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发掘129座古代墓葬 出土大量漆器壁画

2015-03-16 17:57:35来源:

工作人员确定墓葬范围 摄/法制晚报记者赵颖彦

    法制晚报讯 从东汉至辽代,跨度近千年的75座墓葬日前在大兴三合庄考古发掘中“重见天日”。据了解,此次发掘墓地延续时间之长、年代跨度之大,墓葬数量之多,墓葬形制种类和保存之完好,为近10年来北京地区所罕见。

    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了解到,目前还剩下54座墓葬没有发掘,计划到5月底、6月初结束发掘工作,同时文物保护工作也同步开展。

    发现三合庄墓地考古发掘129座古代墓葬

    在大兴城区西北边缘的三合庄村,清源路以南、兴旺路以东,兴业大街以西这片区域之下,沉睡着从东汉至辽代的129座墓葬。今天上午,北京市文物局通报了三合庄墓地发掘情况。

    据了解,本次发掘为期近2个半月,共清理古代墓葬75座,其中东汉墓7座、北朝墓2座、唐代墓葬33座、辽代墓葬33座。墓地延续时间之长、年代跨度之大,墓葬数量之多,墓葬形制种类和保存之完好,为近些年来北京地区所罕见。

    墓葬埋藏区受历史上永定河泛滥的影响,墓葬之上淤积了大量的泥沙,目前墓葬距离现地表平均深度4米,最深处7米。根据历史记载,永定河的泛滥主要是在金元时期,这也在发掘中通过地层的分布得到了证实,为研究北京南部地区地理环境的变迁提供了依据。

    亮点首次发现明确纪年北朝墓

    据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发掘中发现了北朝墓葬2座,是北京地区首次发现的有明确纪年的北朝墓。同时,墓主人朝鲜籍的籍贯也耐人寻味。

    北朝的墓葬形制与东汉墓类似,为小型砖墓。由于这一时期社会动荡,人口锐减,加上各王朝国祚时间短,倘若没有明确纪年,很难与汉魏时期的墓葬区分。在此之前,北京地区发现过疑似北朝墓,因证据不足无法确定,而有明确纪年的北朝墓仅有一例。故此次发掘的纪年北朝墓具有重要意义,为北京地区北朝墓的形制特点树立了标尺。

    墓葬内出土一块刻有铭文的砖,通过铭文得知,墓主人叫韩显度,祖籍是乐浪郡朝鲜县,下葬于元象二年(539年)。

    乐浪郡是西汉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平定卫氏朝鲜后,在今朝鲜半岛设置的四郡之一,乐浪郡郡治位于朝鲜城,朝鲜县是其下辖县之一,即今朝鲜平壤市区。

    但是,卫氏朝鲜的遗民为什么要埋葬在北京大兴?据史料记载,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统一北方的进程中(439年统一北方),延和元年(432年),曾经有过“迁朝鲜民于肥如,复置朝鲜县”这一有组织、有计划的人口迁徙运动。

    肥如位于今秦皇岛市,县境当今昌黎、卢龙南部、西部、迁安县地一带。朝鲜县在当今卢龙县东部,距离北京很近。这些朝鲜移民进入中国后,还保留了自己的祖籍——乐浪郡的郡望。到了东魏,定都于邺城(今河北临漳县),北京大兴是北方居民南下前往首都邺城的必经之地,因此,发现东魏时期的墓葬便顺理成章。

    唐代墓出土漆器为北京地区罕见

    此次发掘的唐代墓葬共33座,有小型的砖室墓,也有大型的“甲”字形墓。到了晚唐时期,随着当地汉、胡杂居的日益深入,胡化也越发严重,其中墓室形状越来越圆就是表现之一。墓室内出现了砖仿木结构和砖仿家具装饰,仿木构主要是墓室内施斗拱、立柱等建筑构件,仿家具主要是桌椅、门窗、灯等。这使得原本简单的墓葬有了“营造”的气息——前期设计,后期施工。

    这种装饰客观上反映了当地居民生活方式的变化,具有划时代意义,对后代产生了深远影响。墓室内出土有白瓷器和漆器,其中漆器的发现为北京地区所罕见。

    辽代墓葬出土完整壁画

    辽代墓葬33座,墓葬为砖室墓和瓮棺墓两种形制,墓主人全部火化,仅以骨灰埋葬,这与辽代崇尚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

    其中有的辽墓为一个家族墓,目前看这个家族墓里埋藏了至少三代人。形制与唐代墓葬近似,墓室形状上更圆,也有砖仿木的结构。其中两座壁画墓的发现是墓地本年度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壁画画在墓室内四壁,底色为淡黄色,上面用红、黑线条绘制出家居生活的图案,有桌子、椅子、柜子、人物形象等,桌子上放着生活用品,其中一个容器里还放着石榴。

    由于北京地区出土完整的辽代壁画墓比较少,因此,这两座壁画墓的发掘显得格外重要。

编辑:徐毅杰责任编辑:徐毅杰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