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双廊白族农民画社纪事

2014-09-25 09:06:52来源:昆明信息港

张培秀

赵定龙

王秉秀

李天顺

  

杨光旗

 
王淑和

赵新莲

农民画家赵新莲(小双娘)  

    爨笯·画师

    大理双廊白族农民画社纪事

    一支画笔抒写眼中的世界,带着浓郁的双廊气息。来自上海的艺术家,与洱海边土生土长的人们,在乡土艺术的领域发生了共鸣。

    年轻人也好,老年人也罢,都在绘画的世界里找到了心灵栖息之地。在日渐喧闹的双廊,他们仍在安静地作画。

    乡村画笔,生长双廊味道

    “教农民画画,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这些纯艺术的作品经过工匠们的手,被翻模、放大,成为一种特殊商品,发展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艺术形式。”

    双廊青年赵定龙,是上海艺术家沈见华在双廊收的第一个徒弟。从那时起,上海艺术家免费教农民画画的事情就在双廊传开了。

    “小双娘”赵新莲来了,“张军妈”张培秀来了……陆陆续续地,双廊的好几个老奶奶来到艺术家居住的白居,学习画画。2012年大年初一,借着在白居办画展的机会,白居正式对外宣布:“双廊白族农民画社”成立。

    《爨笯 艺术乡村》是双廊白族农民画社的刊物,爨笯(cuan nu)是白族话“双廊”的汉语音译,每当资金充裕时,《爨笯》就会出一本年度合集。在这本厚厚的刊物中,工匠们的传统手艺与艺术紧密结合,跃然纸上。

    从“反叛少年”到艺术青年

    2009年11月1日,19岁的定龙抱着公鸡、烟、酒、糖、茶,在沈见华所住的白居门口放了一封鞭炮,按白族的拜师大礼,登门拜师。

    “我从小对体制内的教育是反叛的,所以经常被老师搞回来,或者被叫家长。反正就是不喜欢。读书读不好就会被打,越打越怕,越怕就越不喜欢。”2006年,16岁的定龙初中毕业之后,踏上了外出打工之路。

    三年后,一事无成的定龙回到双廊。这一年的8月1日,为了帮太太养病,上海来的艺术家沈见华举家搬到双廊,成了定龙家的邻居。那时候的双廊不像现在这般人山人海,依然是个宁静的小渔村。这样的地方,对年轻人也没多少吸引力。

    定龙还是想出去学手艺谋生,但又没有积蓄,只好跟爸爸商量未来的人生路。“那天我爷爷在场,爷爷说咱们家来了一位从上海过来的艺术家邻居。我就提出,让爸爸帮我登门求拜师,今后就在家里学,不用再出去了”。谈到最后,是定龙的爷爷出面。沈见华很快答应收这个徒儿。

    投到沈见华门下之前,定龙本来打算跟艺术家学照相。但他没想到,自己走上的是一条纯艺术之路。

    2009年11月1日,19岁的定龙抱着公鸡、烟、酒、糖、茶,在沈见华所住的白居门口放了一封鞭炮,按白族的拜师大礼,登门拜师。定龙成了沈见华在双廊正式收下的第一个徒弟。

    定龙拜师半年后,时年78岁的“老外婆”王秉秀也来找沈见华学画画,不过,老奶奶拜的是观音。“去庙里拜,观音说同意,我就来学啦。”

    沈见华刚到双廊时,认识了开饭店的老板娘念来,念来叫王秉秀“外婆”,沈见华也就跟着这么称呼王秉秀。老外婆听说沈见华是个有名望的艺术家,就到白居来找沈见华。

    老外婆告诉沈见华,她连续几年都没有拿到低保补贴了,让沈见华帮忙出出主意。沈见华告诉她,“咱们做了一辈子很有尊严,英雄主义的事情,老了更要保护这种尊严。这样吧,你来我这里,我教你画画,帮你卖画,挣钱比你几年的低保都多。”

    老外婆信佛,沈见华就让她拜观音。她到庙里点了三炷香,烧了纸做的银子。拜师仪式结束之后,老外婆全家和沈见华合影。

    “沈老师在双廊免费教人画画”的事情传开之后,张军妈等老太太也慕名而来,加入学习绘画的行列中。通过定龙介绍,沈见华又收了三名“90后”年轻人:两个是石匠,一个是做彩色玻璃镶嵌的手艺人。

编辑:廖拓溪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