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 亲历者如是说

2014-09-03 09:18:36来源:昆明信息港

    又悲又喜的昆明表情

陈嘉祥。今天,他仍会时不时地拿出父亲的照片,回忆儿时的难忘时光。记者杨帆/摄

陈钟书殉难时从战场抬下的照片。陈家直到1945才知道父亲殉国的消息

  悲,因为父亲在抗战中牺牲;喜,因为中国的抗战胜利了。陈家以悲喜交加的心情,迎来了1945年的9月。

  整个圆通街陷入沸腾的状态,在“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的喜悦呼声响彻昆明街头时,13岁的陈嘉祥听到母亲严玉书小声说:“小日本被打垮了,你父亲的力没有白出……”他看到,跪在供桌前的母亲,在不安跳跃的烛火里,脸上满是笑容,“但是,泪珠子成串地从眼眶里滴下来”。

  陈嘉祥17岁的哥哥陈嘉祯,听到外面炮仗声,便把父亲留下的一支双筒猎枪取出来,枪筒里还有两发子弹。他带着陈嘉祥站在天井里,对天鸣了两枪。“第一枪是要告诉父亲,小日本被赶出中国了;第二枪是要庆祝国家抗战胜利。”

  1945年,是他们的父亲陈钟书去世7周年。1937年10月,陈钟书撂下一句“数十年来日本人欺我太甚,这次外出抗日,已对家中作过安排,誓以必死决心报答国家”之后,毅然诀别30岁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子,随军奔赴抗日前线。

  1938年4月,卢汉率领的滇军60军参加惨烈的台儿庄血战。身为60军183师542旅旅长,陈钟书奉命率部守卫邢家楼、五圣堂。4月25日,在弹药供应不上的情况下,陈钟书端枪振臂高呼,率领部下奋勇向前,与日军展开白刃战,不幸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时年47岁。

  直到1945年4月27日,陈嘉祥一家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我滇军浴血奋战 陈旅长钟书龙团长云阶光荣殉职》,他们这才知道,父亲已经为国捐躯。

  多年后,陈嘉祥看到由父亲的副官宋永庆记录的一份“旅长遗嘱”:“予从戎卅余年,志在保国卫民。往昔曾经大小百余战而有意义达其使命者甚少,此次倭寇狼猖,国势危殆莫过于斯,蒙长官知遇予以重任,自知力图报效成仁取义,现虽未竟,中途罹危牺牲亦无遗恨。旅长职务由马副旅长指挥处理。惟予身后最重要而须办到者,一、请求上峰将予体速运滇安葬于圆通山麓;二、予奔走一生,两领清风未治家产,生计艰窘,并遗正待教养之幼儿男四女六,希转报师长要求卢军长、龙司令长官替予设法,俾免孤寡无依,流于惨境,是所至嘱!”

  孤儿寡母无力迎回陈钟书,严玉书只能每天带着孩子跪在供桌前,嘴里念念有词。“在我们安宁八街何家营村的老房子,正厅楼上。供桌上七个铜铸的菩萨,有罄,有个大理石的小屏风,我母亲早晚要带着我们烧香磕头。”

  69年过去了,陈钟书依然没能如愿葬入故土。牺牲后,他被葬在徐州东关外的乱葬岗中。日本人占领徐州后,这片乱葬岗被推平,用来修建铁路。2006年,陈嘉祥去台儿庄寻找父亲。坟地早已不在,停放棺木的寺庙还在,叫慈济庵。“我在寺庙旁边和刑家楼指挥部各抓了一把土,带回来,算是把我父亲带回来了。”

编辑:孙红亮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