆明

    北京和昆明是杜钦莫莫最向往的中国城市,在得知要选派教授到昆明来任教一年,杜钦莫莫第一时间便报了名。事实上,获得选派资格并不是件容易事,众多的报名者不仅需要达到重重资历要求,还要经过考试筛选。

    在来昆明之前,杜钦莫莫专门找仰光外国语大学中文系的老师学习中文,学习完基本的日常用语后,觉得自己学得挺不错的,一度还颇为自豪。但真正到了昆明,她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到现在,杜钦莫莫能流利说的也只剩下简单的“你好”、“谢谢”,平时只能靠学生帮她翻译解决交流难题。

    有一次,为了验证自己的中文水平,杜钦莫莫专门跑到学校的商店去听别人说中文,结果发现自己真的什么都听不懂,因为这件事情,她还纳闷了好久。后来身边朋友解释说,其实好多人说的都是方言,不是普通话,她才恍然大悟。

    来到云南民族大学后,杜钦莫莫主要教授缅甸语和缅甸文化,大概有200多位学生,这些学生有大一的、大二的、大四的,还有由全云南省范围内缅甸语尖子生组成的基地班的学生。除了语言不通,杜钦莫莫坦言昆明生活很惬意舒适,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去年冬天,昆明飘了小雪。第一次看到下雪的杜钦莫莫尽管被冷得不知所措,却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拉着她的学生们拍了许多雪景照晒在微信朋友圈——来到昆明后,杜钦莫莫迅速学会了微信这一社交软件,平时和朋友、学生交流都靠它解决。

    尽管孩子气十足,杜钦莫莫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宅女”,不喜出门的她,最大的兴趣爱好便是看书和写作。云南民族大学有着中国馆藏缅文图书最多的图书馆,这让嗜书如命的杜钦莫莫来说尤为满足。每个月,杜钦莫莫都会列出长长的书单,拜托她的学生帮她借书,一借就是7、8本,基本上一个月就能看完。

    当然,除了上课和宅在家中看书,杜钦莫莫偶尔也会被她的学生们“拖”去昆明市区走走逛逛,昆明动物园、翠湖公园、南屏街、西山,都曾留下杜钦莫莫的身影。

    交谈中,记者发现杜钦莫莫一直用右手按压左手,经过询问才得知,原来上个月10号,杜钦莫莫和朋友一同爬西山,由于穿着拖鞋加之特别滑,她在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滑倒,左手杵地而造成了左手手掌骨折。

    由于受伤,杜钦莫莫不得不带着还有些肿的左手和满满一行李箱中药回国,“这也算是昆明留给我的一个独特‘礼物’吧”,杜钦莫莫笑着说。

    爱昆明更爱学生 师生情跨越昆缅

    “我和我的昆明学生们感情特别好,如果说昆明最让我留恋的,就是我那群可爱的昆明学生。”独自来昆的杜钦莫莫在昆明没有什么朋友,对她而言,她的朋友就是她的学生们。也正是因为他们,让杜钦莫莫跨越了语言不通的不便和困难,就像身处一个大家庭一般,未曾感受到孤单。

    杜钦莫莫告诉记者,知道她不会说中文,所以每次出去买菜、吃饭、逛街,她的学生们都会陪在身边,帮忙进行翻译,解决各种不便。特别是左手骨折后,学生们担心她生活上不方便,不仅会主动接她上下课,还会帮她打扫宿舍,就连回国大包小包的行李都是他们帮助收拾好。

    在杜钦莫莫心中,这200余个乖巧、懂事的学生就像她的子女一样,尽管只相处了一年,却早已成为心中割舍不下的存在。

    对于杜钦莫莫的学生们来说,这位和蔼而可爱的缅语老师,不仅是他们的良师,也是益友。吞吞(缅语名字)是大二缅语班的班长,杜钦莫莫刚到昆明,就是他作为代表前去迎接的。经过一年的相处,杜钦莫莫和吞吞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忘年”好友。

    “第一次见老师时,我其实还不会讲太多缅语,都是硬着头皮说的。但是老师没有‘嫌弃’,反而耐心的一个语法一个词的教我,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把语速放得很慢,没听懂的也不厌其烦地讲好多遍。她告诉我学外语不要怕出错,要大胆的讲。”回忆起和杜钦莫莫相处的点滴,吞吞直言自己特别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位缅语老师。

    在缅甸,大学老师至少一年就要更换一所学校任教,由于这种特殊的制度,常年“奔波”的杜钦莫莫已经习惯了离别。7月11日,杜钦莫莫就要离开昆明了。又一次面对离别,杜钦莫莫脸上还是透出了丝丝愁绪。所幸,明年、后年,她的这些昆明学生都会去缅甸交换学习,到时便又可以再见面了。

    杜钦莫莫说,在昆明度过的这一年里,最多的就是欢笑,是和她的昆明学生们难以割舍的情怀,是对这一年生活的依依不舍:“有机会我还要去北京看看,当然,也会再回昆明。”

    英文稿件:

       Myanmar teacher's one-year romance with Kunming

编辑:合宇聪责任编辑:合宇聪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