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对红土地爱得深沉 云南画家李平的画总是浓墨重彩

2014-10-20 08:42:17来源:昆明信息港

李平每天都要在画室中工作十个小时以上 记者杨海冬/摄

挂在墙壁上的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物品 记者杨海冬/摄

柜子上挂着猪的獠牙和把守形成了一个卡通人面 记者杨海冬/摄

  闹市静居

  在采访之前记者就听说李平为人非常低调,内敛于身、浓烈于画。初次相见,他化繁为简,省去那些客套寒暄,给记者递上茶水,还细心地在普洱茶里加上去火的罗汉果,茶的味道就如同眼前之人,苦涩中带点甜味,闻起来是扑鼻醇香。不得不提的是,看着李平的模样,哪像50多岁的人啊,年轻太多,看来心态真的很重要。

  闹市静居

  盘龙江畔 偷得浮生半日闲

  李平的画室隐存在昆明最繁华的闹市区云南美术馆的楼上,楼下充斥着小摊小贩的叫卖声、行人涌动、车水马龙。绕道闹市的背后,盘龙江水缓缓流淌,和之前的景象截然不同。李平的画室在七楼,电梯门一开,就看到狭窄的过道上堆满了油画布板。走进李平的画室,仿佛穿越回到了小时候外公外婆家的老房子,老式书柜、老式书桌,还有那堆成山的画册、书本几乎占满了整个案台。桌子最角落的水竹从书堆中冒出一截翠绿,让整个屋子都显得活泼起来。

  没有豪华的装修,记者在一张老式沙发上坐下,李平给人的感觉如同他的画室,话不多非常内敛,安顿记者坐下后便转身面对着墙开始作画。对,你没听错,就是面对着墙。李平的画画方式和其他人不同,他在墙上包了一块铁板,然后在铁板上再包上一层羊毛毡垫。要作画时,用磁铁把画纸四角粘在墙上,便开始绘画了。右边还“挂着”一幅已经完成的画作。彼时画室里异常安静,就像楼下只是一汪湖水,完全感受不到下面的喧嚣,大有一番“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李平说他在这个画室已经十多年了,只要在昆明,天天都守在画室里,几乎每晚都要到约十一二点,楼下入口关大门,才悠然地沿着盘龙江走回家。

  争议

  为山水墨色添彩

  李平从小喜欢画画,上大学期间,他一直在学习油画,但总觉得缺点什么,“油画毕竟是西洋绘画,我虽然很喜欢,但总感觉抓不住精髓,找不到点子。”喜爱绘画也想要把绘画作为自己一番事业的李平,放弃了之前学习的油画,选择了山水画,在没有老师教授的情况下,凭着自己满满的热情学习与钻研。记者还没开口问,李平就提到了自己绘画的争议性。确实,李平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画家,光看他的绘画方式,就不是传统国画方式,在他的画中甚至还使用了国画颜料、水粉颜料、丙烯颜料。有人说他的山水画有悖传统,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最讲求的就是笔墨问题,李平竟然用小排笔作画,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他的山水画中运用了大量的彩色,用大量红色介入到墨色、墨线交织的结构中,在看似纷乱的场景中自然梳理出了属于云南山水的元素,成就了明快爽朗的红土感觉和云岭气派。

  “我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是不是山水画,是不是中国画,只要我觉着好就行了。如果‘千人一面’那我永远只能在后面。”李平的豁达和内敛如出一辙,给人一种平淡简单的感觉,全不似他画中的浓烈。一直觉得喜欢鲜艳色彩的人生性浪漫,李平的画作中充满了鲜艳色彩,想必也是一位内心浪漫之人。“我觉得,我是个很浪漫的人。”被记者说中的他面露欣喜,且略带羞涩。

编辑:陈盈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